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吉夫神聖舞蹈

一天充當一季用

  今年接受海寧格台灣機構的邀約,預定在五月一日海寧格系統排列的亞洲年會上示範(表演)神聖舞蹈。整個三月幾乎都在大陸授課,四月初回到台灣忙著補課之外,終於可以在最後兩個周末,集合學員們一起練習當日要示範的舞碼。

內在的紀律

  在葛吉神聖舞蹈工作坊中,每隔幾週就會停醒學員:我不是在教跳舞。動作精準,舞姿美妙固然很好,但如果內在沒有紀律,跳得再好再美,也一點價值都沒有。因為這是一個內在的工作,如果不能增進內在的力量;不能擁有自己的觀點,即使與所有的人都不一樣,也依舊無畏的氣慨。那神聖舞蹈與土風舞與國標舞何異。因此停止外在的追尋(只是動作更美更精準),開始允許自己犯錯,並且從確實的知道對錯作為增進內在力量的第一步。

接受事實無煩惱

  8月25日參加世界宗教博物館,生命教育半年刊:編織自殺防護網發表會,排在我前面的是徐福前教授,當天我提早到會場,有幸聽到他全部的演講內容。其中他提到:調適悲傷的七階段,第一個是震驚與否認。然後歷經解組、不安定的反應、罪惡感、失落與寂寞、解脫感到最後的重新建設。對照這些年的經驗,我發現只要接受事實就無煩惱,直接從第一階段跳到最後從新建設的第七階段,無須痛苦掙扎。

細節與連結

  前些日子有幾位朋友陸續跑來問我,先說是想要參加我的「葛吉夫神聖舞蹈」,奇特的是,他們都不約而同的問起:聽說你教學時很重視動作的細節之練習........。對於這樣被認定初覺意外,但很快釋懷。畢竟有很多課堂上對學員的要求,我未必會說明為什麼要如此?而學員也只能以他們所能了解的方式,來認知我的動機。

從今起,立如松

  三月底在台東的「葛吉夫神聖舞蹈十日營」期間,有人問我有關「站立」的問題,秀華則說願意減少新舞的學習,而花更多的時間在加強基本動作的練習。回到台北周一晚上的「葛吉夫神聖舞蹈」課程中又有學員直接問起甚麼是「立如松」,而龍潭班的學員也集體要求嚴格的鍛鍊她們,讓我更確定要加強基本動作的要求,早期的學員都曾被要求過,因此往往十二周只學了一隻簡單的舞。當一群人再一起跳神聖舞蹈,光從他們站立的姿態,就知道哪些人是和我學過神聖舞蹈,不過近幾年來不再如此嚴格要求了,以免把學員都嚇跑了。

學員經驗分享

  •   一次又一次反覆且攏長的神聖舞蹈練習,考驗著自己要一直保持清醒,讓我更認識並看清楚自己的行為模式,令我能夠更快的發現自己的情緒,進而能縮短情緒肆無忌憚的肆虐,現在我比較能夠接受自己,也發現自己比較快樂了。

    李佩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