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經驗分享

重要地是並不在於動作做對或做錯,而是在做的過程中,在摩擦衝突或和諧能量狀態中,覺察出個體與集體共存的東西,直面自己的多面。甚至就在3天50多人共舞的自然發生中,我體驗到了「I 'm here。我在跳舞。我在享受這一切!」

藍舞

 

記得以前上完課,都很留戀那種氛圍,包容,允許,釋放,有愛……,回到家,感覺異常的失落。這一年來停下了所有的課程,我發現了自己小小卻很堅實的進步,就是這樣的落差幾乎沒有了。我不會因為回到生活,邁進家門的那一刻感到穿心的低落,也不再如以往一般那麼那麼抗拒生活丟給我的難題。這種改變,林老師的課有著潛移默化卻不可替代的作用。

就像我第一次跳,對老師的每個指令都很頭疼,頭疼到討厭哦!心裡嘀咕,這個老師好討厭,怎麼沒完沒了,剛學會了,就改了……,經過了第一次1.5天的「折磨」,我徹頭徹尾放下了對自己的要求,不切實際的控制,一切來源於自己頭腦的纏縛。

這一次,對老師的每個指令,從頭到尾幾乎沒有粗大的抗拒,偶爾因為比較累了,有些極細微的期待,希望可以偷個懶,休息一下。取而代之的是,經常和老師說:來啊來啊,儘管放馬過來啊~~一切都那麼輕鬆有趣。

當我回到生活中,我發現最大的改變就是,我對生活扔給我的難題,也消失了曾經巨大的抵抗。可終究,生活比舞蹈難的多。對嗎?我們抗拒的不是事情本身,我們抗拒的是穿越那情緒漩渦時「想像中巨大」的痛苦。只有當不抗拒了,想像的痛苦也就沒有力量了。

生活扔給我們的難題,要複雜的多,難的多。可就像林老師說的,在舞蹈中有轉變,有穿越,這樣的改變是不可逆轉的。回到生活中也依舊可以「定」住。

寫到這裡,其實能講出來的心得,我覺得都不叫心得啦。拉拉雜雜的講,我覺得可以拿著酒杯,對著明月說個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可是畫餅終究不能充饑,望梅終究不能止渴。

頭腦的學習速度太快了,這也是我不想讓自己提筆寫的太多,寫的太細緻的原因。也同時因為,寫出來的,已經不再是心裡想的了。語言,文字,思維,感受,四個維度相差甚遠!如果我能幫到你,你也可以直接來問我。總歸好過隔著螢幕看心得。

這一切,真的都很感謝林老師,那樣的潛移默化教導,那樣不可逆轉的改變,那樣仿佛刻入阿賴耶識的記憶,縱然被生活偶爾淹沒,總有一個瞬間,猶如電閃雷鳴般記起!還有林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另一個方面的穿越,以及和身體的連結。我同樣也受益匪淺。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聯合供稿

目前有 12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學員經驗分享

  •   很特別的經驗,因為左右手跟腳的動作各屬不同體系(有點像老頑童周伯通的左手畫圓右手畫方),必須非常專注在當下,動作講求精準,因此要對自己的肢體更加察覺,減去多餘的無意識的動作,於是往往會不自覺屏息或肢體過度用力僵硬,這時試著保持呼吸、放鬆,試著not trying hard,很像一種靜心的儀式,完全存在於自己中心及當下一刻,神奇的是,臉上果然就是面無表情,很專心,心中很寧靜。

    fort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