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經驗分享

  一路走來,想的是如何化解夫妻間的爭執,可是我發覺,變的是我自己,我鬆了,先生就放下了盾牌,平心靜氣的對談,雖然我還是沒學會溝通的技巧,可是「無問題區」卻擴大了。

曾賽金

網誌

我租用了gisol.com的虛擬主機兩個帳號,共架了三個站.

6月20日無預警的關了我兩個站(同一主機)
一個是我為文化總會生命教育推廣委員會所架的公益網站
www.okido.org.tw
一個是朋友的心靈成長網站
台灣海寧格機構  www.hellinger.com.tw
  一早醒來,Misherr就提醒我說:今天是你的生日,該去向你的父母感謝他們帶給你生命。的確是如此,若沒有雙親在四十多年前努力「做人」,加上後來的辛苦教養,就沒有今天的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到爸媽的遺像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三個躬:感謝您們賜給我生命,我將以我的存在做出貢獻來回報你們,榮耀你們。
  三月底在台東的葛吉夫神聖舞蹈國際營時,有一天晚上洋蔥(櫻花雨的作曲者,風潮唱片總經理)獨自在月下吹NEY(蘆笛,蘇非傳統樂器),那是上回我們一起到蘇非教派的原鄉,土耳其的Konya孔雅參訪當地Dervish托缽僧時所購買的。吹奏樂器對他而言是簡單的事,即使是到國外長期旅行也洞簫不離身,沒想到熱愛蘇非的洋蔥花了兩三年卻仍然搞不定Ney,這蘇非的代表性樂器。
  前些日子有幾位朋友陸續跑來問我,先說是想要參加我的「葛吉夫神聖舞蹈」,奇特的是,他們都不約而同的問起:聽說你教學時很重視動作的細節之練習........。對於這樣被認定初覺意外,但很快釋懷。畢竟有很多課堂上對學員的要求,我未必會說明為什麼要如此?而學員也只能以他們所能了解的方式,來認知我的動機。
  三月底在台東的「葛吉夫神聖舞蹈十日營」期間,有人問我有關「站立」的問題,秀華則說願意減少新舞的學習,而花更多的時間在加強基本動作的練習。回到台北周一晚上的「葛吉夫神聖舞蹈」課程中又有學員直接問起甚麼是「立如松」,而龍潭班的學員也集體要求嚴格的鍛鍊她們,讓我更確定要加強基本動作的要求,早期的學員都曾被要求過,因此往往十二周只學了一隻簡單的舞。當一群人再一起跳神聖舞蹈,光從他們站立的姿態,就知道哪些人是和我學過神聖舞蹈,不過近幾年來不再如此嚴格要求了,以免把學員都嚇跑了。

子分類

有關於本站的最新新聞

學員經驗分享

  •   我特地從山東煙臺來到廣州,只為著您說:「養生主靈性按摩在給別人按摩時 ,對自己也是一種修煉,也是一種關愛。」謝謝您,真的謝謝您,發明了這種神奇的按摩。記得那天學員申亮給我整套按摩做下來,我深有感觸的說:天!怎麼有這樣一種按摩,這簡直不是人發明的。當時金美老師笑眯眯的說:這就是你世儒老師發明的呀。

    紫衣/山東煙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