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行草三種書體一起學,就像對應著人的理智、身體和情感三個中心。不同中心的人學舞和跳舞也是不同的過程,當然我們最後要的是三個中心和諧的一起工作。真書像理智中心一板一眼,架構嚴謹清楚但容易流於僵化呆板;行書像運動中心,線條流暢但相對真書筆畫較不精準;草書則完全釋放,讓人融於其中,非常有美感,很多字非行家會認不出來。
在律動/神聖舞蹈也存在同樣的情形,把手腳頭的動作組合再一起,並流暢的做出來,只是個基本的義務,就像真(楷)書,點畫正確(等於律動基本功),這時重點在真(正確精準),這是理智國王的拿手戲;再來求善,有真書的基礎,行書寫起來就會行雲流水,律動也會跟著音樂做些節奏性微調,就像筆畫的粗細輕重長短的流暢變化,這需要運動國王的配合;然後是美,音樂動作和情感融合在一起,舞者成為音樂的參與者而非跟隨者,享受著那份能量的流動,就像草書的筆劃隨著心意而流動,情感國王快意的表達。
而「我 」則領著並看著三個國王的呈現,必要時協調或支援,我是舞者、我也是觀眾,我覺知這過程,我「記得自己」,這部分用易經來說明會更加具體,但需要相關較多知識,姑且暫時打住,課程中有機緣再詳述。
葛吉夫說:如果你能像「人」一樣地工作,那麼你會做果醬,你就會織地毯,反之亦然。這五十天的練習對這句話有了更深的體會,同時也發覺我們傳統的文化與教學也是如此,我將陸續整理出來,應用的未來的教學與生活和工作上,讓自己與學員用更容易更有效的方式精進。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報名中

學員經驗分享

  •   非常神奇的是當我讓身體來主宰時,我竟順利的完成了正確的動作,當下的內心,盈滿了喜悅,再一次印證了世儒老師說的「其實生命是很輕鬆的,只需花一點點的力氣」,這對生活緊張的我來說,真得是像被點開了一個穴位,筋骨通暢。

    佩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