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話讓我玩味再三,這真是一個有趣的觀點;主觀上我並未如此思考,我只是一直把「老子三寶」謹記在心,並應用在我的生活與教學上。這其實要歸功於兩位外國老師 :「感官復甦」的美國老師Judyth,令我重拾「老子」 , 「精神領導動能」的澳洲老師,讓我精讀「莊子」 ;兩位外國老師不約而同地如此推崇道家,因而我才能從一遍西化的心靈成長浪潮中回頭,省視固有文化精髓,從中汲取養分而豐富的我的生命和教學質地,進而走出了一條自己的道路。

  當時在「精神領導動能」課堂中的一幕讓我印象深刻:老師給我們數根棍子,要求在特定的時間內,所有的同學都必須踩在棍子上過渡到對岸去,同時不能碰到水;而當渡河者踩在棍子上時,持棍者就不能移動……最後當然是完成任務了。當時身體痠痛自不在話下,還有許多同學擦傷或挫傷,可謂代價慘痛。為了讓我們學到教訓,老師在之後特別示範了一下,這才發現其實是可以讓每個人都輕鬆愉快地完成任務;只要在執行前多花一些心思規劃即可。從此我牢記以下兩個原則:

一.「別讓成員承受不必要的苦」

課程中每個任務都讓我們受了超級多的「不必要之苦」,只因大家急著想要完成目標,想到的都是自己能做到的,討論時極力說服同學採用自己的方案;因未能考慮不同成員的本質困難,而忽略別人也要付出的代價。雖然在期限內有驚無險地完成任務,但完成目標後的興奮和快樂消失得很快,特別經過老師示範之後,才醒悟到我讓組員受了大量且不必要的苦。每每想到我主導過河這一幕,二十多年過去了,還是深感汗顏,但也更提醒我:「別讓成員承受不必要的苦」

二.「用最省力的方式完成」

從老師的示範當中,我看到同學們輕鬆地拿著棍子,讓老師優雅地走到對岸。再一次讓我明瞭許多任務(包括學習新事物),的確是有更輕鬆省力的方式得以完成,只要事先能多研究事物最自然的運作方式,思量各種可能組合方案,即有可能找到用最省力的方式,事半功倍地完成任務。

  上週六去新竹上課,從台北同去的學員在高鐵上問了有關「動態靜心」呼吸的問題;巧合的是神聖舞蹈課中新竹的學員也問了同樣的問題。於是我就十多年前發表兩篇對「動態靜心」做法的內容摘要說明了一下,更重要的是做了示範和練習,學員果然馬上就明顯感覺到不同,比起他們原來學到的方式,力量少了一半以上,而呼吸的進出量大了好幾倍。

而這成果就是來自「別讓成員承受不必要的苦(老子三寶之一:慈)」、「用最省力的方式完成(老子三寶之二:儉)」以上兩項原則,以及我研究身體自然運動模式,順應著它借力使力(老子三寶之三:不敢為先下先) 的結果。這樣就能以較輕鬆省力的方式,獲得更深的靜心效果,進入更深的放鬆與寧靜當中。從這些年來從事研究實驗的成果和教學的經驗,我相信來自西方的技巧,加上「老子三寶」的原則,可以讓舊元素產生新風貌之外,並可助人事半功倍的學習與成長,所以無論是「神聖舞蹈」,「養生主靈性按摩」或是「寧靜的藝術」我的教學核心都是道家的。

附帶一提週六上課來了一個新學員,以前曾在別處學過「神聖舞蹈」,但一數拍子就混亂,手腳動作也組不起來,課程往往就只在慌亂與挫折中度過,這次只是為了不浪費別人已繳的錢勉強來的,並不抱有任何改善的期望來上我的課。沒想到在以「老子三寶」為原則的教學和練習時,加上「適當的受苦」,居然不到半小時可以把一支新舞的手腳動作組合了八九成,同時還可以清楚的數拍子,連當事人都數次含淚分享說「真是奇蹟」!

回頭仔細想想那兩位學員評論的真是有道理,我的確是教「放鬆後的放鬆」。心先放鬆了,身體自然跟著放鬆,身體一放鬆下來感官的敏銳度自然回復了,就會更加覺知,在既輕鬆又清楚的狀態下,內在的寧靜(放鬆後的放鬆)自然產生,智慧就會自己開發出來。然後我們就會深深地感謝老子,在西出函谷關前傳給我們三項寶貝: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我模仿著世儒老師的方式,試著不再用原來的方式擺動肩膀、揮動手臂,而只是擺動骨盆並且不移動膝蓋,只是前後擠壓橫隔膜(呵呵,我還特地問了學醫的同學,橫隔膜的位置),咦,果然不累,而且呼吸的出氣量不小,還可以自由的調整呼吸的方式、頻率!

    李錚 / 廣西南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