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世儒老师设计的养生主按摩, 内涵远远不止是舒服、平静、放松、治愈, 更通透过按摩的互动,体悟爱的本质。 按摩搭档的双方,一方是按摩者,另一方是被按摩者(我们称为模特);按摩,透过身体知觉与反馈,这是接近于本质的连结,我们了解别人真实的需要,并调整自己的给予与接受。

所以按摩者非常象在爱的关系中爱的给予者或施予者,而模特也非常象在爱的关系中爱的接受者;所以按摩双方的互动非常象爱的关系中两人的互动。 关于按摩者 我们都知道这样一句话:要按对方的需要来给予;所以同样的,在按摩的课程里,林老师也有相对应的一句话——躺着的人(模特)是最大的。

刚开始学习按摩,双方都比较小心翼翼,练习着、试探着、沟通着、比较着、调整着,如同刚堕入爱河的人那样;但随着这个过程的不断深入,我们自己的个性或者说惯性就会表现出来。 比如做为修行者,练习的次数多了,按的人多了,有经验了,对方舒服次数多了,就会形成“我很不错,我很棒,我是对的”的思维模式,万一模特有一样的按摩反应,就会认为是对方的问题:是因为你不够放松,你呼吸不到位,所以我的力下不去;是因为你太紧张,你不放松,所以我没有发挥好;总而言之,我是按得不错的,是你不够好;甚至还有同学认为自己按得不错,要象医生一样,透过他按摩感受为“诊断”的标准,告知模特他要如何调整,如何放松自己。

要小心啊小心,“躺着的人是最大的,他没有错”。 你按了10000个人,他们都说好,但第10001个人没说好,不是那个人的问题,这是提醒你还有需要调整的部分,这才是老师为什么定义按摩者为“修行者”的意义所在,修行是指自己内在的修行,而非对方的改变。 在按摩的过程中,模特是否会有因紧张的心态或身体,让你“熟练而完美”手法没有达到预期的情况?会的,特别在新的体验者身上常有发生,但这是他的问题吗?

从事实上来说是!从课程设计或成长的角度来说,不是! 正因为他紧张,他反应过度,他不信任你,他有不安全感,我们才有机会去更进一步地调整,让自己有更多的允许、放松、等待和引导,此时结果不是最重要的了;而事实上,当按摩者拥有上述的品质时,模特往往就自然放松下来了。 这是透过按摩修行者学会的一种品质,也是爱的关系里非常重要的品质:当我给予时,按对方的需要来给予;当他紧张无法接受时,我只能在自己下功夫;给予自己和对方更多的允许、等待和调整。

关于模特 那么另一半吗?做为模特是否也有自己的学习,这在课堂上讲得不多,因为林老师在的地方能量极强,很多模特都在呼呼大睡,醒来觉得好舒服,没有什么需要调整和学习的地方。 然而学得久了,练得多了,发现做为模特也有要学习的部分,同样也适用于爱的关系里。

我自己在按摩中,做模特得到的感悟比做按摩者得到的感悟多。 因为模特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把自己放松下来,信任地把身体交给对方,感受就好。 这对于我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 因为我并不能全然信任地把自己交出去,而且因为知道按摩的手法与步骤,头脑一直评判着对方的做对还是做错,有没有做不到位的有没有漏掉的手法;身体还会自己动去配合,或是下意识反抗对方错误的手法;所以做完也舒服,但更要透过沟通去调整对方到正确的轨道上(我与我在现实生活中爱的关系里表现一模一样)。

但随着练习的深入,成长的持续,自己做为模特的状态也在慢慢改变;特别有一次做胸腹部练习时,我的搭档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人,也很有力量,那次差点把我按死了,痛得“淚流满面”,我突然有一个深深的感悟:对方一定是很想做好的,他太想了,但能力不够或是对我不够了解才弄痛了我。 那次之后,我开始学习对所有的修行者(搭档)以体谅、宽容与感激。因为这样的经历,随着自己越来越放松,随着信任的程度增强,慢慢也可以把自己全部地交出去,甚至在新手的课程不熟练的手法之下呼呼大睡。

林老师在课堂曾说过这样的一段话: 按摩的过程,就是施与受的过程;只有施没有受,内在隐藏着骄傲;只有受没有施,内在隐藏着自私;让我们无私地给予,全然地接受,让施与受平衡。 这不仅仅是按摩的原则,何尝不是在爱的关系里,爱的原则? 感恩养生主这样充满慈悲的课程, 让我真正体悟爱的本质。 ——南宁自在成长 风筝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四次活動以來,我發現丙顥有了以下的改善,包括:(1) . 平衡感大有進步。(2) . 情緒比較穩定。(3) . 思想變得比較達觀而正向。

    吳晴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