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經驗分享

  世儒在神聖舞蹈新增的「團體練習」,讓我發現所有人的問題、困擾都是一樣的,只是表象不同罷了,所以不需要責怪自己,只要去發現,在自己身上工作,把自己當研究的對象觀察,就可以了,我很享受每一次小發現。

李佩芝

過去的我,靈魂和身體之間有很大的斷層,我充滿情緒,離我的肉體十分遙遠,甚少去感覺我的身體想要告訴我的訊息。硬說有連結的話,大概就只有疼痛吧!各式各樣的身體疼痛輪番上陣,導致我對身體只有厭惡。至於我的頭腦,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被教師的生涯弄得團團轉,無暇管理我失控的情緒以及破碎的身體。
「放鬆下顎」是我的第一個震撼,「記得呼吸」是我的第二個震撼,「允許自己犯錯」是第三個震撼。若不是第一次上課,世儒老師提醒我要放鬆下顎,並在下課後幫我拍照,讓我看見臉部線條的放鬆狀態,我全然不知原來過去的四十年,我總是緊咬牙根度過,以為這是正常現象。
頭腦過於專注在工作中,常常忘記呼吸,是我的另一個致命傷。但改變我內在狀態的最大力量,是「允許自己犯錯」這個神奇的咒語。完美主義的我沒有辦法接納自己的錯誤,因此,頭一年每次上神聖舞蹈課都要經歷三個中心的同步犯錯,對我來說是一個痛苦的煎熬。上課前我會找盡各種理由逃避,總是要花好大的力氣逼迫自己上課,若不是因為一個好老師,我實在不甘願受這樣的「虐待」。我曾經嘗試邀請世儒老師開設別的課程,讓我既可以跟著他學習,又可以免除神聖舞蹈的「蹂躪」與「摧殘」。但,愈大的摩擦,帶來的震撼也愈大。極深的痛苦,才能產生極大的改變。這就是神聖舞蹈有別於別的法門,讓人進步神速的奇特之處吧!
隨著老師每次上課的提醒,我的三個中心不斷的允許自己犯錯,我的生活也跟著出現極大的改變。情感上,我變得無法動不動就上演「生氣」的絕活,對於要去演講這樣讓我極其焦慮的事,也可以淡然處之。理智上,現在面對大眾,拿起麥克風就能說,像是和朋友聊天一般,卻不失條理。我是怎麼做到的?我心裡十分清楚,「允許自己犯錯」的咒語鬆綁了我,剪開了我所有的限制,我的自我形象不斷崩解中,我變得「不要臉了」。而此刻的我是多麼欣賞自己的「不要臉」!
身體方面,「學會放鬆」則是世儒老師送我的另一大禮,神奇的是光是在他身邊,人就覺得放鬆了。這讓我相信當一個人的內在質量極高時,光是存在就能影響周遭的人。世儒老師的悠然自得已是風、是雲、是山、是水…,他示範了一個長期修行最後自然而然呈現的最佳狀態。這是我深深嚮往的境界,讓大自然成為自身的一部分。
光是存在本身,已是療癒。
「自我觀察」與「記得自己」是神聖舞蹈最大的法寶與力量,也是世儒老師持續精進的原因。一個持續不斷提升的老師,才有辦法幫助學生不斷成長。這是我斷斷續續跟了世儒老師將近三年,最敬佩他的地方。他一直在研究如何幫助學生更有效率的提升,也一直親身實踐,從他最近的書法學習就可窺見一二。《刻意練習》這本書提到,想要成為頂尖的專家,就要時時將自己與專家進行比對並修正。世儒老師是我的修行專家與人生典範,他的知行合一讓我想起王陽明的一句話:「知之真切篤實處即是行,行之明察精微處即是知。」感謝他的即知即行,以及推行正坐,讓我不斷的練習自我觀察,在生活中,不斷觀看內在的起心動念。在他的影響之下,「自我觀察」將是我一輩子的功課。
修行,只有起點,沒有終點。神聖舞蹈是個快速有力的起點。
我深信身體的心與靈魂的愛若能相遇,找到結合的方式,自然生生不息,心心相印。神聖舞蹈讓原本各自獨立的情感、理智和身體中心有較好的同步運作,有幸曾在極短的片刻體會三個花火的同步綻放,讓我開始有點愛上神聖舞蹈了呢!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聯合供稿

目前有 181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學員經驗分享

  •   這週一的「神聖舞蹈」感受特別不同,跳完最後一支舞時,覺得整個人好寧靜,才赫然發現方才在跳舞的時候,心中幾乎是一念不生,內在有股很「神聖」的感覺。很特別的經驗。

    林慧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