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作者很特別,可以說是打很從年輕時起,她的一個重要任務,便是帶一個滿意的結婚物件回家,可惜天不遂人願,將近20年的「閱人無數」後,她已打定主意加入不婚一族。誰知認識了我們一群「損友」,參加了林世儒老師的一系列課程後,竟然如脫胎換骨般的,不僅找到了心儀的老公,火速結婚,甚至以前不敢獨自出門的她,竟然跑到離家千里之外地方開始了新的生活,這般勇氣,是她自己努力掙來的。且看她是如何形容自己。

與其他人不太一樣,我是因為養生主靈性按摩與神聖舞蹈連續報名可以打折(筆者語:她是個出了名的鐵公雞),才順便上了養生主的按摩課。彼時「聖(剩)鬥士」的我,對按摩別人,或讓別人按摩我,都不感冒,渾身的盔甲,不想碰別人,也不願別人碰我。同時期報名的其他同學,各有各的念頭:或是學中醫的,因在公開示範課上看過、體驗過養生主,詫異如此簡單的動作竟能有神奇的功效,所以來探個究竟;或是賢慧的妻子、溫柔的媽媽、有愛心的女兒,希望學有所成能運用在家人身上。。。。。。

這套按摩動作看似很簡單,實則是按人體工程學來排序,不過以我常年打排球的身體素質,根本難不倒我,快速掌握了按摩手法,以及配合我扎實的下盤功夫,很快的,我就獲得了很多人的嘖嘖稱讚。嘗到了甜頭,於是我一口氣的上了林老師的一系列課程——「葛吉夫神聖舞蹈」,「寧靜的藝術」,「易啟靜心營」,還積極的參加每週一次的共修活動。隨著學習的深入,越來越多次的與內在的自己相碰撞,甚至與老師和同學也有摩擦,糾結,掙扎,讓原本既驕傲自大又極度自卑的我一層層的剝開隱蔽的外殼,觸及隱藏的靈魂,然後開始逐步的調整 不斷的練習,就不停的發現原來自己並沒有掌握到最精華的部分,於是我第二次複訓養生主靈性按摩。

那時的我,剛從老東家辭職出來,我可是一參加工作就呆在那裡整整十九年個年頭,青春都奉獻在那裡了,卻覺得沒有什麼真實的東西可以積澱在我身上。於是想著,也許,學好按摩可以作為我求生的一門手藝。 課程期間,老師讓同學們互選搭檔練習按摩,我這麼老手,可是卻沒有老學員選我,大家都有搭檔了,只剩兩位新面孔也沒人選:一位陌生的男士、一位60多歲從廈門來的老媽媽(她沒有學過神聖舞蹈,最近剛在北京上完按摩課,為了加深鞏固,跟著老師到南寧來參加複訓)我選了老媽媽。 她先給我做。從最初的蓋被子、抬腳,我都能清晰的感覺到,因為平時經常共修複習,這些動作早已爛熟於胸,對於她的動作很不以為然,新手嘛,還有待磨煉;突然間,在某一檔空間,「我」不見了!我竟然沉沉的睡去。。。。。。

然後在極度安靜中忽然驚醒,我立刻翻身躍起——我以為我睡了很長時間;看看周圍不對勁,大家都還在靜靜的做著練習,我為自己一開始的輕狂汗顏不已,立馬端正態度,收起老學員的自滿。 換我給老媽媽做,我能感覺到她很緊張,她的手臂肌肉很像我媽媽,軟軟的像水豆腐一樣。做著做著,我恍惚間已淚流滿面,幾次深呼吸凝神想完成熟悉的動作,怎奈不爭氣的眼淚鼻涕讓我無法把控。只有林老師知道為什麼,我與老師溝通,感歎道:我真實感受到了什麼是「柔能克剛」,什麼是「感恩父母養育之恩」,緣來——如此!

此後,我到上海,青島等地遊學,給人做按摩體驗,他們醒過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原來這個才叫做——按摩」,也有學員說「這不是按摩!幾乎觸及心靈了。——簡直太神奇了!」 林老師曾說過,這套按摩的靈感來自——莊子,養生主篇《庖丁解牛》。哈哈,我現在終於懂得那頭牛是怎麼死的啦!很溫暖,很輕柔,有一股力量透入身體。 也有學員在一旁觀摩,質疑我的動作為何那麼慢。

我說,嗯,我得遷就他(她),關節有些緊,我得等。

「那不會超時嗎?」

「我選擇以他(她)為主。」

我怎麼做到那麼慢呢?感受——感受對方,同時感受自己。當然還得靠自己平日的訓練。這樣的品質非一朝一夕能成。」 學藝五年。且遠嫁安徽。我依靠養生主靈性按摩,結交了很多新朋友。越往前,越是感受到老師這套依據莊子「養生主」篇創立的按摩手法的博大精深;越是不敢妄自菲薄,驕傲自滿,我每天堅持站樁、練習「神龍擺尾」、「跪坐」等基礎練習。希望有機緣的你,也能步入心靈成長課堂,一起領略這套「大道至簡」的按摩手法,跟隨林世儒老師,領略中華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在跳「西藏組曲」時,開始時體會一種悲傷的情緒在升起,依然在做著動作,360度地旋轉,不到5分鐘,一種莊嚴高貴神聖的覺受出現。那一刻,我就明白為什麼叫神聖舞蹈了?用整個身心做實驗,很有趣!!!  

    藍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