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一生中會做出的姿勢和動作為數有限,正因如此,我們會困在相同的思考和情感模式中。 

  不過,一旦我們改變姿勢和動作,我們的思考和情感模式,也會跟著改變。

  葛吉夫的神聖舞蹈,就是一種讓舞者打破慣性姿勢,從許許多多我們日常經驗不會做的動作,打開一扇通往自由和覺醒的智慧之門。

  神聖舞蹈對我來說不是一般的禮物,雖然和林世儒老師只有數天的緣分,但我知道在心靈的層面上,早在三年前研讀精神導師葛吉夫(G.I.Gurdjieff)的著作時,我就已經與世儒老師種下了默契。

  那天在舞蹈的課堂上,神聖舞蹈的動作讓我深刻地感受到身體中存在著兩極,而我要做的是——讓這兩極和諧共舞,例如在同一個節奏同一個片刻之中,左手畫圓右手畫方,右腳踏出左腳收回。在艱難的掙扎與整合中,就如同我在生活中面對著難以克服的矛盾困境,而世儒老師站在一邊溫柔地對我說:「你可以的,你行的。」

  寫到這裡,當時的一幕已在眼前,淚水再一次漫上了我的臉龐。一想到我是怎樣邁出右腳,又怎樣移動左腳,然後又如何將「左手右手左腳右腳」用我的意識慢慢的整合起來的過程,我知道那不僅僅是一支舞蹈正在被我完成,還有那份用自己的力量克服困難之後的內在尊嚴感也正在結晶。

所以,我哭得那麼動容。

  在神聖舞蹈的過程中,我的身體與內在精神飛速整合:整個人類從爬行著的生物,成長為直立行走的人,在一次又一次大規模的人性進化之中擁有心智、熱愛與尊嚴。這一幕幕人類意識的進化史,像閃電一樣刻畫入我的生命之中,刹那間,我對人類的瞭解已不僅僅只是我在大百科全書中所看到的知識,而是直接連結到整個人類血脈的傳承。

  當我抬起頭,在音樂中伸出手臂去迎接下一個溫柔旋律的時候,早已哭得不能自己:在神聖舞蹈的舞曲中,仿佛藏著一張又一張智慧者、傳承者和引導者們的臉,我聽到他們的聲音、感受到他們的情感、跟隨著他們的律動;在一個又一個純淨的動作,我知道這些人想要傳遞給後人的是什麼:那完全取決於個人試圖想要明白什麼。


——神聖舞蹈手劄


以舞蹈為鏡

  林世儒老師在我們的前方做著示範,他所演示的神聖舞蹈姿勢的精確和純淨觸動了在場的每一個人:他是如此平凡,又如此優雅;他的動作如此簡潔,又如此精密,一切都那麼完美地同時發生,每一個律動與每一個音符,嚴絲合縫毫釐無差。

  世儒老師告訴我們:「舞者在跳神聖舞蹈時,臉上一定是沒有表情,眼睛不能移動:是一種在這個空間之中,但是又穿越這個空間的一種存在感。然後精確地做出類似幾何的動作,我們一定要非常專注並放鬆,只要稍微分心,或緊張就會出錯。」

  初學神聖舞蹈的人們往往會覺得身體不聽使喚,因為左腳右腳已經夠亂的啦,再加上左手和右手動作都不同,然後在某一個節奏中還會加入一個曲膝的動作,更驚人的是舞曲的速度越來越快,動作也得如是跟上。

  於是,有人停在那兒傻笑,想掩飾自己的尷尬;有人一旦動作出錯就手忙腳亂抓狂;有人一直在模仿前排的某個舞者,而世儒老師說現在大家交換位置:後排的到前排來。那個模仿的人就呆在那裡了;有人一心想做好動作而把另外的舞者逼到快撞墻;而我則是面對著自己同手同腳的困境,僵在那裡一聲不吭地流眼淚。

  世儒老師說:「這些反應,正是我們平時焦慮、緊張,和面對挫折時的慣性反應。神聖舞蹈就好像一面照妖鏡,讓我們看到自己在面對難題時的情緒反應。」

  在這面照妖鏡前,每一位神聖舞者的弱點無所遁形。世儒老師說:「有些人好強,不想在別人面前出醜,偷偷躲起來練習,但那是沒有辦法跳好的,因為神聖舞蹈不只要融入自己,也要融入團體。只有能夠在團體中接納自己的弱點,及接納團體弱點的人,才能跳好這種古老的舞蹈。」

 

優雅的從新開始

  我們在神聖舞蹈的練習中,無論怎樣出錯受挫,林世儒老師的耐心與柔和總是與我們一起臨在,他的身上有一種光明能讓人進入到更深、更放鬆,也更持久的專注力之中。

  神聖舞蹈時,他讓學生們總是不斷回到自己,讓我們隨時記得自己探索的方向,他讓我們敢於勇敢地停下來,不要因為害怕出醜、害怕掉隊而在錯誤的舞步中躑躅而行,許多人的一生不都是這樣嗎?模仿著別人,踏著不屬於自己的舞步,心裡明明知道已經錯了,卻不敢停下來反省與重新開始,而只好越錯越遠,一生都在悔恨與矛盾中掙扎而無法回頭。

  世儒老師鼓勵著我們:如果錯了就接受它,隨時隨地都可以停下來,然後,優雅的從新開始。

  神聖舞蹈的律動過程就如同人生,具備所有的風險,擁有各種「古怪」、「刁鑽」、「令人匪夷所思」動作,非得舞者投入百分之百的專注力不可,哪怕是練了十幾年之久的資深舞者也會有起落的時刻:「不記得自己」和「睡著了」,盡力醒來並從沉睡中逃脫出來,可能是一位神聖舞蹈者整個一生及每個時刻的方向:他們必須要隨時記得自己,隨時感受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不穩定性。

  如果這種掙扎和這種記得自己的狀態持續的時間足夠長,那麼會有一個片刻來臨,那就是達成某種精神力的結晶,然後同時而來的還有運動中心、情感中心和理智中心的統一。

  而舞者要透過神聖舞蹈所達成的就是打破生物的機械性,成為一個能夠獨立思考、擁有獨立意識、真正自由的人。


源自中亞的智慧傳承

  關於神聖舞蹈的起源有許多推測,但據說這是五千年前的一種密傳修行方法。

  神聖舞蹈的發現者和創始人葛吉夫,為了探索生命的奧秘,遊遍中亞許多地方,他在參訪一些古老的修行團體、寺廟或特殊民族部落時,發現他們的一些舞蹈動作,活像一個字母表。

  舞蹈的每個手勢或姿勢都是一個字,組合起來就像一本書,每組動作、旋律都是一個語句,有它自身文法、詞彙及語義用法。古代的人,就通過音樂和這些舞蹈,把他們的智慧傳承下去。

  當男女祭師晚上在寺廟大廳呈獻這一支一支舞蹈時,就像翻開一本一本記載幾千年真理的書,而修士們就從這些舞蹈中讀出先人流傳下來的真理,並且通過同樣的方法代代相傳。

  後來,葛吉夫整合了這些舞蹈,把自己的哲學和學說,蘊含在250多支舞蹈中,傳授給他的學生。

  葛吉夫的前半生,神祕如謎,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來歷和背景,不過從各類傳聞聽來,他曾經遊歷許多古老密意的地方如印度、西藏、埃及、西亞等,併發展出「第四道」教學理念。

  葛吉夫認為,永生不朽並不是人類天生的特質,不過人類還是能夠通過一些方法獲得永生與精神體的不朽。

 

林世儒簡介:

  來自臺灣的靈性老師林世儒,1989年接觸神聖舞蹈後,深深受到感召,前往印度、土耳其等地學習,並將這優美的修行法門引進臺灣,定期在臺北、桃園、新竹,以及北京、上海、廣州和馬來西亞授課。

 

西藏旋律

  右手緩緩升起,花瓣一樣的音樂落在我的臉畔。左腳悄然退步,再伸出左手去迎接下一個溫柔旋律。望向右邊的雙眸,移向了頂輪的天空,愛從那裡傾灑下來,而我沐浴在光中。

  當年一看到葛吉夫先生(G.I.Gurdjieff)的第四道精神,就被他深深吸引,高深的知識如清泉一樣注入到我的心間,真理的聲音一遍一遍回蕩在我的耳邊:「記得自己,記得自己。」

  多少次我們忘了自己,一次次跌入到情緒的陷井之中如困獸一般;多少次我們忘了自己,在頭腦的幻象中不可自拔;多少次我們忘了自己,機械地活在這個世上如同行屍走肉;多少次我們忘了自己,掙扎在痛苦之身中永世輪回。

  這是一場噩夢嗎?葛吉夫先生。我們已沉睡太久。

  讀著葛吉夫的書,我同時在問著他。您從哪裡來到這裡?您從哪裡得到神聖的客觀知識並將它們帶入人類的中心?您現在又在哪裡?在您死後半個世紀之後,依然有靈魂在求道路上跋涉,和您當年一樣山重水複方向迷惘。

  沙漠前的埃及地圖裡藏著前人類的秘密嗎?在西藏的雪山之巔隱蔽著密意學校嗎?古老的神廟中女祭師們是否還在進行著神聖舞蹈?

  頭腦的力量永遠無法到達真理的彼岸,知識要怎樣才能煉化成為素質?人類的四個中心(理智、情感、行動、本能)怎樣才能成為一輛運轉和諧的馬車飛奔在塵世間?

  您說過什麼是奇跡。奇跡就是一個人的理智、情感、行動、本能這四個中心全都各司其職,並且一起運作。

  心中深藏著對您的愛,哪怕您從不輕易言愛。我還是在您神秘地引領下,來到林世儒老師的神聖舞蹈的課堂上。

  那樣深的情感與恩寵從我的心輪流瀉而出,在神聖舞蹈的舞曲中,淚水洗淨了我的迷惘,化成了行動的勇氣。

  「工作自己,成為自己,沒有比這更大的愛了。」

——葛吉夫
——神聖舞蹈手劄
更多神聖舞蹈資訊請查詢:示如全人成長網:http://www.samasati.org

 

 

本文栽自心靈雜誌第17期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剛開始我不懂什麼叫「意識」、「覺知」,這學期我才慢慢了解,然後在日常生活中學習,我才發現在做任何事的時候,可以觀察到更寬,更廣,讓自己更清楚而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廖春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