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對「意識」的理解上,葛吉夫領悟到比頭腦認知功能更為廣闊的領域。根據他的理論,意識狀態的長短需要依賴于理智、情感和身體各種能量的和諧配合。惟有通過這個途徑,才能使高等層面的影響力在人身上產生作用。那些影響力與某些傳統概念相關,例如:納奧斯(NOUS:古希臘哲學中的精神,理性,智力-譯注),菩提(BUDDHI:佛教中的覺,智-譯注)、或阿特曼(ATMAN:印度教中的梵我,自在-譯注)。

  從此觀點出發,我們所看到的人,則處於未完成階段——他們無意識地被外界刺激左右,並在身上引發機械的反應。葛吉夫那些五花八門的手段,均可理解為一些工具,用以實現自我覺知和「真我」的精神特質——即:意志、個體性與客觀知識。

  他的這些方法及有關人類進化的教學,涉及了包含宇宙論觀念在內的浩瀚系統。在他自己的作品和P.D.鄔斯賓斯基的《探索奇跡》(1949年在紐約出版;1999年臺灣中文版)一書中都有闡述。

  儘管在葛吉夫生前,曾有過對他的聳人聽聞的報導(20世紀20年代),但他在追隨者的圈子之外,幾乎不為人知。然而,自從50年代開始,他的思想透過其出版品和學生的見證,逐漸傳播開來。他的獨特性格——尤其是利用生活中每件事作為清醒工具的方式——幫助他的學生們感受到真實的自己,也使得多年來歪曲他整體思想的大量誤解因而澄清。

  今天,葛吉夫的教學已從一片謠言和暗諷的背景中浮升出來,被認可為當今時代最強而有力的精神教學之一。

  葛吉夫出生於俄羅斯南部高加索地區的亞力山大城。他的父親是希臘人,母親是亞美尼亞人。作為特殊禮物,這個男孩有幸受到東正教堂神父的關愛,並提前接受了聖職和醫學教育。葛吉夫相信永恆不斷的秘傳知識仍然在某地保存著,因此他中斷學業,開始尋找終極的答案。在隨後大約20年內(1894-1912),他持續探詢,大部分時間在中亞和中東地區——這裏是古老傳統的中心。關於他在那段時期的生活究竟是怎樣,始終都是一個謎——儘管其重大事件已在他的自傳《和奇人相遇》中有所記載。

  1913年,葛吉夫來到莫斯科,帶來了他業已發展成熟的教學,並開始在身邊組織起一些學生小組,這些學生主要來自知識界。從這兒開始,人們方可清楚地追蹤他的生活軌跡。

  俄羅斯作家P.D.鄔斯賓斯基及作曲家湯瑪斯.德.哈特曼,描述了在布爾什維克革命的艱難時期,他和其追隨者繼續工作的情況。他們在高加索地區(1917)及君士坦丁堡地區(1920)旅行,最終定居法國巴黎南郊的楓丹白露;在這兒——普裏耶.達翁處的一處農場舊址——創辦了他的「人類和諧發展機構」(1922年)。

  此機構的理論和實踐方法很快吸引了許多來自英、美等地的著名藝術家和知識份子。他們前來拜訪葛吉夫,然後常常就此留下來和他一起工作。其中大部分人:像莫里司·尼科爾;傑恩·希坡,和凱特琳·曼司菲爾得,是被著名的《新時代》評論家暨出版家A·R·奧裏基和P·D·鄔斯賓斯基介紹來的。

  1924年初,葛吉夫由一群學生陪同,首次訪問美國。在那裏——主要是紐約——他作了一系列關於『神聖舞蹈』的公開表演,其目的是展示客觀的「律動科學」裏被遺忘的原則,並指陳出它在精神發展中的特殊角色。

  同年夏天,在經歷了一次幾乎致命的車禍後,葛吉夫決定減少機構活動,縮小學生範圍,並以書面形式將他的思想留傳下去。到1934年,他已完成了前兩系列作品和第三系列的一部分。在此期間,他繼續保持與以前學生的聯繫,並兩次返美(1929年和1933年),最終定居巴黎。

  1935年,在他最親近的學生亞安娜·德·薩爾斯曼的幫助下,葛吉夫與他的小組一起總結了他的工作。隨後,亞安娜·德·薩爾斯曼成為繼續他工作的負責人。儘管他要求學生保持高度謹慎,但在法國的小組還是繼續擴展——即使二戰期間也未停止——並且容納了文學、藝術和醫學界的傑出人物。例如:勒內·多瑪勒,凱薩琳·休謨,以及P·L·特拉威爾。

  戰爭過後,散佈在世界各國的學生們重新團聚在他身邊。1948年12月,他最後一次訪美。在疾病纏身的狀況下,仍然繼續大量的教學工作,直到次年10月29日於巴黎去世。

  他的主要作品《魔鬼講給孫子的故事》(又名『對人類生活客觀公正的批判』),首次於1950年以英文出版。該書以遙遠世界裏一個生靈的立場,對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類展開了前所未有的廣泛而全面的洞察。通過一個宇宙寓言、隨意的情節、和引人入勝的語言所構造的氛圍下,葛吉夫表達了他教學思想的精髓。

  1963年出版的《與奇人相遇》一書,則講述了葛吉夫青年時代的故事和對知識契而不舍的追求。

  他的第三系列作品以《惟有『我是』,生命方為真》命名。葛吉夫最初打算以此完成他的三部曲,但其手稿從未完成,其中部分還丟失了,剩餘部分的原稿也支離破碎,於1981年出版。

  《來自真實世界的聲音》,於1973年出版,是20年代葛吉夫的言論集,由他的學生們記錄。葛吉夫還遺留下來大量音樂,這些音樂在湯瑪斯·德·哈特曼的協助下完成,其中一部分用來為『神聖舞蹈』進行伴奏。神聖舞蹈構成了葛吉夫教學的基本內容,它們已經以檔資料的形式記錄下來,並由他的學生們加以保存。

  由葛吉夫所提倡的特殊修行(WORK)以及相關研究工作,在他的學生們的指導下,通過西方世界重要城市設立的基金會和協會得到實行傳播。另外,還出現其他一些小組,儘管沒與他的學生聯繫,但也宣稱追隨葛吉夫或與他的教學有某種聯繫。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神聖舞蹈的肢體動作,讓我了解到,人的思考會讓不平衡的動作無法順暢,不要用大腦放下心來做,會有另一種的體會,每個人能將心放下,隨時隨地的但也不是去放棄事情!相信一切都有最好的安排,生命不會錯過什麼!這樣的體會,在未來我的工作上有很大的幫助!

    竺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