鄔氏是個極有天賦的孩子,六歲左右就已閱讀成人的書籍;十二歲以前已探究過詩、畫和自然科學。在他十幾歲的時候,便研究數學、生物學和心理學,尤其對第四度空間的觀念特別感興趣。

  對一個曾體驗過秩序井然且和諧的宇宙是真實存在的人來說,那些為十歲至十八歲的男生所安排的古典課程,是無法令他滿意的。因此他決定不直接上大學,而在俄國、歐洲和東方各地遊歷,找一份報社的工作做。二十七歲時,他根據「永恆回歸」的觀念寫了一本小說,名叫《伊凡·歐索金的奇異人生》。這本書一九一五年才在俄國出版,且到了一九四七年才有英譯本。《奇異人生》多少有點自傳式的意味。

  此後(一九零五年以後),研究密意主義(esotericism)的觀念及探索密意學校,就成為他的目標,這一目標直至一九一五年才得以達成。

  在一九一二年《第三工具》一書出版前,鄔氏已經知道他要尋求的是哪一種學校;雖然在印度和錫蘭找到了一些宗教學校(當時俄國也有)、瑜伽學校、以及羅摩·克裏希那(Ramakrishna)之類的學校,但這些學校沒有一個適合他,縱然他對它們非常感興趣。

  於是,鄔氏決定到回教所屬的東方——主要在俄國中亞細亞和波斯一帶繼續探索;但由於一九一四年八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迫使他返回俄國。

  一九一五年初,鄔氏在聖彼德堡公開演講,標題是「探索奇跡和死亡之問題」,內容以他在印度的旅遊為依據。每次人數都超過千人,其後許多人去拜訪他或寫信給他。復活節過後,他回到莫斯科,並在那裏繼續這類的演講。透過一些聽眾,鄔氏認識了葛吉夫(G.I.Gurdjieff),如此一來,他終於遇見一直尋找的那種密意學校。

  鄔氏跟葛吉夫研究了三年,並把葛吉夫的教學全部記載下來(這本筆記命名為《探索奇跡:無名教學的片段》,于鄔氏逝世後的一九四九年出版)。一九一八年以後,密意學校在俄國根本無法存在;於是鄔氏便於一九二零年前往君士坦丁堡,在那兒演講再度吸引許多聽眾。一九二一年,他應邀至倫敦,以後的二十年都在英國從事教學工作。

  《人可能進化的心理學》是由一些介紹性講稿所編成,這是鄔氏在倫敦為一些對密意(esotericideas)有興趣的人所做的演講。每年開一兩個「新組」,每組有二三十人或更多,每週聚會一次。最先朗讀部分講稿,過後由鄔氏解答問題,並對講稿中的主題做進一步詮釋。這些問題廣及人事和興趣的整個領域,但不管主題是什麼——宇宙論、宗教、哲學、心理學、科學、藝術或是個人問題,鄔氏的回答總是富有新的洞見,這是任何宗教或非宗教的書籍與著作中找不到的。以這種方式,發問者瞭解到鄔氏認為的、常人可獲得的高等心靈自我意識的一些性質。《第四道》(一九五七年出版)一書就是包含這類問題和解答的選集。

  第二次世界大戰使得學校工作無法在英國繼續進行,正如一九一八年在俄國發生的情形一樣,鄔氏於是前往美國。在他去世(一九四七年)前的幾個月才重返英國,結束了他的工作,並讓他的跟隨者自由地以他們所認為的最好方式繼續各自的進化工作。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媽問我:「這個神聖舞蹈有什麼作用啊?大熱天還去跳?」我不知忽然從何處升起一份篤定感,仿彿一下明白了它的作用,立刻說:「您不是每天都念佛嗎,我們跳舞就跟您念佛一樣。不過也有不同。您念一小時的佛,可能有10分鐘甚至30分鐘都在和妄想打仗。但我們連續跳一小時,只要你在跳,就沒辦法也無須和妄想搏鬥,那份寧靜的覺醒品質自然一直貫穿下來了。」

    vannasi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