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經驗分享

  •   就像世儒說的,靜坐的時候,我們常常走神而不自覺。對我來說,靜坐是很痛苦的,因為過程中我得不停的和我的頭腦交戰,三十分鐘下來,自我安慰至少「坐」到了。但是在跳神聖舞蹈的時候,我必須專心一至,否則馬上跳錯。這種修練,不但有趣,有美感,而且可以曝露一個人的個性。看到自己對於做錯的反應,對於自己做不好的時候的態度,都在在顯示了你當下的狀態和對生活事件的慣性反應。

    張德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