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世儒,一個自幼害怕與人有身體接觸的大男人,在年近三十時,突然頓悟出一套被按摩者感受到愛與呵護的“養生主靈性按摩”按摩法。他用他自己那一雙能觸摸靈魂的手來裏奧與了情緒的雜質。

  林世儒自幼害怕與人有身體上的接觸,30歲那年,他參與諮商訓練課,過程中有同學哭了,他走上前去擁抱同學,對方說像被一個肢體僵硬的機器人擁抱著。這對他來說是一大打擊,他決定開放自己的身體,於是去上了按摩課程。

  “當時,我抱著‘必死的決心”去體驗按摩,然而,被按摩後,我的身體感受很舒服,這種感覺與我的印象完全不一樣。”接著,他參加了身心靈成長團後發現,自己害怕與人有身體接觸,是因為小時候,家的附近有一個個子高大,長了一臉鬍子的理髮師。理髮師每次看到林世儒都會緊抱著他,然後用自己的鬍子來摩擦林世儒的臉。

  理髮師做著動作時是很開心的,但,這種粗糙的身體接觸卻讓他感到很害怕,更在他心底埋下害怕與人有身體接觸的禍根。

  後來,那次的被按摩經驗讓他開始決定身體接觸不是可怕的事,短短3天的按摩,能學懂的東西很有限。大概過了兩個星期左右,他接觸了一個從美國來的老師,對方雖然是六十多歲的洋人,但包包裏的一本《道德經》跟了他四十多年。

  林世儒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生命也有很大的轉變。他在上美國老師的課的第三天,午睡醒來,突然有所頓悟,腦子裏突然知道身體有些地方要如何按摩才會帶來舒服的感受。

  後來,他看了《莊子養生主篇》的<庖丁解牛>和德國哲學家奧根•赫立格爾(Eugen Herrigel)的著作《射藝中的禪”》(或翻譯為《劍術與禪心》)。他從中獲得開啟,並瞭解到“無法說出口”原來可以透過不同的方式呈現出來,因而設計了與傳統按摩方式、手法都全然不同的“養生主靈性按摩”。

  “有人從茶道中領會禪、有人從書畫感悟禪,奧根•赫立格爾在日本學習射箭時,從射藝認識了禪,而我,則用按摩來傳達禪。”他開始變得比較柔軟,有覺知。

  一個人如果太專心做一件事情,會與外面沒有連接,可是,專注在進行時,感官是敞開的。按摩者會慢下來觀察更多細節,如感覺別人的身體在片刻之間的改變,然後順應身體的變化把按摩的細節做得更好,以讓自己和別人的身體與情緒有更多的感覺。過程中,雙方不管是身體還是情緒,都可以讓輕鬆和清楚在同一個當下存在。


透過按摩傳遞愛與關懷

  養生主靈性按摩在手法上講究松、緩、輕、實、深5個要訣。更重要的在意識上:強調按摩者的“在”,將覺知全然地集中在按摩者身上:將無私的愛與關懷通過身體的接觸傳遞。它所接觸的不只是皮膚,更能深入至肌肉、骨骼、內臟之中,甚至於穿透心靈深處。

  如果要在身體上產生效果,那麼只要熟悉手法和技術就夠了,要深入到心理與靈魂層面,唯有施術者持續的“在”才有可能。“海寧格家族系統排列”的開創者海甯格大師,在經驗過林世儒為他進行的按摩後,寫了一封信給他,信的內容提及,養生主靈性按摩對很多尋求身體與靈魂痛苦的人來說,是有效用的。

  “他在接受按摩的過程中感覺到我的‘在’,同時我也不會去干擾‘存在’或稱之為‘道’的運作。他也在其中一次的經驗後分享說,那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柑橘到我的心和‘存在’一起跳動。”海甯格大師的這番體驗,對很多人來說是無法理解的感受。

  其實只要施術者的“在”,那麼施術者就不需要做什麼,只是大多數的時候施術者都“不在”,所以需要很多的手法和技巧。而越多的手法和技巧,就會讓成效停留在身體的層面。因此在養生主靈性按摩中,林世儒只是透過這些手法和技巧讓習修者去鍛煉“在”的能力。這也是為什麼每次完成個案之後,都要帶著感謝向被按摩的個案深深地鞠躬,然後緩緩地起身的原因,因為他開放他的身體,提供按摩者一個鍛煉自己“在”的機會。

  這誠如他所說的,“人的身體就像一座廟,按摩別人的身體時,就像帶著虔誠恭敬地心去祈禱。”當我看見他恭敬的敞開雙手向被按摩者鞠躬時,那感恩的動作,讓我為之感動。這也是第一次,我在按摩的經驗裏看到一個人的身體是被呵護,被尊重的。

  一般傳統的按摩方式,是用較大的外力去穿透身體的緊張和僵硬,但力度過大會導致被按摩的人感覺疼痛,身體自然會抗拒,這等於產生新的緊張和壓力。由於按摩者與被按摩者沒有連接,因此不會注意到被按摩者是否呼吸突然變短促,肌肉是否突然僵硬的身體感應和變化,而使用更大的力度去按摩。這樣的情況不但導致被按摩的人無法放鬆,按摩者更是覺得很累,甚至反而因此受傷造成手指關節變形。

  養生主靈性按摩剛好相反,它的設計配合人體工序的原理,特點是手法都輕柔,並且利用地心吸引力來按摩。溫和的按摩方式可讓被按摩者去覺知身體緊張和壓力的部位,進而由內到外讓自己放鬆下來。按摩的過程中,按摩者不需要使力,被按摩的人就會感到放鬆且舒適,這不僅是被按摩的人會覺得舒服,連按摩者本身也很舒服。

  體驗過養生主靈性按摩的人,都會很享受那種輕柔的按摩手法,過程中,心裏會產生一股被愛、被呵護、被關懷和被尊重的感動。這股感覺還讓人感到安全,可以全然放心的把自己的身體交給一個陌生人。

  人與人之間必須先產生安全感,能量才會交流,愛才會流動。按摩也一樣,替人按摩前,自己要先做好準備,讓自己的手一碰觸到對方的身體,對方會感覺到安心,把身體交給自己。

  高金美說,語言再怎麼小心使用都有限制,按摩是非言語的溝通。透過溫柔肢體接觸能讓愛流動,讓人有更深刻感受。這是千言萬語也道不盡的感動。

  高金美和林世儒是一對在成長生命工作上的靈魂伴侶,她解說,這按摩手法會引發一個人的情緒,其作用不只呈現在肉體層面,甚至深入到心理層面。

  過程中,按摩者必須將全部注意力放在彼此身上,在關注對方的身體和情緒的變化下,也覺察到自己的存在,以讓每一個片刻都是連結的。這種高品質的按摩會相互影響,彼此朝向正向交流,雙方進入舒服,寧靜的狀態,滲入到心靈甚至靈魂的層面。

  她分享說:“曾經有個40歲的女生,當按摩到接近心輪的位置開始大哭。按摩者沒有停下來,她一邊流淚一邊繼續被按摩,後來,哭泣的女生分享說,她一直覺得心裏插著一根釘子,按摩完後,她覺得那根插了40年的釘子突然消失了。”

身體是最誠實的語言

  養生主靈性按摩三個重要的動作----抬腳、抬手、抬頭,這3個步驟稱為“起手式”,林世儒笑說,這3個見到的動作完成後,通常,被按摩者都會全身放鬆,呼吸均勻地安穩入睡。

  人最大的問題,就是把全部的能量放在頭腦,讓頭腦來控制自己,如此一來,身體的感受就比較慢。然而,人一旦放鬆,很多問題就自然解決,煩惱也自然消失。

  他當初設計這套按摩法,就為了提供給自己做靜心,修行的方法。

  這按摩手法軟化的,不僅是一個人的心,連思緒也會變得比較清楚,敏銳。當能夠感受到別人的情緒是一個怎樣的狀體,人際關係有很好的改善。

  身體是心理的最外在,心理則是身體的最內在。因此,身體是很誠實的,如果討厭一個人,面對對方,肢體語言不會柔軟。

  他其中的一個女學員,學歷這套按摩手法後,也改善了緊張的婆媳關係。這女學員的家婆向來膝蓋關節不好,後來,她和家婆坐在一起時,總是把手輕輕地放在家婆不舒服的那膝蓋上。這種溫柔的肢體接觸,是解除敵意的表現。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聯合供稿

目前有 5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學員經驗分享

  •   <寧靜的藝術工作坊>讓我在寧靜中與內在連結,在寧靜中展開歡笑,淚水洗滌,開花成長。更感恩的是,我在<寧靜的藝術>中,讓我從14歲時被哥哥拿著刀追打的情景中穿越出來,從此胸口被壓的感覺消失了。

    徊霖 / 馬來西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