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路上

「做」是being而非doing 林世儒/台北

上週寫了一篇文章,除了「知道」更要能「做到」,引發了網友們來信探討,所以我想再多說一些。人們對「做」有許多不同的觀點和定義,而在這是有較嚴格的定義,我們認為所謂「做」的能力,是經由有「意識」 的選擇,並有「意識」且有「意志」 地去執行的能力,整個過程帶著「專注又放鬆」,既「集中又擴散」 的注意力去完成的能力。在「做」的當中中,只有「做」的是在進行(行動在),而沒有「做」的人在哪裡(自我不在)。

除了「知道」更要能「做到」 林世儒

前幾天引用論語雍也篇的一段話「質勝文則野,文勝文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來簡單說明心靈成長的兩個要點,一是外在知識的增加即「文」(形式),另一為內在素質的增長即「質」(內容),兩者必須相輔相成,均衡調和,方能達於至善君子的境界。葛吉夫大師強調素質與知識兩者需平衡發展(只從單方面發展比較容易也更吸引人,但沒有真正的成效),不然就會產生虛弱的瑜珈修行者,博學多聞卻不會「做」,或是愚蠢的聖人,有能力「做」卻不知道該做什麼。

遠山含笑深情難禁 林世儒 / 台北

我的五姊是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的超級粉絲,1963年上映時她就看了近十遍。今年春節家族聚會,我特別在網路找到了五十年前的這部電影放給家人看,當我聽到劇中梁山伯第一次開口唱出「遠山含笑」,光聽這四個字的唱聲就帶給我極大的震撼,可以明顯地感覺到臍輪、心輪和喉輪和它產生共鳴的震動,基於設計心靈成長課程的專業敏銳度,我相信善加運用將可為學員帶來極大的助益,於是便利用春節期間仔細研究與實驗各種可能性。

你達成了,我就達成了  林世儒

感謝你這些年來一直和我一起「工作自己」,我常會自問,我能夠為你做些甚麼?特別是當我看到同學的某些慣性或盲點,更會不斷地問自己,我可以怎麼說或怎麼做?可以幫你看到或做到。而這整個過程豐富了我的教學內涵,更讓我的生命有更深的體會,感到更具價值,對此我一直感激在心。所以我視你為朋友,為兄弟姊妹,珍惜著我們每次相處的每一個片刻。

放鬆後的放鬆  林世儒

  多年前在「養生主靈性按摩」課間休息時,偶然聽到兩位學員分享彼此到處上課的經驗,同時也評論了一下老師。他們熱烈的音量讓旁人無法不聽到他們談話的內容,特別其中提到「放鬆」這個主題;他們評論說:大部分的老師教的是「緊張後的放鬆」,而林世儒老師教的是「放鬆後的放鬆」。

學員經驗分享

  •   雖然當時我還在印度,我就已經決定回台灣之後,無論如何也要再回去上世儒的課。對我來說,這位老師以及他所帶領的課程有一股特殊的寧靜力量,總是讓我覺得安穩,而在經歷和這麼多不同的外國老師學習之後,我也才深深地了解到何謂真正有品質的老師,他們的特質總是:說得不多,但都看進心底,只有在真正有需要時才提點你一下。

    古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