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經驗分享

  我這時訝異的發現,我已無法再去抓住那份痛,如果痛苦是過去時間的產物,那活在當下(歸於中心)的我,又何來痛苦。

溥蓮

分享

8月28日-30日在廣州跟閨蜜一起參加了林世儒老師和高金美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身體的PET(父母效能訓練),已經過去一個星期有餘了,剛參加完就想把一些感受記錄下來,但是拖著拖著就到現在,感受已然有些模糊。實在已經沒有多少寫文章的技巧剩下,還是用一二三四五來記錄吧:

現行有很多關於舞蹈治療成長的法門,大多是以「自由舞動」為原則,用身體或自由奔放地釋放壓力、或利用身體的韻律感悟一些能量的連接等等,這是很吸引人的,也非常需要;因為中國人的身體,從小到大,都是被壓抑的,我們的情感,我們的活力,我們的熱情,我們的自由,都被壓抑了,所以在成長的初級階段,自由舞動是需要的。就象我們的生命初期,基礎是0,但因為教育的不合適,使我們內在受到傷害,降至了負數;而這些釋放會幫助我們從負數回到0,回到起點,是有意義的。

「我不是來教你跳舞的」,在神聖舞蹈的課堂上,林老師一直強調,我不是來教你跳舞的。在上過老師幾次課程之後,越來越瞭解到這句話的含義。

初識養生主靈性按摩,是在上海學習神聖舞蹈的時候,當時主辦方辦了一個公益講座,介紹林老師的養生主按摩,然後林老師就幫一個同學做了起手式體驗,看上去很簡單的動作,前後不過15-18分鐘左右,那個同學做完,完全象變了一個人,說話、眼神、表情、身態都顯得特別的定和靜,讓我覺得非常神奇,於是在 2009年8月把林老師請過來到南寧開神聖舞蹈課程的同時,也開設了養生主按摩課程。

五天的神聖舞蹈工作坊結束了,這是我第三次上林世儒老師的神聖舞蹈,第一次課上看到一個真實的自己:緊張焦慮,為了讓自己好過,記得那次三二歸一的手腳頭的合成是以放棄結束的。這也是生活中會推掉許多事,有能力卻不擔當的原因。課後發現好似帶了一面鏡子回來,可以隨時隨地的出來照到自己了,真正有意識的自我觀察出來了。第二次神舞的課程中看到自己可以放下一部分消耗能量的機械反應,就像剝洋蔥一樣,剝去了外面的層,看見了裡面的樣子,能更加敏銳的看到生活面具後面的自己。當我準備出發第三次的神聖舞蹈工作坊的時候,內心有個聲音說:這次收貨會大哦。

子分類

有關於本站的最新新聞

學員經驗分享

  •   <寧靜的藝術工作坊>讓我在寧靜中與內在連結,在寧靜中展開歡笑,淚水洗滌,開花成長。更感恩的是,我在<寧靜的藝術>中,讓我從14歲時被哥哥拿著刀追打的情景中穿越出來,從此胸口被壓的感覺消失了。

    徊霖 / 馬來西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