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滿頭大汗、筋疲力盡,最後,乾脆一屁股坐在南寧機場大廳的一個角落,從拖箱裡把計畫送給林老頭的橫縣芝麻餅拿出來,慢慢咀嚼,嚼,品味。杯子裡沒有水,入安檢時已經喝乾淨了,我只能幹嚼。在這之前,我不停地悔恨自己、檢討自己,搜索我的腦袋瓜子,期盼以我三十多年的工作經驗、人脈、交際能力,在南寧機場大廳裡,抓到一根浮萍,不然,我的名譽、面子、票子統統都打水漂,紮到水裡,絲毫不見影子。南寧、臺灣、單位、家裡,我都說出去了,怎麼可以,怎麼可能出現在那麼優秀的黃真身上,真的讓我難以接受。

甲方

乙方

男方

臺灣

女方

黃真

公婆

林世儒、高金美

媒婆

李錚

親戚妯娌

師兄、師姐

閨蜜

龐友紅、張生靈

等我漸漸冷靜下來,腦子裡畫出了這個表格。仿佛是一場"相親集結號",把十八年間的相親統統投影進來。那些相親沒有敲醒我,好,那就派個猛的;愛面子是嗎,好,讓你沒面子;痛惜錢是嗎,好,讓你嘗嘗花錢也解決不了的滋味;好強是嗎,好,讓你知道不求人的後果;好高騖遠是嗎,好,讓你知道腳不著地的滋味......百味陳飛,只有打落牙齒往肚裡吞。
艱難啊。雖然在練習舞蹈的過程中,提醒過自己,要接受、要面對,但是,真正在生活中面對活生生的自己時,才曉得"自己"是多麼的倔強,不願服輸,老想做好的、優秀的;總想著走捷徑,想省錢,用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利益,不曾想,機關算盡,太聰明。
可愛的林老頭幫我預定酒店,改期再改期,以前,我肯定是覺得老對不住人家,特愧疚特歉意,現在我顧不上理他了,大雨滂沱,我拖著個爛箱子,沒有雨傘,泥濘在雨中,連哭的資格都沒有——我要學會不對別人歉意,不再披著打仗的盔甲,馳騁沙場,其實,我並不是萬能的,我不是女漢子,做漢子的下場就是這樣——踹著滿袋子的錢,過了安檢,飛機票就在眼前了,就是,不讓你上飛機。
最最要感謝我的媽媽。看到我回家,看到我的表情,只"哎——"了一聲,就去給我煮麵條。等哥哥嫂嫂回家,他們瞪大眼睛:"幹嘛——"不等我回答,媽媽攔著:哎呀,問什麼問,回來就得了。
我的小閨蜜張CC,那個可愛的小精靈,請我吃大餐、去花鳥市場買花,幫我訂機票;還有媒婆李錚、龐友紅妞。哎,她們都覺得為什麼我會忘記帶入台證,這樣的事情最有可能發生在張生靈身上的,怎麼可能會發生在老班長身上——哎,我也不曉得中了什麼邪,傻乎乎的,真的是愛得都把自己忘掉了,只顧得帶東西去拍馬屁(這個我最擅長,老想著討好別人),咳,老天給我的這個教訓,真的好大好大。
媽媽在家裡用棉布把木棍包裹好,用來捶背、捶腳,很舒服,夠力道但不猛烈。臺灣之行,我感覺就像那根木棍,看似不太起眼,甚至讓我有些瞧不起,但捶起來,真的......倘若猛一使勁,也會很痛,不僅痛在外面,還痛到裡面——內傷,你知道不,武功高的人,耍的功夫,都是這種款本的。
咳——臺灣,林老頭,我20號出門,來接我哦。

忘了,插播一段廣告:
黃真,女,76年生,屬龍,氣質佳,善良,會做家務(煮飯是弱項),欲覓佳緣。
請多多指教。

南寧自在空間 黃真
2014年2月18日14:05於辦公室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此刻在我的腦海裡,沒有雜事的紛擾。音樂,面前躺著的朋友,我,似乎是一個整體。心神只在當下。整套按摩做完,我真心實意的給朋友鞠躬致謝,然後收手靜坐一旁,朋友依然睡著,而我心底一片柔軟清淨,我是該謝謝朋友的,看著是我在給朋友做按摩,其實是朋友在陪我一起在走一趟心靈之旅呀!

    紫衣/煙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