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經驗分享

  from what I experienced in myself I can say with certainty that it will be a blessing for many who seek relief both in their body and soul.

Bert Hellinger


一方面,我很清晰的看到自己在努力覺察每個動作並使之精准,不是為了讓任何人看到,也不是為了討好任何人,而是自己內心裡有股想要把動作做精准的力量。一方面,看到每個細微的小動作後面都有一個慣性,這個慣性的注意力是向外的或者是包含著特定的情緒。
比如當我右臂向上60度並且頭向右轉的時候頭會不自主的靠向右臂,或者覺得自己跳的好了,最後一個落腳動作會得意的頓一下。課後向林老師分享,林老師說:這就是「慎獨」,不討好任何人,不需要被任何人看到。
十日營結束回來以後在生活中對「慎獨」有了更深的體會。有一天快到吃午飯的時候,準備像每天一樣隨便湊合著做一點兒,突然想起昨天自己做的飯多麼的難吃,難吃到只有一個功能:「填飽肚子」。
而之前每天自己在家也是這樣湊合著,完成一件事情再完成另一件事情,每天都是這樣的趕著數量。這也是從小到大養成的習慣,因為完成的數量越多,我就似乎能得到更多的誇獎與獎勵。
又想起孩子剛上幼稚園的第一天為自己做了一頓色香味俱全的飯菜,是為了發到朋友圈裡獲幾個贊,後來覺得太麻煩,改為每天湊合著做了。猛然醒悟了:雖然是要填飽肚子,我也需要美味和享受,於是上網找菜譜為自己精心準備飯菜。就像林老師上課時所說:「不管你有前世的業力還是今生原生家庭的傷害,我需要你此時此刻就在這裡。」
回家後照樣給自己安排了一些靜心的計畫。有一天正做著動態靜心,突然停下來:我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而做。想想以前做動態靜心的最大動力是因為林老師說過他曾經堅持過一年,而且我有次上課時對林老師分享說我堅持了三個月的動態靜心,林老師說非常好。 對林老師分享完了以後我回家就很少做了。
當時我停下來以後坐到書桌旁把計畫拿出來,在每個靜心後面都記錄上我為什麼想要做這個靜心。這也是從林老師推薦的書籍《精力管理》上學來的方法。每次做靜心之前我都要想一下我為什麼要做,如果是為了讓別人看到,那麼動力就不強,或者就不做。
最後是練習神聖舞蹈,之前的練習有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完成這支舞,把舞蹈的動作練熟;第二個階段是讓自己覺得滿意,比如給自己拍視頻,覺得動作比較到位了,心裡就會覺得得意與滿足。
十日營回來大概是第三個階段,每次練習「音階」這支舞都會花半個小時只是唱,不跳。並且對自己沒有什麼期待,只是一次次的觀察自己的嘴型,觀察氣從腹部從胸腔經由口腔出來。從課堂回到生活,就像是訓練結束的戰士進入沙場,每時每刻都把課堂上所經驗到的實踐出來,再逐漸把它內化,真正成為自己的素質。
這次課程結束,林老師對我說:「每次看到你都長大了一些。」那就讓神聖舞蹈伴隨著我慢慢長大,成為了一個真正的「成年人」。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聯合供稿

目前有 176 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學員經驗分享

  •   世儒在神聖舞蹈新增的「團體練習」,讓我發現所有人的問題、困擾都是一樣的,只是表象不同罷了,所以不需要責怪自己,只要去發現,在自己身上工作,把自己當研究的對象觀察,就可以了,我很享受每一次小發現。

    李佩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