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些來信,我從未能答覆。若要一一回答,那非要寫成好幾本書不可。不過,一九二一年遷居倫敦以後,若有住在倫敦的讀者來信,我就邀請他們來看我,並且為他們安排一些演講課程。在這些演講中,我儘量回答他們的問題,並且說明了我寫完這兩本書之後的發現,以及我工作的方針。

   一九三四年,我寫了五篇入門性的講稿,讓人對我當時正在研究的問題,以及一些跟我一起做研究工作的人所遵循的路線,有一個大概的觀念。要把所有材料納入一篇演講裡,甚或兩篇、三篇裡,是不可能的;因此,我時常警告聽眾,只來聽一、兩次演講是沒有多大的用處,可是,只要聽過五次演講,最好能聽上十次,那麼對我研究工作的方向就會有所瞭解。從那時起,這些演講一直不斷地舉行,而這整個期間裡,我也再三地修改重寫這些講稿。

    整體看來,一般的安排還算令我滿意。無論我出席與否,都朗讀這五篇講稿;聽眾可以發問,如果他們肯努力按照我給他們主要關於自我觀察和自我訓練的忠告與指示去做,那麼很快就會對我正在進行的工作有充分的認識。

    其實我始終認為這五篇講稿還是不夠的,因此,在演講後的討論中,我再把這些入門性的材料加以詳細的說明,並加以擴充,設法讓人們知道自己與新知識之間的關係。

    我發現,對大多數人來說,最大的困難是:要他們明白自己的確聽見了新的東西,也就是他們前所未聞的東西。

    他們對於自己的這種態度並沒有認識清楚;實際上,在他們的心中老是排拒它,並且把他們所聽見的翻譯成自己的習慣語,也不管這些習慣語是什麼。我實在無法顧及這種情形。

    我知道,要瞭解自己聽見了新的東西,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我們太習慣於舊有的行為、舊有的態度和舊有的動機,因此,早就不再希望、不再相信世上還有什麼新的東西存在。

    於是,當我們聽見一些新的東西時,卻誤認為是舊有的,或者以為它們能夠以舊有的東西來說明、來解釋。要瞭解完全嶄新的觀念之可能性與必要性,的確是件困難的事,而且隨著時間的經過,需要把所有尋常的價值觀念重新評價。

    一開始,我就無法保證你們能聽懂新的觀念,也就是你們前所未聞的觀念;但是,如果有耐性的話,很快就會開始注意到它們。希望你們切勿錯過,也別試著以舊有的方式去解釋它們。

一九四五年於紐約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世儒老師,感謝您這些年來的支持與陪伴,讓從從懵懵懂懂的過日子,到現在喜悅寧靜的享受生活。真的只有走過的人才知道成長的喜悅,才了解心靈的充實與寧靜之美。

    鍾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