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自己與小我拉扯的過程,一會兒念頭頻頻,身心被情緒掌控,一會兒清醒的理性回來轉念,情緒消失,身體可以繼續完成頭腦前一刻以為完不成的任務,這就是老師說的從板凳到沙發的路上吧,前幾天就在拔河中過著。知道看林老師再次示範亞述女子,看著看著頭腦一下子靜了,接下來的舞蹈身體一下順出來。

來到第六天,舞蹈展示,沒有了前次的慌張,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跟著音樂的感覺,跳完眼淚緩緩的下來,不知為何傷心。

下午上課靜靜的不想說話,老師要大家做最難的左右手合,沒有之前多餘的動作,一點一點拼,沒有煩躁沒有

退縮,只有做,動作很快找到規律合在一起,還主動的分享不裝s(前幾天每次都不願分享),之後加腳部動作,拼不上也靜靜的做,身體輕鬆,經過五天的過程,這一天找到“在”的感覺。

最後一天,老師極盡神舞練功之能事,動作已經加到我的身體極限,感到身體的累,自己決定做簡化版,細細的體會最小的力氣做每個動作,旁邊的童鞋動在努力,允許自己和別人不同這在之前的我會汗流浹背,今天可以了,不再去追去趕為了與他人一樣,那一刻心裡有輕輕鬆松的開心出來,找到玩著過生活的感覺,這在我是一直想要而未得的。

工作坊最後,老師帶著大家體會音樂,再跳亞述女子, 跳完,我的頭開始痛,這是身體提醒我的信號當時只是感到傷心,課程結束時看到老師同學擁抱告別感到心裡有什麼被觸動了,後來去找林老師擁抱,忍不住的要哭,扭頭就跑到每人的地方去哭,哭到一半被一個酒店服務員打斷了,想回房間哭哪知此時房間來了一群同學,於是變得默默的不出聲,腦子裡各種念頭再跑,同時又看到同學一直在照顧我的感受,雖然她們不知前面發生過什麼,帶著去吃晚飯,微笑的談話,說笑著卻時時都有顧及到我,估著我要睡了,自然小小聲的說話、告別,沒有熱烈,只是一句輕聲的再見卻印在心裡,看著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周圍的一切,頭腦一片空白,睡了。

早上要趕早班機,頭痛得更厲害了,提示依然沒懂,珊同學也跟著早起, 輕描淡寫卻句句貼心的話語,還十八相送的到樓下,擁別的那一刻眼淚又沒止住的氾濫了,坐上飛機,老天給我安排了一個旁邊沒人的座位, 做下來靜下心,突然意識到自己這是對分離的傷感, 這些年與先生聚少離太多,把分離的傷感深深地壓在心底,不去看,自己都以為無所謂了,其實不然這支不斷打動心扉的舞讓我看到真實的自己,因了自動的壓抑課程中每每觸動心有感覺,頭腦一片空白,等到身心充分的經歷了,頭腦才慢慢的跟上來,這次課程的整個過程把心底深層壓抑的情感帶出來讓自己看到,此刻眼淚橫流,頭痛很快減輕了,每次無論出門還是回來,雖然是一個人,父母的詢問,老公的關注和叮嚀一直都在,雖然不會說愛你,可愛一直都在,林老師和南寧課程的場域一直在提醒我,我們在這裡,無論我是煩躁不安、生氣、傷心還是開心、安靜一直在愛的氛圍中,無論我願意分享還是一聲不吭,愛一直穩穩的陪著,她不熱烈不冷漠,只是在,生活中常常會害怕孤獨,感到寂寞的自己只是沒有看到愛,其實她一直在,只是不迎不拒,平時似乎總把熱情當做愛,不熱情就覺得愛不見了,此刻這份不迎不拒的愛讓我感到內心的踏實,讓我看懂自己的生活,看懂自己。

錚豐盛的課程準備,舞團童鞋每日的默默地協助,珍的望聞問切,園的敏感細緻周到,芬溫柔清晰的一聲再見,珊的體貼入微這一切看在眼裡,用心感受,看自己回到真實自己的樣子,自己就像回到父母的家那樣的隨意隨性,泡在愛裡渾然不覺,愛從沒有離開過,經由神聖舞蹈開啟心靈的眼睛去看見。沒有催促,沒有忽略,愛靜靜的守候成長,這就是林世儒老師的神舞課堂,古老傳承的身心舞動,結晶出如山一樣愛的品質。

7天神舞歸來,身體像經歷了大手術,就像之前做深入的家排療愈個案時的感覺一樣,身體很疲勞,有些東西在抽離,對身體的感覺變得更細緻敏銳,明顯感到人靜下來。回來遇上幾件突發事件,自己吃驚的發現變得波瀾不驚,不像過去那麼多的擔心和焦慮,修電腦時丟失了兩個多G的照片,頭腦說這事應該生氣,可發現沒有神馬憤怒的情緒,自己都覺得頭腦好戲劇。慣常的遇事焦慮反應明顯少了。在前幾天的課堂上還時時看到自己面對動作難度的焦慮完全和生活中自己遇事的模式相仿,課程回來能量一直在身上運作,生活中開始有了變化,看到自己說話的方式,做事中的感覺的確有更多的靜定與喜悅。

神聖舞蹈對人有怎樣的影響?這是我自己也一直在問的,隨著自己接觸她的過程,3天5天7天的課程再加上平時的共修,對於我首先打開一面自我觀察的鏡子,覺知在提升,越來越看到自己三個中心的運作,這看到像上樓梯似的一步步深入,共修像量變的積累,工作坊就是質變的飛躍,上臺階的一步。

感恩南寧的老師同學!感恩我身邊發生的一切!感恩我生命中重要的男人、女人!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今年年初如願的去了一趟奧修社區,也一路狠狠地上了七個課程,奇怪的是,課上的愈多,經歷的老師愈多,就愈發地讓我想起記憶中那位帶著眼鏡,始終話不多的世儒老師。

    古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