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吉夫關於音樂的觀點其實也是關於藝術的總體觀點,來自他對主觀和客觀藝術的區分。他說,我們所知的大部分音樂都是主觀的。客觀音樂是建立在對數學律則的精確知識上,聲音的振動和音調間的關係都是來自這一律則。

  無論是哪種情況,聲音的特殊配置會引發人類精神的反應,音調間的關係以及聲質,會被轉化成某種形式的內在體驗。這種現象看起來是建立在一種精確的聲音屬性和接受器官之間的數學基礎上的。

  對於所謂客觀藝術的反應是很難描述的,它會體現為對我們所經驗的任何普通過程的超越。在大多數所知的音樂中,至少在某一特定文化的普通體驗中,某些音調的進程和音質以及它們在時間上的結合和分離,會在聽者身上引發特殊感覺和情緒,這些感覺和情緒會傳遞給別人。這種現象不容否認,正如它的不可解釋。它必須來自一種在聽者身上激發出的共振,這種共振能激發對昔經歷的聯想,即使這種聲音和記憶間的聯繫是模糊或不為人知的。在大多數藝術中,這種振動力僅在對這種進程與其結果的部分知識基礎上被使用。由於藝術家的主觀意識所限,他所傳遞的東西不會比同樣主觀的(聽者)反應產生更多效果。

  因此葛吉夫認為,主觀藝術表達所產生的效果是偶然性的,在不同人的身上甚至會產生相反效果。他斷定:"沒有意識的藝術是沒有創造力的。"相反,客觀音樂是以決定振動律則的精確而完整的數學知識為基礎,因此能在聽者身上產生特定的可預知結果。葛吉夫給出一個非宗教人士進修道院的例子:聽到在那裡歌唱和演奏的音樂,這個人感到一種想祈禱的願望。這說明客觀音樂將人帶入更高的內在狀態,這是客觀音樂的屬性之一。這種效果因人而異。

  那麼,在客觀音樂中極為重要的是其目的和對意識到其目的的方法的掌握。葛吉夫說,在古代,所有的藝術都與數學法則有關,它們是關於人類和宇宙更高知識的儲藏庫。古代藝術被以不同形式加密,以防止日後的歪曲。即使內在含義在一段時期為人遺忘,"文字"仍是完整的,而其中的本質等待著被重新發現。

  這種藝術觀點在葛吉夫教學的宇宙論--尤其在他使用音樂尺度作為宇宙模型--中得到反映,體現出統治所有宇宙進程的兩條偉大律則。音樂形式被視為一個微觀世界,用可由人耳覺察到的聲音範圍表達同一構成宇宙律則的動力。

  於是"三"--正、反、合的律則在音樂的三型結構中得到反映,三種音調的結合頻繁產生出新的結合,它們擁有相同的特定音調。此外,七律體現在八度音階的鏈條中,像一個宇宙階梯,從創造源頭通過逐漸稠密的生命階層,呈現出音樂主要範圍的特定形式,同時還有音調和半音。半音形成斷層或偏轉,所有的進程都需要有新的能量來源進行過渡,使進化的律動得以繼續。存在於mi-fa和si-do之間的"能量域"的精微振動,對於任何敏感的音樂家來說都是明顯的。

  於是看起來很明顯的,葛吉夫認為,無論多麼嚴肅和高貴,僅僅愉悅的樂聲享受,無法觸及到作為科學與藝術的音樂之終極功能,也無法作為一種更高知識的展現或一種人類發展和進化的潛在食物。葛吉夫發現,在東方,藝術主要是滿足這一原始而神聖目的和真理的顯現。古代東方藝術可以作為手稿來閱讀。他說,這不是為了個人好惡,而是為了理解。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我特地從山東煙臺來到廣州,只為著您說:「養生主靈性按摩在給別人按摩時 ,對自己也是一種修煉,也是一種關愛。」謝謝您,真的謝謝您,發明了這種神奇的按摩。記得那天學員申亮給我整套按摩做下來,我深有感觸的說:天!怎麼有這樣一種按摩,這簡直不是人發明的。當時金美老師笑眯眯的說:這就是你世儒老師發明的呀。

    紫衣/山東煙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