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雙親去世年,但我從來不覺與他們分開過,從我的身體中,甚至每一更頭髮,每一滴和水,都可以找到她們的DNA,就某個觀點而言,我就是他們的重現和生命的延續。每當我照顧好自己,我就覺得同時照顧好了我的父母,而身體正是和最直接的連結,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對我有更深層的意義。

  我們家人一向沒有過生日的習慣,我也常會忘了生日。而今年比較特別,台北,桃園,新竹各班都陸續請我吃飯,為我慶生。這麼多年來今年特別被提醒,我在五月份誕生,吃了好幾個蛋糕之後,要忘記生日這件事恐怕就難了。

  最意外的是台北星期一晚上班的學員,在下課之後,她們請我等一下,然後從教室外拿進生日蛋糕和點心,讓我十分詫異,我未曾透露我的生日,她們是如何知道的?

  切蛋糕許三個願望似乎是個不成文的規矩,當下也被要求許下願望並說出,我不假思索直覺的說出:一願五十歲之後能夠為「祂」工作;二願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三願人人成為自己,個個欣賞自己。

  阿門!

  生日的願望,謹獻給我的父母。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世儒老師,我一直想要好好謝謝你,是你讓我能活得比較像一個人......很奇怪的,每次我參加你的團體,沒有說很多,只是要我們動一動及安靜的你,我就自然會變得很安心,比較放鬆,然後就會有一些新的想法從我心裏湧現出來...

    valeri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