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我們真的體驗到什麼是「正」,林老師會在上課前帶領我們「正坐」。林老師會很準時的到達教室,上課的音樂會很準時的響起,他會很準時的正坐在教室裡等待我們。他開始要求我們要聽到上課的音樂,要求我們準時回到課堂上,要求我們正坐。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林老師的嚴格。我們從一開始的稀稀拉拉,到後來一聽到音樂就立刻安靜回到教室,端身正坐,做好準備。

我在生活中很少會嚴格要求自己,我對時間也沒有什麼概念。我的生活一直以來都很閒散,很隨心所欲。我也不喜歡被要求,不喜歡被安排。但是我會要求別人和安排別人。李老師曾經如此分類:第一種人,既要求自己也要求別人,第二種人不要求自己也不要求別人,第三種人是最可惡的,不要求自己卻要求別人,第四種人是我們的目標與方向,要求自己但不要求別人。而我,就是那可惡的第三種人(笑)。

很神奇,林老師溫和而嚴格(不嚴厲)的要求,並沒有讓我覺得很有壓力,反而帶給我一種全新的體驗。我在不知不覺中,開始對自己有了要求。從七日營的第二天起,每天早上,我都會升起個新的要求 ,比如:今天正坐要坐在地墊的正中間,站隊要站在中間,要特別注意「中間」;今天手的動作要直,角度要正;今天要仔細聽節拍,要讓動作和節拍更精准… …說實話,我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我只是突然升起了這樣的念頭,就這麼去做了。更神奇的是,我真的按著自己的要求在做。最神奇的是,我一天比一天覺得精神抖擻,渾身都很有力量。

七日營結束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桌面的東西擺正,把凳子擺正,最後把人擺正(偷笑)。早上起來,我會正坐一會(不是每天,只是大部分時間),正坐的過程中,腦子裡各種思緒亂飛,我就一直記著林老師說的「攝心」二字,不斷練習把被思緒帶走的注意力拉回來。這個練習給了我很大的幫助,我漸漸開始規劃每天的工作,早上會列好今天要做什麼,然後刻服所有困難去完成它。

我的工作環境沒有什麼壓力,我常常會把工作一直拖著,今天安排的事情做不完,就拖到明天,這周做不完,就拖到下周。常常一周,就幹一兩件事或者啥事也沒幹成。現在,一周可以做很多件事(偷笑)。我漸漸對時間有了感覺,現在開始學習時間管理,希望可以調整我在時間上的惡習,不過這個惡習實在是太根深蒂固和跟隨我太久了,我一邊看著它的發生,一邊一點點的去調整。

而「正」所帶給我的最大的力量,是在我極其苦悶和覺得自己人生低谷的時候,依然能記得自己該做什麼,去做可以做的。每天安靜的完成工作,每週堅持共修。它幫助我和痛苦和平共處,讓我擁有了直面自己的勇氣。

我在教學中,也把「正」的能量,傳遞給我的學生。我在教孩子們《易經》的時候發現,每一章都會提到「正」,讓我對「正」又有了更深的認識,也成為了我在生活中繼續記得「正」的第三力。我會對國學《易經》班的孩子們要求,讀經時要正坐,站立時要立正,我告訴他們:「要正字上身,如果我們可以做到這個,我們就會非常厲害,因為我們不僅僅是讀《易經》,我們還把《易經》運用出來了。」

在作文課上,每當我的學生冥思苦想,因為沒有靈感而喪失信心眉頭深鎖的時候,我會告訴他,你把頭抬起來,身體坐正,脊柱挺直,感覺一下你的呼吸,再試試看。而往往是,當他們坐正之後就文思泉湧了。

我想,這,就是來自「正」的力量。我把這些整理記錄下來,是希望給自己一個繼續記得「正」的第三力,幫助我繼續去踐行。我願意在這股力量的陪伴下,繼續前行,繼續走在遇見自己,成為自己的路上。

2016年12月27日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清楚又輕鬆、寧靜又優雅,放鬆卻讓我們感受到真正的力量;溫柔卻讓我們感受到真正的幸福。

    國際生命線台灣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