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一直很羨慕同學字寫得漂亮,常會相望有一天能夠寫出一手好字,想像看著自己滿意的毛筆字,那有該多快活啊!但我不愛寫字,硬筆字和毛筆字都一團糟,所以這一直是個埋在心底而無法企及的夢想。
今年一月初在上海教完「養生主靈性按摩」回台灣前,「書香世家」酒店的經理拿出了一份禮物相贈,打開一看是一本字貼,一支毛筆和一張水寫布,我高興地說太棒了,我想學書法幾十年來一直沒有行動,現在我要開始了,回台灣後還是放著沒動,一直到二月的在青島「神聖舞蹈五日營」才開始我的學習之旅。
一切都需從零開始,我在網路上找了許多教學影片,比較後決定從田蘊章先生講解的「每日一字」學起。第一個字是「永」字,因為包含了書法的八個主要筆法。二十年前為瞭解決「神聖舞蹈/律動」學員動作無法做出來或不精准,而導致三個中心無法到位,「神聖舞蹈/律動」 被跳成街舞的問題,就以同樣的概念設計了「神聖舞蹈基本練習」,幫助學員能夠正確的使用肌肉與關節及感覺,果然成效很棒。所以在書法的學習上,我每一筆每一畫都用在「神聖舞蹈/律動」教學中體會到的速效學習方式去「學」去「習」以及落實「學習」,並搭配易經「觀」與「臨」在不同階段的要領,果然成效斐然(請參考像片)。
永字的第一筆是個點,田先生下筆在紙上輕點一下,成為一個有兩個尖角和一個圓角的三角形,我點來點去就是一團不成形,後來花了三天的時間才有個大概的樣子,而整個永字我花了二十一天的寫出像毛筆字的字形來,自第二十二天起,我開始每天學寫一個字,到今天共學了二十二個字。前二十一天的書法學習為我的教學工作帶來了意料不到的影響。
三月八日又到上海帶領三天的「易啓靜心營」,行前我跟主辦方說這是我最後一次帶靜心營了,以後不開這課了,太耗我的精神和體力了。沒想到課程在很平順很舒服的狀態中進行,每個靜心我都仔細說明瞭原設計的理念,以及關鍵的技巧、訣竅和細節,雖然都是第一次跟我學習靜心的學員,但他們都帶著極高的注意力認真學習,每天的「動態靜心」讓人害怕的十分鐘「快速混亂的呼吸」不但每個人都無停頓的完整做完,而且根據曾在別的團體曾學過靜心的同學分享,呼吸量比他們以前用的方式呼吸量更大更深敢受更強烈。第三階段十分鐘的「護」也是一般大家害怕且做不完的,而我們全都從頭「護」到尾也跳到尾。連第三天的「蘇非旋轉」,全程沒人跌倒、沒人嘔吐,也沒什麼暈眩,有幾位同學說這是它們第一次經驗到竟然可以不用跌倒與嘔吐。
我是曾經花幾年的時間研究過靜心,特別是「動態靜心」還曾經帶一群人每天早上練習,連續做了一年半,因此有發現了許多訣竅可以用更輕鬆省力的方式去做,並可獲得更佳的成效,二十多年前寫了兩三篇的理論探討、關鍵技巧與實際做法的分享文章獲刊登在「創見」雜誌中,只要仔細觀察,掌握的訣竅就可以不用蠻力,而以更輕鬆的方式獲得更佳的效果。
我曾參考了葛吉夫先生的教學方式,和現代教育專家對教學技巧上的研究,融合成「華士練習法」,幫助我在書法上快速的進展,而這進展也幫助我掌握更有效的教學方法,我可以用更輕鬆省力的方式教學,而學員同樣也可以用更輕鬆省力的方式獲得更佳的學習成果,所以課後有好幾位學員跑來更我說,請我一定要再開「易啓靜心營」,他們不但會復訓,還會帶朋友來參加,因為在別處沒感受過,這麼輕鬆,不覺得苦與虐,就可以獲得更棒的成果,所以一定要繼續開課。
其實這兩三年來,我開始把大量的精力用在易經、大學與中庸的學習上,並把研究的所得應用在「神聖舞蹈/律動」、「養生主靈性按摩」等工作坊中,甚至和葛吉夫的教導融合在一起,用葛吉夫的理論與神聖舞蹈的體驗來說明易經的卦爻辭,用易經的卦爻辭來掌握神聖舞蹈的學習重點,兩者可說是相互補充,讓學習更為全面與完整。而近日來的書法學習,更讓我驗證了這些方法的有效性與快速,我相信隨著書法練習的進展會為我帶來更多的創意來增進我的教學,這兩天開始加入「行書」與「草書」的練習我又有很大的進展和體會,對於學習和教學都會帶來更高一層面的效果,這就等下回再分享了。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報名中

學員經驗分享

  •   說也奇怪,一學期下來,我變溫柔了,說話速度也慢下來;常常在黑暗中等待黎明來臨的我,竟也可以睡到東方大白;就連長年飽受折磨的背痛,也得到了舒緩。

    溥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