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儒:很好,我覺得很棒的是,我們可以看到那多餘的,因為我們看不到多餘的,那我們就會不斷的忙,你會發現那些都是白忙的。在我們學習過程裏面,其中很重要的事,要去分辨內在顧慮和外在顧慮,外在顧慮非常的困難......外在顧慮,非常困難,我們必須考慮到對方是怎麼去想,包括他這部機器怎麼去運作,我們必須要將訊息轉化成他能接受的話語,這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我們目前可能做不到,沒關係......我們可以學習到,去看到或者是去聽到,去感受到別人背後的善意。

Q:我們表達能力要練習嗎?

世儒:是的。這是我們永遠的課題。現在我們慢慢越來越有力量與能力去看到一些衝突。而這些衝突不見得是惡意的,往往是善意所產生的,就像以前提過(通往墳墓的道路。是由善意鋪成的),我們如何去看到那個善意,而不受到傷害,慢慢的……我們就有能力去面對與處理。

世儒:回到我們今天的工作,今天舞蹈練習有何感想與發現,

Q:我的手好用力,腦子里繞著半拍到位,要優雅......又要乾淨俐落,可是,手好酸喔!為的只是想要做到乾淨俐落,感覺乾淨俐落就沒有輕鬆優雅,實在很難拿捏。

Q:我以為只有我會這樣,有這各困難,腦袋要顧慮到好多,同時還要注意到呼吸。

Q:我是覺得腳要跨大步的時候,我就亂了。

世儒:事實上是可能的,你是否發現到你們現在動作,比剛開始實用的力量少很多了嗎?

Q那是老師一直盯嚀呀!

世儒:因為你會忘記,我才一直提醒妳們!而只要記得你就做得到。因此我的工作室的名稱samasati,正念、活在當下、成為本來的自己....之外,其中還有一個意義就是SATI記得,Remember。

Q:這隻舞從開始到結束,我都沒有恰如其份,一開始我的肩膀一直用力,因為老師一直提醒....所以我用的力量一直在減少,好不容易有點優雅出來了,聽到要退一大步的時候....哇....好像一切又得重來了,所有熟悉的舞又變的不熟悉了。

世儒:是所以只要稍做小小的調整,你又馬上不熟悉了,你又要重頭來過,但是你可以大、可以小、可快、可慢、可近也可遠、你都一樣優雅,那就對了,表示任何情況你都可以面對。

Q:那是放鬆的狀態嗎?

世儒:是的....那時候你就是在當下。

Q:可是當自己覺得優雅時,就沒感覺乾淨俐落,那動作是錯的?

世儒:那表示動作是錯的,那是拖泥帶水,反正一次又一次的練習,你可以分辨每一次的不同,而再這一次與上一次中,可以做不同的修正,我可以在去改善它。

O:我覺得老師的一直提醒,比較能讓我回到當下,退一大步讓我感覺平衡度更大,空間多了,手腳也覺得比較和協了,也更有氣勢與力量了!

Q:我跨了一大步時,重心不穩,是太大步嗎?

世儒:,有可能....還有不習慣的動作,我們很難一下就掌握到重心點,總是要練習好幾次。

Q:我覺得是已經跨了一大步了,而重心沒有跟著移動,所以就重心不穩。

世儒:所以為什麼我們要做基本練習,上下的移動、左右的移動、前後的移動,只要掌握好重心的移動,而不是手腳的移動點。走路是重心的移動而不是腳,跳舞也一樣,是重心而不是手腳。

Q:這幾年學到神聖舞蹈,對我的幫助很大,面對父親的往生....我沒有恐懼,而帶著滿滿的祝福,面對許多問題時,這些學習讓我可以處再當下,寧靜的把事情處理的更完善。

世儒:一幫人往往把死亡變的是可怕的事情,而能夠寧靜的陪伴讓父母安詳的離開是最棒的。在此提醒大家,希望我們離開這各世間時,可以做到八個字(諸事已辦,諸緣已了)。雖然是困難的,而這是可能的,要為自己留下可能,當有可能才會去做,才會克服,永遠要為自己留一扇窗,留一扇門。

 

Q:盡我們所能做的,才不會有所遺憾。

世儒:神聖舞蹈,葛吉夫與蘇非都有關聯,蘇非時時刻刻的透過各種象徵不斷地提醒著我們死亡的存在,而死亡是我們最好的朋友,因為有死亡,所以我們才會中求清醒,不然我們渾渾噩噩終其一生。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我也才深刻地了解到,經過世儒所提醒過的靜心,只要依照他指示的細節與重點去做,真的比較不費力。心想不知道其他的人,在不當的方法下做靜心是否會造成身體額外的負擔?

    古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