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現在知道根本不是這樣,這只是一種簡單、粗魯的指導方式,源於我們所接受的教育,我們父母就是這樣用「教導」的方式來説明我們的,有一定的成長,但有很多的副作用;而且這種方式,容易看到對方的問題,而不是客觀地看待對面那個人,所以當你和對方都是成年人時,你再用這樣的方式來「説明他」,他一定憤起反駁,或表面聽實際不理,所以還是達不到助人的目的。

何為助人呢?有一個故事可以很好地呈現其中的真諦:

傳說有一個乞丐,他一直坐在一個祖傳的舊箱子上乞討;有一天有一位智者問他:他打開過那個箱子嗎?他說沒有,反正家裡人沒有誰打開過,就是祖傳下來讓他們坐在上面乞討的。

智者鼓勵他說,打開看看。乞丐說:不用打開了,反正什麼也沒有,是空箱子。智者繼續鼓勵他打開看看吧,反正又沒有什麼損失,於是乞丐就跳下箱子,打開一看:哇,有金銀財寶呢。

所以助人不是你給了他什麼東西,而是讓他有機會看到自己擁有「金銀財寶」,只是自己原來不知道,習慣性認為「很窮」罷。

原來我助人,也是用我父母的教導方式,看表面可能有用,畢竟有些道理別人聽進去了;但現在知道基本上用處不大,因為這些道理是我說的,不是他悟的,而且因為想要別人聽進去我的道理,自己內在就會有著急和緊張,總要講一堆又一堆的話,還時不時冒出來小我的傲慢心和分別心。(我想別人只是敢憤不敢言罷)

直到我碰見林世儒老師,一個非常有品質的導師,一個非常有耐心的智者,我看到他助人的方式:總是那麼平靜,那麼有耐心,道理也沒有那麼多,只在必要的時候,簡短的幾句;他更多的幫助是——通過身體的覺知練習去培養你的內在品質,至於你的問題,你給你足夠的時間和空間讓你自己去解決;看表面非常「無為」,然而結果卻是想不到的好:但凡和他接觸過的人,都會平靜下來,於是間自己想明白很道理,也有勇氣和信心去面對困難,解決問題;如果還和他一起練習的話,就有能力去面對和解決問題。

林老師的品質讓我真的理解了這句話:「無為而無不為」。當我們把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關注自己的呼吸、身體的感受,那就比較活在當下,而在當下既可以聽到別人的問題,感受那個人的內在狀況,更可以讓自己的內在不受影響,於是內在就象一面鏡子一樣平靜、清晰,既可以客觀地看待對方,又可以在他需要時給出更合適的分享和指導;也因為別人以我們為鏡,就會受到感染而慢慢平靜下來,也容易看到自己真實的情況,他的智慧也會油然而升;也比較容易聽得到別人的勸解和寬慰。這就是外因透過內因起作用近過程,而我們的幫助就因此而起作用了。

如果他再願意去練習自己的覺知能力,可以「自以為燈,自為以照時」,也形成了注意力向內的良好品質,那成長就慢慢達成了。

所以,助人不象我原來想像的那樣,也是和成長的原則一樣:把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既關注到外界的人與事,又不受影響,始終保持一顆平常心。

這樣才能真正地幫助到別人,感染到別人,促進他們的成長。

而親子教育、人際互動、夫妻相處、團體學習也是如此,我只能改變我自己,如果對方有改變,一定是因為看到我的改變感染而發生的。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現在的生活中,我可以隨時獨處,享受身心的寧靜,以前常出現浮躁與混亂的心減少了,現在可以平靜的獨處,享受著生命,並且充滿喜悅......

    王美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