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靜心

未完成過去時

  在公司經營不善後我離職了。擺脫有一餐沒一頓的薪水,改成在家接案的日子,讓我一點也不懷念那六年的工作生涯。

  五月底從世儒帶領的一日靜心營回來,幾乎每晚都會來一段祈禱靜心,從原本的技術動作到每個肢體都有能量的飄飄然,我稱它為「睡前酒」。

肯定自己、接納自己

  我自己雖然才上了兩個月的七輪呼吸靜心課程,但我也有了許多的改變。

  我的婚姻出現了一些問題,包括:婆媳之間的問題、孩子的教育問題、以及夫妻之間的問題等等,我先生有外遇已經五年了,在這期間我也積極地奮鬥過,我去上過父母效能訓練課程、生命潛能、針對外遇主題的課程,甚至還去學姓名學、子平八字學等等,然後去剖析我的婚姻、我的一生。

輾輾輾

  每次提起筆來,想要分享一些經驗與心得,內在總是會有千萬個不寫的理由,因為每當要去回憶過往的生活,那就像隆隆的坦克朝我身上輾過,讓我痛苦與心碎,這回決定克服我內在的恐懼,決心把它給寫了出來。

學員經驗分享

  •   我特地從山東煙臺來到廣州,只為著您說:「養生主靈性按摩在給別人按摩時 ,對自己也是一種修煉,也是一種關愛。」謝謝您,真的謝謝您,發明了這種神奇的按摩。記得那天學員申亮給我整套按摩做下來,我深有感觸的說:天!怎麼有這樣一種按摩,這簡直不是人發明的。當時金美老師笑眯眯的說:這就是你世儒老師發明的呀。

    紫衣/山東煙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