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晚年,他把神聖舞蹈的學生分為數組,同時幾乎每天都會給大量的新的練習和舞蹈,一直到他過世為止。這些後期的創作被稱為「39 系列」39 Series,而這系列的舞蹈的名稱都會冠上Movement Number再加舞名,如他過世前四天所創作的最後ㄧ支舞:祈禱者Movement #39 Prayer,因為這個緣故現在西方比較少稱他的舞蹈為葛吉夫神聖舞蹈Gurdjieff Sacred Dance,而稱之為Gurdjieff Movements。

  早期的神聖舞蹈的配樂是由葛吉夫和俄國作曲家湯瑪斯哈特曼Thomas de Hartmann (1885-1956)一起創作,往往是由葛吉夫哼唱他在修道院時所聽到的樂句,再由哈特曼重新譜曲,或在他的指導之下完全重新創作。而晚期的「39 系列」39 Series則因為葛吉夫已經過世,哈特曼只好依據原來的風格單獨創作神聖舞蹈的配樂,這是葛吉夫神聖舞蹈早期和晚期配樂的重要不同之處。而葛吉夫神聖舞蹈大致可分為三大類。

  舊的神聖舞蹈:這些源自葛吉夫早期的教學,從1918年到1923年和1924年的公開示範表演Demonstrations為止,當時他的弟子們每天要練習五、六個小時。共有27支舞蹈被流傳了下來,現在常被用來練習的六支必修舞Six Obligatories就屬於這一類。

  必修舞是1918年前後葛吉夫在喬治亞共和國Georgia境內的第比利斯Tiflis所傳授的,每ㄧ位新弟子都必須先學會這六支必修舞之後,才能開始正式的課程,也因此這六支舞被稱為必修舞Obligatories。不過有些舞蹈因為結構太過繁複,弟子們學不來,而被葛吉夫刪除,或是太久沒有練習而被遺忘,也就沒有流傳下來,實在是有些可惜。

  「39 系列」39 Series:這一系列的舞蹈是葛吉夫從他在1939到1949年之間,所創作的許多新舞當中所挑選出來的。他強調這些是經由全盤的精心思考之下的選擇,適合用來做長期的練習之用。對照於其他的神聖舞蹈於葛吉夫的用心是非常明顯的,因為每當他要求哈特曼創作新的音樂時,每個人都心知肚明,他說的就是「39 系列」。葛吉夫去世之後,哈特曼創作了這一系列的所有配樂,但我門一般只能聽到37首,因為其中兩首因不明的原因,演奏家被要求必須經過授權才得以演奏。

  其他的神聖舞蹈:除了以上之外,有些新的神聖舞蹈被保存了下來。其中有非常複雜的舞蹈,每ㄧ位舞者都有它各自的動作和順序,因而在教學上也必須分為各自不同的片段來進行。

  葛吉夫去世之後,Jeanne de Salzmann女士在法國繼續葛吉夫的教學,必且將這些舞蹈重新教了出來。她提到她所記得的這些只是葛吉夫所有神聖舞蹈的四分之ㄧ而已,而哈特曼也為了這些新舞共創作了15首配樂。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我真的愛上了神聖舞蹈!即使每增加一個新動作,依然會帶來混亂(能讓我聯想到每遇到一個未知的挑戰時的恐慌);即使我也能看見我會受周圍(集體)的影響(影響情緒、行為動作);也體驗到可以通過回到基本點——做好基本動作來修正;

    藍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