在神話裡面,有個叫做照妖鏡的寶貝,據說任何的妖魔鬼怪在這鏡子裡面都無法遁形,而在我們自己的內心,往往也容易因為太多的外在誘惑,而無法誠實的面對自己,不斷的自我隱瞞、自我壓抑之下,心中累積了太多了負面能量,結果自己的心靈被壓的喘不過氣,每天的日常生活裡面總是感覺到很疲憊,哪怕昨天可能已經睡了十個小時,起床後仍舊感覺胸口沉悶。

 

  神聖舞蹈就是一種心靈的照妖鏡,自己的笨拙、可笑在這套舞蹈裡面都會被一覽無疑,對於自己的漫不經心、粗心大意,在幾個步驟裡面就可以一目暸然,林世儒老師在上課的時候就先說,其實神聖舞蹈並不難,也沒有什麼高難度的下腰等等動作,但是最簡單的反而會是最難的,看我們一副鴨子聽雷樣,林世儒老師決定直接給我們來個直接演練,首先要雙手順時鐘化圓圈,然後一隻手要逆向化圓圈,就是說兩手畫圓的方向顛倒,這不難吧?

 

  我一開始也是這樣想,只是沒有劃多久就發現自己錯了,先是右手開始慢慢變形,後面就弄道自己頭昏眼花,兩隻手畫圓的動作越來越變形,後面大家看著隔壁的人,似乎大家都搞不清楚,簡單的畫圓動作怎麼會弄到畫都畫不好,看著大家被簡單的畫圓弄得焦頭爛額,世儒老師卻把難度再次提高,左手畫方塊、右手要畫三角(有沒有聽起來很熟悉?),慘不忍睹大概是這樣吧,後面似乎變的有反璞歸真的樣子,雙手後面變成了繞圓圈。

 

  DoReMi應該都有學過吧,簡單的基礎聲音,但是你真的有非常非常用心去唱過DoReMi嗎?當世儒老師帶著大家一起,用誇張的嘴形唱DoReMi的時候,那種感覺跟以前不甘不願上音樂課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我不會誇張的說比的上維也納合唱團,但是當每個人用肚子發音,專注的只唱某個音的時候,那種感人的力量卻是充滿著整個空間,唱過幾輪的基礎音階,只見大家額頭都有點滲汗,從來沒有專心唱過的人都滿臉訝異於簡單音符的感覺。

  看到大家差不多進入狀況,林世儒老師決定教授我們一點神聖舞蹈的基礎,簡單的八拍,右腳、左腳、右腳、左腳、雙腳並攏、右腳橫移一步、左腳合併、再跨回去,然後再倒退退回原點,很簡單對不對,想想假如要配合呼吸,還有配合手勢,簡單的動作現在變成複雜萬分,原本剛剛建立的自信再次被打擊,在短短的四個小時中,感覺有點像是粘土不斷的重新塑造,這時候可以深深的感覺到為什麼叫做照妖鏡,因為不斷的重新塑造自己內心的同時,也是不斷的打破現有的自我限制,其實我在參予活動的時候曾經有點震撼,尤其是跟不上舞步的時候的挫折感,想想小朋友跟著學帶動跳的時候,那時候跟不上就跟不上,也沒有什麼壓力,充其量就是笑笑再跟上,但是為什麼現在壓力這麼大?

跳個舞吧


  林世儒老師是這樣分享的「現在的社會太多的規則、太多的教條,這些規則一層層的把我們綑綁起來,結果就是我們都是邊睡邊過日子。」他邊說邊大動作的指出現在人昏昏沉沉過日子的主因:很多人都在半睡半醒間過日子,簡單的神聖舞蹈八拍舞,將我們欠缺專注力的問題都直接的顯露無疑,只要一個不注意,立刻就慢了拍子,在整齊劃一的隊伍中就特別明顯,更好玩的事情是,假如做錯的人非常有自信的繼續做錯下去,很快的整排的人都會跟著第一個錯的人一起錯,或許大家對於自己都不是這麼有自信吧,所以才會直覺認為是自己錯了,哪怕平常表現的日多麼自信的人,在神聖舞蹈中也不自覺的會表現出自己內心脆弱的一部份。

活動後的靜心活動 

 

轉載自「inZERO 體驗生活. 心靈飛揚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重要地是並不在於動作做對或做錯,而是在做的過程中,在摩擦衝突或和諧能量狀態中,覺察出個體與集體共存的東西,直面自己的多面。甚至就在3天50多人共舞的自然發生中,我體驗到了「I 'm here。我在跳舞。我在享受這一切!」

    藍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