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白領或是打工一族的早餐和中午的上午餐。大部分人對這兩餐抱著「打發」的態度。沒辦法,生活節奏越來越緊張,唯一能壓縮的就是吃飯和睡覺的時間。到底吃了什麼,有什麼味道都已經不重要了。所以,很多人是食不知味的。城市裡很多人都有一個大胃腩,就是因為閑牙忙胃的結果。

  再說說吃酒席。剛開席時,大家的身子都是貼近餐桌的;就算是做出文雅斯文的樣子,上來的菜也很快風捲殘雲;等吃飽了,大家的身子離餐桌的距離就遠了;吃得越飽,離得越遠;吃得太飽就靠在椅子上了。很多人吃飯其實有種「落袋為安」的心理,好東西吃到胃裡才算是自己的了;還有就是好東西能多吃就多吃點;不是以適度為宜,而是以多吃為佳。

  就算是正式的商務宴,大家雖然夾菜的速度很慢,夾的菜很少,以保持優雅的樣子,但是食物到了嘴巴裡還是被倉促地送到胃裡。

  往往我們吃飯的時候是心不在焉的;嘴巴主要是用來說話的,把飯菜通過嘴巴送到胃裡是嘴巴的輔助工作,讓胃慢慢消化去吧。另一方面我們很多人從小被教育就是要快點吃飯的,吃完了事;到現在我們也可以常常聽到大人催促小孩快快吃飯的聲音。還有很多長輩,小時候過得很窮,更要快點吃,搶著吃,否則就吃不飽了。

  在學習養生主靈性按摩的時候,有一天中午,我們和老師共進午餐。滿桌子的人動作都又快又急,吃飽了才放慢了速度。只有林老師和高老師從始至終都是「勻速」進餐的;吃飯的時候不說話,說話的時候不吃飯。我仔細地觀察坐在我身邊的高老師,發現她真的是不緊不慢;就算是吃飯這樣的平常事,也象做按摩時一樣,每一個動作都很緩,都很扎實,都很輕柔;更重要的是態度,她似乎是懷著深深而平常的感恩,感恩自己有食物可吃;她很看重每一口入口的事物,不忽略它們。

  當時就有一個感悟,所謂的修行,的確就在吃飯、洗碗、走路這樣的平常事裡啊!

  在養生主靈性按摩裡頗為強調的幾個字:鬆、緩、輕、實、深。 對我而言,最難的莫過於緩和輕;尤其是「緩」。與老師共處的短暫時光,才知道自己離「緩」有多遠,而要「慢下來」實在是我和大多數人功課。

  我試著要改變快吃的習慣,發現竟是很難。我又試著去發現我身邊是否有慢慢吃飯的成年人。

  這麼長時間了,除了老師以外,我只碰到一個人吃飯很慢,是在廣州機場。他是個年輕人,雖然是機場的中式速食,他吃得很緩慢,很在意;他似乎在品嘗飯菜的味道,他似乎在細細地咀嚼。那一餐飯,他吃了有近20分鐘,這在大多數上班族是用五到十分鐘就可以結束戰鬥的。

  我忍不住好奇去觀察這個人,發現他果然面目祥和,淡定得很。

  吃飯雖是平常事,但的確可以看出一個人是否有覺知,對自己,對食物,乃至對這個世界。

  所以,我笑言:要看一個人修行如何,看他吃飯就曉得了!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我開始學會正面的思考,去面對去解決問題,而不再像以前去埋怨去逃避問題,因為負面的思考是一點幫助也沒有的。

    鍾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