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靜心

與存在一起跳動態靜心

   一次難得的動態靜心,讓我認識到動態靜心也是情感療愈的一種方式。當你生命中出現了嚴重的憤怒或困擾,需要及時處理及清理,防止內化到身體當中,所謂 「蚌淚成珠」,最終會引起身體的相應症狀。尤其動態靜心屬於高度的陷於情緒渲泄,如果事後稍加整理相關感受,加上適度分析,有助於看清事情的真相。

 

關於動態靜心的感謝(二)

  動態靜心一直做過來,斷斷續續也有差不多一年半,其中五個環節的體驗都是不一樣的。原來是每個環節都做不全,後來是第三、第四個環節難以堅持,到後來,不斷地調整身體的運作方式,特別是用林世儒老師教的方式調整之後,開始達到一種有效而不亂使勁的狀態,所以每個環節都有進步。

 

那個「存在」的感覺

  參加過林世儒老師所帶領的靜心,感覺非常有好,收穫非常多,特地將體會寫出來以感謝老師以及一切令事情發生的機緣。上週五能參加林老師帶領的七脈輪呼吸靜心,其實是偶然中帶著必然,偶然是因為參加以前對林老師並不瞭解,必然是自己也看過奧修的書和視頻,對他很認同;同時也有幾位朋友對靈修感興趣,而我這個懶傢伙就是朋友們帶我去的。

 

七輪呼吸靜心體驗

  瑜伽講七輪能量,但我在身體層面還沒真正體會到,所有的有關七輪的認知只停留在理論上。所以這次當得知世儒老師在廣州授課的間隙有奧修師傅七輪呼吸靜心一晚的安排,昨晚我排除萬難去參加了。

關於動態靜心的感謝

  動態靜心一直是我又愛又怕的靜心,愛是因為它作用強大,對個人情緒的排解具有很棒的效果;怕的是很耗體力,而且做完後少不了「肩酸、脖子痛、手累」,甚至有些朋友第一次做完後,隔天上不了樓、說不了話、拿不了筷子吃飯,於是對動態靜心自然有種又愛又怕的感受。

 

學員經驗分享

  •   課程中我們在欣賞老師與助理的『三二歸一舞』後,頓然,我驚嚇到也驚訝,只是欣賞這麼簡單的幾個動作的舞蹈,我的魂都被勾走了。不曾有過類似的經驗,當我回過神後,一直在想怎會有如此的『神舞』。舞者的眼神專注而定神、舞者的肢體柔而不失莊重、至今仍一直縈迴我的心海。

    簡淑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