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8日-30日在廣州跟閨蜜一起參加了林世儒老師和高金美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身體的PET(父母效能訓練),已經過去一個星期有餘了,剛參加完就想把一些感受記錄下來,但是拖著拖著就到現在,感受已然有些模糊。實在已經沒有多少寫文章的技巧剩下,還是用一二三四五來記錄吧:

 

一、我們只是通道,就算是有好的祝願,也是加了「我」在裡頭,要做到純淨的管道要做到「無我」。上課伊始的自我介紹環節,老師問我們為什麼參加這個課程,對這個課程有什麼期待。我如實說,微微辣老師的推薦是我上這個課程的直接原因,我對這個課程的期待是想通過學習後,可以幫老公用按摩排遣壓力,以及療愈兒子因我們養育不當,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養育不當,所產生的創傷。在課程結束的時候,老師說按摩者是通道,要做純淨的管道讓能量自由的流動,就算是祝願也是加了「我」在裡頭,聽到這裡我就有點羞愧的感覺,如果一開始就想著是自己能療愈別人的話,就是把自己放在較高的位置啦,無論初衷如何的美好,帶著這種「居高臨下」的姿態別人也不會享受的。在做按摩的時候要做到「無我」才能成為管道讓被按摩者的能量流動,並不是我把被按摩者去治癒,而是經由我,把療愈的力量帶到被按摩者體內,再經由我,把他身體的負能量排到外界,我只是通道,並不是治癒別人的救世主。這就像在PET的時候要做到「無我」才能剝到洋蔥核一樣,在幫助孩子的情緒流淌後,孩子就知道解決方案一樣,我們只要做個傾聽者陪伴者就好了。

二、說「不」也是能量的強化。第一天的時候,林老師說躺著被按的同學不要想手法什麼的,就靜靜的享受被按就好了。結果,你知道的,就像父母告訴孩子不要去做什麼,孩子就偏會去做什麼一樣,結果第一天的時候我一躺下就想著手法啊,同學幫忙按的時候自己拼命的想剛才老師教的手法是什麼啊,完全享受不了當下,腦袋嘛實實的,我知道腦袋評判過多了。

三、破罐子破摔有意想不到的輕鬆。閨蜜看我第一天按摩都沒有睡著,就想著幫我按讓我好睡著,第二天我們就搭檔了第一場,結果……哈哈哈,我沒睡著還有一絲絲煩躁,她嘛笑得憋出內傷。就是閨蜜的三次大笑憋出內傷讓我的腦袋「轟」的一聲被炸空了,就這樣俺成了破罐子。下午學的是手部按摩,無敵複雜,記不住,帶著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另一同學幫我做按摩的時候我就完全不想著回憶啦,輪到我按的時候我也不怕別人去評判我漏了什麼啦,就這樣在做無敵複雜的手部按摩的時候我睡著了,輕鬆啊,之後嘛基本上就每次都睡著了,哈哈哈哈,到課程結束前坐做全身按摩的時候,睡醒了,竟然開始不停的打哈欠,打到眼淚都流出來了還在打。後來問了林老師,他說這是比較深沉次的放鬆,有這樣的效果挺好的。這讓我想到了當你真的不把自己當根蔥的時候,結果就讓你意想不到。

四、不迎不拒,接納是改變的開始。我是過敏性體質的人,很容易起蕁麻疹,第一天練習貓爬的時候,我膝蓋起了蕁麻疹,問林老師怎麼辦,林老師回答:允許他。我暈菜啊,我說很癢啊,是我身體在抗拒什麼所以這麼容易起蕁麻疹嗎?林老師:允許他。我心想怎麼允許啊,不過因為休息時間很短,我也不好老師纏著老師妨礙他們休息,所以就沒有繼續問。第二天做kundalini靜心的時候,抖啊抖,全身發熱,好幾個地方開始癢了,心想:要起蕁麻疹了,然後想到了林老師的:允許他。什麼也沒有做,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允許,蕁麻疹就消失了。神奇哇!林老師也分享了他在修一個法門的時候,突然高燒三天三夜,自己不能動別人不能碰,就在他升起一個念頭:允許他,就算我因為這樣掛了也接納它。之後他的高燒就退了。

五、靈性按摩果然是身體的PET。工作坊過後的某天晚上,老公打球回來,想著幫他按摩放鬆腿部,專心的幫老公按摩,刷完牙過來要睡的小朋友看到了我幫爸爸按摩,俄狄浦斯情結開始發作,老公也發現了,就開始說話:媽咪幫爸爸按摩哦。小朋友還是一副痛苦的樣子癱在床上,也沒有哭,也不說話。我按摩完爸爸,就開始幫小朋友按摩,沒過多久小朋友開始流眼淚,當做到整合右胯和左肩的時候,小朋友哭得越來越厲害,還用手抓著我的手哭啊哭,我就沒有動,靜靜的陪著。後來小朋友就睡著了,晚上也沒有做什麼噩夢,睡得比較安穩。

還有做nadabrahma靜心的時候,我發現頭部的位置不同讓我在接受的時候感受截然不同,當我的頭低下的時候,我覺得接受時的自己是貪婪的、羞愧的,當我頭抬起的時候,我接受時愉悅的、快樂的;在做背部整合的時候,同學卡了一下,然後我就突然感覺到骨折了,整個人都不好了,這些也都是很奇妙的身體感覺。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神聖舞蹈的肢體動作,讓我了解到,人的思考會讓不平衡的動作無法順暢,不要用大腦放下心來做,會有另一種的體會,每個人能將心放下,隨時隨地的但也不是去放棄事情!相信一切都有最好的安排,生命不會錯過什麼!這樣的體會,在未來我的工作上有很大的幫助!

    竺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