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經驗分享

看過世儒老師跳神聖舞蹈,很美,很有感覺,比奧修的各種的動態靜心更吸引我。神聖舞蹈可以說是非常優美的一種靜心方式,優雅、嚴謹,剛中帶柔,柔中帶剛。

張德芬

網誌

  去年再度應馬來西亞Inner Peace Centre之邀到吉隆坡授課,當中有兩天的休息,中心的負責人知道我對於OSHO靜心有較多的觀察與心得,並曾指導了一些朋友練習,而且成效良好,連一聽動態靜心就逃之夭夭的人,在偶然的機會中聽我講解之後,又重新開始做了起來,還介紹朋友來找我,說我有改善做動態靜心時所遇到的困擾的訣竅。便特別情商問我說,能不能利用周三晚上,為他們幾位核心成員,作個靜心的分享。雖然這不是我此行的授課內容,但我很願意分享我的心得,我就答應了,並想說一年才難得去兩次,既然有這機會也開放給一般大眾參加。

 

  1990年參加Judyth老師的課程,四天三夜中,她並沒有教我們什麼理論或任何技巧,只是要我們東走走、西走走、這邊站站、那邊站站,一下摸摸手、一下摸摸腳……,過程中她只是不斷的提醒我們,「注意呼吸」、「保持穩定」。上課時間不到兩小時,卻要休息六、七個小時。看來沒有什麼,可是在第二天中午起,我整個人就脫胎換骨,無論是講話的聲調、速度,連平日的一舉一動都像變了一個人,而且很奇怪的是,無論是與人溝通或為人按摩,不但完全不需依照章法,怎麼做就怎麼對,而且還效果奇佳。當時覺得那課程像禪(雖然與禪毫無任何關聯),所以上完課後每天除了繼續「注意呼吸」、「保持穩定」之外,就急著想參加有關「禪」的課程。
  今年接受海寧格台灣機構的邀約,預定在五月一日海寧格系統排列的亞洲年會上示範(表演)神聖舞蹈。整個三月幾乎都在大陸授課,四月初回到台灣忙著補課之外,終於可以在最後兩個周末,集合學員們一起練習當日要示範的舞碼。

  在葛吉神聖舞蹈工作坊中,每隔幾週就會停醒學員:我不是在教跳舞。動作精準,舞姿美妙固然很好,但如果內在沒有紀律,跳得再好再美,也一點價值都沒有。因為這是一個內在的工作,如果不能增進內在的力量;不能擁有自己的觀點,即使與所有的人都不一樣,也依舊無畏的氣慨。那神聖舞蹈與土風舞與國標舞何異。因此停止外在的追尋(只是動作更美更精準),開始允許自己犯錯,並且從確實的知道對錯作為增進內在力量的第一步。

  8月25日參加世界宗教博物館,生命教育半年刊:編織自殺防護網發表會,排在我前面的是徐福前教授,當天我提早到會場,有幸聽到他全部的演講內容。其中他提到:調適悲傷的七階段,第一個是震驚與否認。然後歷經解組、不安定的反應、罪惡感、失落與寂寞、解脫感到最後的重新建設。對照這些年的經驗,我發現只要接受事實就無煩惱,直接從第一階段跳到最後從新建設的第七階段,無須痛苦掙扎。

子分類

有關於本站的最新新聞

學員經驗分享

  •   世儒說的對,只有專注而放鬆,人才有可能清醒與覺知。當人清醒與覺知時,才有可能觀察自己的慣性、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觀察到了以後才能打破,才有可能擺脫機械性的反射行為與思想,不會一直「昏睡」,而改變就來了。

    小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