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方面是你必須去感覺,比如說你可以感覺到嘔!我的肩膀用力了、我的腰用力了,所以第一個是:感覺很重要,你要有感覺,當你感覺到它,你才知道說:嘔!這是沒有必要的,當你發現到這些沒有必要的,看看你能不能把它不要用力,提醒自己:不要用力。剛開始是困難的,因為你已經習慣這樣已經幾十年了。

第二個是:基本練習非常重要,因為我們腿一沒有力氣,其它地方的肌肉一定會來幫忙,所以如果你要練習站樁直到你四頭肌有力的時候,你才有辦法真的把那些肩膀、腰部的不當力量放掉,因此基本練習非常非常重要。

 

學員:怎樣練四頭肌啊?還有手臂無法伸直到位?

世儒:我針對大家所設計的神聖舞蹈基本練習,從站立開始到抬腳整個都是在鍛鍊你,那它會變成一個良性的循環,因為當你越來越有力量、越來越穩,你會發現,你就越來越放鬆。

我一直提醒記得移動時的目標,比如說我的手,我希望我的手要抬到這兒,但是你們卻沒停。記得只要你手一彎,你就必須停下來,你只要停在這裡就好了,你不要再往上, 因為此時我們的力量不夠,還有我們長期使用肌肉的方式,造成某些肌肉的纖維已經變短了,所以到這邊,你還要再上的時候,你的手必須彎掉,不然你就上不了了。

因此,你到了這裡,你發現到不了的時候,你就停在這兒,手不要彎了,只是停在這邊就好,保持有點兒緊又不會太緊,你的纖維就會慢慢拉長。因為我們是每個禮拜做,所以它會慢慢地、慢慢地自己拉長,最後你的手就可以來到這裡。如果你不是這個樣子做,你允許把手彎掉,然後就可以抬到這兒,看起來你好像到位了,可是你的纖維是短的,它永遠不會改善,所以回過頭來,最重要還是基本練習。永遠記得我們要求的姿勢,你一定要把那個形做出來,那個形絕對不要改變,你沒有辦法正確到位,沒有關係,你只要維持那個形,然後維持那個張力,它會慢慢到位。

給自己一些時間,可能要一個月、三個月或者半年才能夠到位,這時候你到位了,它就真的到位了,是真的你整個手是鬆的,那才是真實的。

自我觀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非常非常重要,要觀察,然後還要有感覺。我們不斷的提感覺、感覺,覺知、覺知,覺,感覺。

 

學員:視線落點會影響我的穩定度。

世儒:我們眼球移動的時候,會影響到我們的肌肉還有我們的感覺,因為我們看的角度不一樣,最後我們要的是,眼睛平視、沒有焦點,可是到最後你會發現,眼睛平視,沒有焦點,不是我們------{聽不清楚}

 

學員:可是這是一個過程。

世儒:是的。

 

學員:念頭也會影響我們。

世儒:是的,所以永遠都要在當下,注意力永遠都要放在自己身上,你才會平衡。

 

學員:單腳站立時,要把三個點挪到施力均衡的過程是非常辛苦的,一不注意就超過了。

世儒:是,這樣你會發現你開始有了細節,而且那個細節是如此的細,以前我們可能身體要移動十公分你才發現自己有移動,現在你可以移動零點幾公分哪,所以你的敏銳度是不一樣的,這是我們要的,這樣子我們才有辦法做出更多細節,也因為這樣子我們才能夠看到細節,因為我們可以看到細節,所以我們才能夠修正,除了修正之外,我們要更積極的,我們才能夠學到別人學不到的東西,透過觀察,我們就可以學到。

 

學員:學到越多,做到越多,很明顯發現自己和別人很不一樣,可以看到事情的可能發展,說了又不被了解,差別越來越大,高處不勝寒啊!

世儒:允許自己當下是高處不勝寒,也允許別人跟不上腳步,放慢腳步等待他人。

在台灣有一個寺廟叫做圓通寺,圓、通,這是一個非常棒的想法,圓通,當你越來越覺知的時候,接下來就是要圓通,圓融、通達。圓融就是你知道你看得比較遠,你看得比較細,但你知道其他人還沒看到,那如果你夠圓融,夠通達的話,那麼,第一個是我怎樣把我看到的告訴別人,第二,然後我也允許別人目前看不到,他做不到,他根本不會這樣子看更不會這樣子想,他的想法將會跟我們完全不一樣,甚至他會覺得你的想法太奇怪了,如果我們內在有這種很深的了解,我們就能夠有比較大的接納。或者說,我們會比較圓融,我們也不會那麼強調非如此不可,我們就不會去爭辯,那麼我們就去表達到他能夠理解的部份,不能理解的部份,如果它很重要,那麼我們就是去把它完成就好,我們很難要求別人有同樣的觀點、同樣的做法。然後,如果我們會因為意見不同而生氣、糾結,那表示在圓融這個部分我們還要再多一點{聽不清楚} 不過,認真的,圓融這部份,真的是很後面的,只有一個非常清楚的人,而且內在又有力量的人,才有辦法做到這樣,它非常難,這個部份就是葛吉夫所說的:為團體工作。或者說,其實這部份有很多外在顧慮,外在的考量。外在考量非常困難,就是你必須了解別人他是怎麼在接收訊息的,然後,他目前能接收到什麼程度,你必須考量到他目前的狀態,然後你必須選擇你所說的話怎麼樣讓他比較能夠了解,比較能夠聽得進去,然後說到他能接受的程度為止,超過的部份,你多說無益。

 

學員:難啊!

世儒:是難啊!更重要的還是在我們自己身上先修好,當我們允許我們自己的時候,真的允許夠了我們才有辦法去允許別人。當我們在學習允許自己,發現自己要允許自己都這麼的困難,你看!我們在這幾年的整個過程,就是不斷看到自己的笨,對不對?不斷看到自己的蠢,對不對?看到自己的笨拙、愚蠢、焦慮、緊張,你看!聰明如你只要求做件簡單的事、停掉一個簡單的動作,幾年了還是沒辦法做到。你要想一想,即使我們這樣子每個禮拜這樣上課,你花了這麼多年你都改不過來,我們都改得這麼困難,那對於一個完全沒有上過課的人,你希望他多久?你希望你跟他講一句話他就改過來,那是不可能的。你若發現我們自己這麼努力改都那麼難的話,你就可以了解:別人要改一定會比你更難。

還記得上次特別說明的老子三寶:慈、儉、不敢為天下先。第一個最重要的:「慈」。我們真的慈這個部份對我們自己做得太少太少太少了!如果我們對自己沒有這樣的心,對別人就很難。

 

學員:難啊!我不是聰明的學生。

世儒:你知道嗎?那些自認聰明的人都走了,都不會留在這裡。認為自己很聰明的,基本上是不會留在這裡的,因為第一個:他會覺得慢。第二個:他會覺得每次都差不多一樣,沒什麼新的。我有思考過這個事情,特別最近有聽到評論,說我在敎舞敎得很慢。的確!如果舞蹈就等於是舞序(動作與姿勢的順序)這觀點來看,我一個學期敎的舞敎得很少,這部分我是承認,我同意。

但是對我來說,舞蹈並不只是動作與姿勢的集合而已,他是一個工具,一個引導人蛻變的載體。你們學會多少舞?我打從頭開始,我ㄧ點都不關心,我關心的是:你在跳這支舞的時候,你有沒有感覺?你透過這些動作,你對於自己有哪些發現?你有哪些改善?然後,當你對自己的改善不多的時候,我怎麼樣再加上什麼樣的東西,來幫助你有更多的感覺,然後,你會對自己有更多的發現與改善。

更重要的是,回去後你真的有在練習。不是舞蹈的動作,而是說我提醒你那些重點:去掉多餘的力量,去掉沒有必要的移動、沒有必要的想法、沒有必要的情感!這個,比舞蹈更重要,但是,這樣的話自認聰明人是聽不下去的,他們都聽了卻並以為有什麼重要。因為它不是舞蹈動作,不會讓人感覺到有學到新的東西,不是可以展現給人看到的東西。

可是這些是真正的核心!其實我們透過舞蹈,就要能夠做到這些,那你能夠做到這些,你舞蹈自然就跳得好。如果神聖舞蹈學習只是舞蹈動作的順序,說實在的,只教舞序,以目前我和大家的能力,兩個小時內就可以就可以完成兩支舞三支舞,我們也試過了,絕對沒有問題。但是,你會了舞序有什麼用呢?重要的是:你的內在真的能夠改變。而我們內在要改變的是什麼?就是停掉那些沒有必要的,也就是「儉」,就這樣子而已,就是這麼簡單。你不是聰明的學生,這點認知非常好。所以你就老老實實傻傻地跟著做,於是你發現你的生命轉變了,和家人的關係改善了,工作也輕鬆如意了,你聰明的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學員:至今尚無法抓到力道中間最適當的點、適當的動作。

世儒:太好了!就是這樣子!所以你會發現我們要做的任何一個動作,我們都要不斷不斷不斷不斷的練習,你需要花幾個月才能抓到它,當你抓到,那就是你的。然後,你整個人就轉變了,你就改變了,你就變成另外一個人,跟原來的你是完全不同的。

 

學員:知道但做不到啊!

世儒:所以,繼續啊!你知道,要「看到」自己的改善跟改變!

 

學員:不要用力,使我看得更多。

世儒:我們之間需要一個媒介,我才能夠把某些訊息傳達給你,讓你知道,讓你了解,讓你做到。那個知道不是頭腦知道,而是讓你能夠真的──頭腦知道之外,你還能夠做到。神聖舞蹈就是我們的媒介,不然,我不知道怎麼告訴你這些東西,我也不知道怎麼樣幫助你去做到, 這個在頭腦上真的很難說得明白。

 

學員:聽到很容易,做到很困難。

學員:聽到都不容易。

世儒:你能聽得進去都不容易了。

 

學員:覺得自己越來越笨。

世儒:要感謝自己真的越來越笨,因為如果你越來越笨,表示呢你真的是越來越實際。如果你真的越來越椄納自己,而且你真的去操作,就是把你所聽到的「慈」啊、「儉」啊,真的用在自己身上,一開始你會覺得自己很笨,對頭腦來說真的是笨蛋啊!

當我們接受真的覺得自己很笨,那個是在自己身上發現的,那個笨是:我們發現我們的學習真的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快,不是我們頭腦所想的那麼快,我們沒有我們所想像中的那麼敏銳。但是也因為這是從內在承認的,我們才會一步一腳印,老老實實地,慢慢的學,確卻的改。然後,你會發現,你的整個人、你真正的本質才會開始改變,你的內在真正核心的部份開始改變了,而那個改變就會累積在你的生活當中。

 

學員:外在聲音產生驚嚇。

世儒:這是一個過程,表示我們的定力,內在的力量還需要更多的鍛鍊,本來呢,我們都從來不會發現日常生活當中別人做的事情,在拿東西的時候那麼大聲、那麼用力。那現在是因為我們開始注意到,自己開始鍛鍊到某一個階段的時候,你會發現你的動作已經輕了,你不會花那麼多力氣了,然後,你就開始聽到外界的聲音。因為這個時候你的感官也敏銳了,然後,你有時間、你有空間去感受外界正在發生的事,所以你開始發現別人的聲音很大。那你會很不習慣,特別是你經過了這麼一段艱苦的努力,嘗到了甜美的果實,你真希望別人也能夠這樣,覺得它們怎麼會這樣子呢?你要知道,你花了多久的時間才變成這樣?他們是不可能改變的,除非有人告訴他,而且他也可望改變,不然你告訴他,他會覺得你太奇怪了!

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去要求他們改變,也除非他看到、他想要改變,那接下該如何做呢?我們說過另外一個訓練是:「不受影響」。還記得嗎?以前的談話沒錄音太可惜了!已經講了N年了!一方面我們要增加「覺知」,也就是敏銳度,一方面我們要能夠「不受影響」,也就是要把自己打造成軍用規格,好嗎? 可以忍受很熱也可以忍受很冷,那就是定力的部份,這是可能的!

在舞蹈過程當中,我們為什麼要停止眼球的移動?這個也是定力的練習,慢慢的、慢慢的,當我們能夠把這些定下來之後,我們就越來越不受影響,一切你是清清楚楚的,然後不受影響。那需要更多的努力跟練習。

我們跳舞的時候,你會發現我們現在比較少這麼做了,我們以前常常會有這樣的機會:讓你們面對面。還記得嗎?你會發現那麼多人、面對面,傻笑的傻笑,各種的奇怪,或者頭就低下來了。

你看!一點小事我們就受影響,看來下學期我們這方面可以再加強,因為我覺得我們也進展到差不多時候了,我們每個人內在的覺知能力越來越強了,同時也更放鬆了,那我們看一看,當有一個人突然站在你的面前的時候,你會怎樣?你是不是能夠不受他的影響?特別是:他的動作跟你是不一樣的時候。

 

學員:龍潭快樂讀書會之追尋—成為自己。

世儒:除非我們內在核心的部份改變了,不然所有的東西,我們學的任何技巧都是外在的,對於我們生命的改變其實是很有限的。當然,外在的東西也有好處啦!那些技巧也有好處,它好處是很快就可以見效,但是,比較難持續。所以十年前我就堅持一定要這樣改變,說實在的當時有點賭,我不知道會有幾個人能夠真正留下來,這是我無法確定的。

因為這條路,特別是前幾年,就像是在播種,種子撒下地裡面去了,它會不會發芽?不知道,而你也不能去幫它,你必須等,那這一等,種子可能是等幾個禮拜,也許幾天,可是人──可能要等好幾年。我不知道等不等得到收割,我完全不知道。但是我願意等。而機會是彼此彼此,你們願不願意傻傻的做,傻傻地跟呢?還好!還好!真的慶幸!有幾位同學很堅持同時很支持,所以我們才能夠從一百多人的團體,直線降到個位數之後,還能夠繼續走到現在。

現在我們在自己身上看到真正的轉變。我知道當一個人真的看到自己的轉變,就會開始對自己產生信心,然後就願意繼續精進,這是我對人性的了解。我們可以不知道為什麼這樣?但很重要的是:不管做什麼都需要自己改變。那很多時候我們自己沒有改變,需要別人告訴我們改變,你才會相信。這就是為什麼所有的課程,老師都要求學員分享。你看,買東西也是一樣,特別是傳銷,特別喜歡這樣,去分享大家有多成功!有多棒!大家好羨慕!然後你就有力量。但是,我們從來不會去看他背後的辛苦,而且,成功的人是那麼的少。因為他是踏在別人身上他才會成功,但是,在這個內在的工作上不一樣,我們不需要踏在別人身上,我們只是需要腳踏實地的去做。在龍潭快樂讀書這邊,我覺得:我們最棒的我們務實的。

 

曉晴:你們剛剛在講以前以前的讀書會怎麼樣,其實我沒有經歷過,我記得當初秋美跟我講的時候的情形。你知道嗎?神聖舞蹈!我聽到舞蹈兩個字,我就倒了!因為我很怕跳舞、很怕開口唱歌。而且對節奏很不行,這是我的死穴啊!那個根本是不應該去碰的!

我到現在一直發現,每次老師在教,我真的很認真在記,可是,我永遠是那個回去真的記不住的。可是我發現了一點,我很棒的是,現在老師敎什麼我很清楚,從一開始,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就很清楚老師敎多少或敎的舞不是重點。不知道為什麼 我就是很清楚這一點,我學會的這個舞有什麼意義我也不懂,可是我知道從跳舞的這個過程裏面,我得到了一些東西,我很清楚,就是我會來這邊得到這一些東西,至於每次教什麼的動作,我真的會忘記,可是我沒有很用力想要去記它的念頭在。但是我知道說,我這次來,我不一樣了。這次再來,我又不一樣了。

所以。剛剛慈安在講說每次怎樣子,其實那時我很想講,我們已經不是那個原來的我,我們已經走在路上了,我常常會跟自己講:我很高興的是,雖然很多的--{聽不清楚} 還在,可是,我已經不是原來的那一個我,那個原來的那個,是因為我已經走在路上,雖然我走的路程可能一點點、一小步。可是,我很高興的是,我已經在走了,而不是只是停在那邊看人家。

我覺得這個過程裏面就是:跳的舞一樣啊!老師講的、敎我什麼 或敎了多少,其實教會我整支舞,我好像也記不起來,那又怎麼樣?我真的覺得那個每一次跳舞的時候啊,從剛開始的很容易焦慮[非常容易],因為完全記不住,到現在可以慢慢的、去記到多少就記起來,真的不行,看著前面跟著走,也還好。就不會說自己就很這樣子,我覺得那個進步是自己看得到而且感受得到,那這個東西是我很堅持我知道我為什麼要來這邊的原因,而不是為了那個舞而來的。因為如果為了那個舞,我絕對不會來,我不是為了那個舞,那是我很清楚的。

 

世儒:想想看,就算你250支舞你都會了,但是你還是充滿焦慮。跟,你一支舞都不會跳,但是碰到事情你不焦慮。你要哪一個?後者才是我們要的啊!目前,我們透過舞蹈去掉這些焦慮,去掉這些生命當中沒有必要的,這些浪費你能量的東西,現在他們的運作都停下來了,看到了嗎?如今你要學舞也很快了,對不對?跟以前比起來,快非常多!因為你內在的素質產生了革命性的變化了,學習上和生活上都改變了。

 

曉晴:我覺得比較勇敢,焦慮的感覺少很多,害怕失去的感覺也少很多,心情的轉換變得很快。

世儒:對呀!你會發現你整個生活態度,你對面對生活的態度都不一樣了。

世儒:我對各位的觀察,其實我們現再要把舞跳好已經越來越容易了,當我們越來越容易,因為我們的焦慮已經幾乎沒有了,也就是我們可以進入舞蹈,那舞蹈本身也帶給我們一些更多的、更細緻的、更好的一些能量,一些感覺、或者一些學習,它可以改善我們內在某些品質,那些質量,那就是看大家的進展了。

這樣說吧:剛開始,舞蹈它是一個工具,它並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內在的改變。第二個階段是這個舞蹈會幫助我們獲得更多的內在改變,更高更好品質的東西,這個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比較難去享受到的,或者去擁有的,那透過舞蹈我們可以擁有這些東西,這個是舞蹈後面要更精準、更到位。因為我們已經開始,開始會有能力做這件事,我相信舞蹈的動作你不用特別去記,你都會記得的,你放心好了,當你進展到某個階段的時候就會如此。所以,我們繼續向前走哩! 

 

學員:丹田用力,立如松,喉嚨放鬆,產生共鳴,當手舉起來時像在歌劇院,感覺很感動、很在當下、很美。

世儒:很好!很好!可以看到自己的美,非常的重要。其實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你可以感覺到,因為當我們身體協調的時候,那個美就自然呈現。而且你自己也感受到,你知道,那個美是由內而外,而不是別人說:啊!你好美!你好美啊!然後趕快在臉上塗更多一點粉,繼續美下去。這個是你可以滋潤你自己,我常常問一件事:我要做什麼工作、什麼事,能夠滋潤自己的靈魂?而不是問可以賺多少錢的事情。如你也能記得這件事,你就會越過越喜悅! 

 

學員:清楚時,只發聲音時是ok的,但加上動作就不確定了,其他的就顧不到。

世儒:沒關係,重點並不是我們做得多完美,而是我們真實的看到自己目前的狀態。我知道我目前是這樣,而我們還會持續做,然後你可以看。剛開始重要的是有感覺,如果你有感覺,那你就知道下一次做跟這一次做有什麼不同,那你可以知道那個不同是做了什麼改變,所以它會有這個不同。如果這個不同、這個改變是好的,你就會記得,你就會改,不斷的改善你自己,那個什麼音癡啊!那個不是問題,你只要把嘴巴張開讓聲音出來,至於好不好聽一點都不重要,我們要重點是那些肌肉能夠運動,幫助你感覺到你內在能量的流動,這樣就夠了。 

 

學員:關於脈輪對應音階與頭腦的介入。

世儒:下次可能要把你頭砍下來,你就會發現:很自然它就是在那裡了。最重要的是「自然」,這個自然就是當我們很省力、很放鬆的時候,它「自然」就是那個位置了。因為我們頭腦去想的時候,你就會擾亂你身體的運作。「停止不必要的想法」雖然是很簡單的幾個字啊!做起來真的很難啊!可能要練好幾年哪!但是,起碼我們可以看到頭腦對身體的干擾越來越少,我們要用頭腦的某些部份,某些部份不要用。頭腦它是個非常有用的工具,而且非常有力,強而有力的工具。它在分析,它在判斷,它對記憶非常好。但是呢!它有一個缺點,就是嘮叨!無病呻吟,做白日夢….我們要去掉它這些部份,並不是去掉全部的頭腦。

 

學員:用La發聲的時候,會把Do Re Mi加入,不加會有跑掉的感覺。

世儒:下次如果有機會再跳這支舞唱這個歌的話,跑掉就讓它跑掉!上去就上去有什麼關係!再次提醒你:這裡是實驗室!你從來沒有跑掉過!那就跑掉一下唄!反正也沒有人笑你,對不對?你在別的地方,別人會笑你,但這邊沒人會笑你,就算笑你好了,跑掉了也死不了人!去享受一下跑掉嘛!這樣可以嗎?試試看!我可以唱得很好,我也可以唱得很爛,我們都允許。

 

學員:我不知道我在哪裡時,怎麼辦?

世儒:沒關係,記得回來就好!起碼你會知道,有兩個點你一定會知道的,最上面跟最下面,那個時候記得回來就好,好嗎?中間忘了沒關係,你會發現,只要這兩個點你記得回來,很快的每個點你都會找到,如果你越擔心你會跑掉,你的注意力更容易跑掉。 

 

學員:那我是太努力了。

世儒:是的,特別是你的頭腦,超級努力!那裡面有一個非常大的緊張跟焦慮。而我們要學習的正是放掉那些緊張跟焦慮,而不是你真正到達那個點。再複習一遍N年前的話:「要能有效的學習要,必須降低努力程度,同時提到敏銳程度」。很奇怪!當你放掉緊張跟焦慮,每個點就會清清楚楚的。真的,它就是如此詭異的!就是這樣和我們的想法完全相反。所以我們在這裡不斷的在學一些和原本認知相反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來學的人不容易多,因為人們的頭腦無法了解,這裡一切跟他所認知的是完全相反的!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今年年初如願的去了一趟奧修社區,也一路狠狠地上了七個課程,奇怪的是,課上的愈多,經歷的老師愈多,就愈發地讓我想起記憶中那位帶著眼鏡,始終話不多的世儒老師。

    古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