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個人的職業經歷和對各個同行的觀察中,我發現一個心理諮詢(治療)師他做的諮詢是什麼特點和模式的,以及他做得好還是不好,從他自身外顯的氣質上便能有所察覺。 

處在第一種境界的心理諮詢師,和他相處時,你會感覺他十分自信,性情比較張揚,很有銳氣。他會非常樂意談及他所獲得的成就:職稱,發表的文章或出版的書,以及經典的個案,在談論中面有得色,同時尖銳地發表對不同觀點的批評,和出現失誤的同行的輕視。他的社會角色意識非常強,你能感到他確實以成為一個諮詢師為榮,同時這個角色,也捆綁了他,使他對自己的著裝、在公眾場合的表現,別人對他的看法或批評,都表現出特別在意。這個階段的諮詢師還有一個明顯的外在行為特點,就是老是忍不住要去指出別人的心理和個性問題所在,涉及的範圍包括親人、朋友、或同行。他們的意見大多時候是有見地的,你能感覺到他確實點到了問題所在,但不知為何,就是讓人心裡不舒服。也許,你直覺地瞭解到,他說這些並不是為了幫你,只是為了證明他自己的能力和優越感而已。常常地,此類行為影響了他的人際關係。這種類型的諮詢師,在諮詢過程中採用的常常是探究型和控制型的諮詢方式,樂於使用各種「立竿見影」的簡快方法,出現「野蠻分析」的時候比較多。 

心理諮詢師在這一行裡通過自身不斷地學習,個人境界也常常在不斷提高。這正是心理學的魅力所在——每一個全情投入於這一領域的人,最終自身也會獲益良多。 

到了第二種境界,心理諮詢師擁有了更多的心理能量,自身的情結也解決了不少,他們成為了比一般人更健康的人,或者叫自我實現型人。他們肚子裡面裝了更多的知識和智慧,變得沉靜下來。當你靠近他時,你可以感覺到他內在很自信,但這種自信已經不再給他人以壓力。他不會主動談及自己的成就,表現出低調和穩健。他神情內斂,對人和氣,接近他就想靠近春天的太陽般的溫暖和舒適。他明白自己的職業角色和本人真實自我的界限,也瞭解自身的局限。他從來沒有想要把自己描述成一個沒有缺點的完人。他可以坦然地談及自己的不足之處。明白自身的弱點,已不能讓他感覺到是一種威脅。他斷不會陡然指出別人的所謂的心理問題,儘管他能清楚地感覺到周圍每個人的個性特點。在某個適當的時候,也許,他會通過某些委婉的方式讓你明白你可能還存在著需要解決的心理情結。然而他的方式是如此隱晦和溫和,以至於你不可能受到任何傷害,更不會讓你在很多人面前難堪。你會感激地發現,他所說所做,基本上不是為了證明他自己,而是出於對他人真誠的關懷和愛。這樣的心理諮詢師,常常會得到很多人的愛戴和崇拜,即使是同行,也要禁不住要對他表示尊敬和欣賞。他們的人際關係就要比處於第一種境界的人好多了。在諮詢中,他採用的無論是哪種流派的方法,人本主義的精神都會貫穿始終。他的諮詢過程表現出踏實和沉穩,追求諮詢的品質勝過追求諮詢的速度。 

到了這一步,應該說已經達到了常人所無法企及的高度。然而我驚詫地發現,居然還有第三種境界。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叫我怎麼來形容這樣的諮詢師呢?只能用我有限的文字來嘗試描繪這無限的體會吧……就象小小的山丘,也羡慕著高山的風采啊! 

第三種心理諮詢師,他已經沒有了角色的概念,整個人都和諧統一了,因而他並不會特意地裝扮自己。當他出現在你面前時,你也許會覺得這是個特別樸實平凡的人。這時候的他,經過修煉和頓悟,已無所謂自信不自信,自卑不自卑,當你靠近他時,不能感覺到任何外顯之氣,只能感覺他的內心,就象大海般的深湛和平靜。無論是直接的或委婉地,你都不會聽到他對別人所下的結論或評判,他也斷乎不會指出任何人的任何問題。哪怕他只是心神合一,靜默少言地呆在那裡,你也能感覺到從他身上發散的那種對全人類的悲憫之情。這博大的,完全沒有偏見的,淡淡的無形之愛無聲地影響著周圍的人,令罪人在他面前也不覺羞慚。就象孩子絕不會因為在慈愛的父母面前露出生殖器而羞愧一樣,你也絕不會因為在他面前自然地表現出弱點而羞愧。儘管他從來沒有對你說過關於你的弱點和問題,但他是如此這般的深湛和平靜,當你靠近他時,自然就會照出自己的影子,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還有那些醜陋。 

到了這樣的高度,他的存在就是一種治療!一切的流派一切的技術都隱退了,只有這化育萬物的精神存在…… 

身不能至,心羨之!

我很幸運,遇見過這樣的諮詢師——林世儒老師,他從來不刻意做治療,但順手做治療的結果卻是出乎意料地好,我想,他已到達「無為而無不為」的境界。

而林老師設計的《寧靜的藝術》工作坊,正是為協助心理諮詢師、社工師等助人者提高內在品質而開設的課程;我自己2013年上過,受益非淺;也期待今年五月該課程的再次開設,再次複訓,讓自己可以持續地成長。

也希望更多的助人者可以進入課堂學習,提高自己「助人自助」的品質與能力。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謝謝你的祝福!去參加【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已經是我最好的生日禮物了,尤其是在感覺與大地連結後,我覺得每一個人都好像與我產生了關聯。在從台北回家的路上,我感覺到走在路上的每一個人都是我,很奇妙的一種感覺。

    R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