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識養生主靈性按摩,是在上海學習神聖舞蹈的時候,當時主辦方辦了一個公益講座,介紹林老師的養生主按摩,然後林老師就幫一個同學做了起手式體驗,看上去很簡單的動作,前後不過15-18分鐘左右,那個同學做完,完全象變了一個人,說話、眼神、表情、身態都顯得特別的定和靜,讓我覺得非常神奇,於是在 2009年8月把林老師請過來到南寧開神聖舞蹈課程的同時,也開設了養生主按摩課程。

 

一、2009年8月,這是我第一次接觸養生主按摩課程。說真的,我只是把它當成很舒服的按摩技能課,至於宣傳詞提到的修行方法啊、特殊的靜心啊、無聲的禪啊、靈魂的重組啊什麼呀我可聽不懂,只是宣傳的廣告詞吧,不管了,反正比外面的按摩更舒服就好。

所以在這個課程裡,我自認為自己按得不錯,因為按摩手法,我都記得住,也記得牢哦,於是我沾沾自喜,認為自己按得真不錯,現在想來,很多時候只是熟練地、機械性地按摩吧,但畢竟有靈性的設計,有對人真心的關注,所以效果嘛,被按摩的人也感覺不錯,不僅是身體得到放鬆,心靈也得到放鬆,有的還會進入很寧靜的狀態哦。

但我的困擾是,當我給按摩別人的時候比較自如,當我被別人按摩時,我覺得不自覺地緊張,主要是我的頭腦不斷地鑒別她按得是對是錯,是輕是重是好是壞,所以在這次練習中,我發現自己的被按摩比按摩的考驗來得大。

唯一的打擊是有一次和另一位同學互按時,發現我們倆的標準完全相反,我喜歡的力道她不喜歡;她喜歡的方式我不喜歡,讓我深受打擊,並且學習到:要學會用別人喜歡的方式給予他接觸。

所以這次按摩,我開始學習觀察別人的習慣,開始學會一些身體省力按摩的方式。

二、2012年4月,我再次開林老師的養生主按摩課程,這是我第二次向林老師學習這個課程。當時我原以為自己只是去打醬油湊個雙數的,並且我聽說有些學員複訓林老師這個課程十次以上,我覺得真是不可思議,心想,都知道方法了,有必要學這麼多次嗎?但在學習的過程中,我才發現自己錯得多麼離譜。

唉,這次我發現林老師教學的速度放慢了,細節更多了,可能是教學因人而調整,也可能因為我心態變了,我發現了原來忽略的東西;比如我只是與搭檔互輸能量的時候,就可以進入深深的寧靜,完全沒有過的寧靜,四周都靜下來了,但可以清晰地聽到不同的聲音,感覺我和四面的空間是一體,而在原來的意識裡,我認為寧靜是需要很多很多努力去做才能得來,現在的經驗是,只是在當下,住在當下。

而學習按摩手法時,我開始觀察老師移動身體的方式,也注意自己身體的移動,讓自己移動更「順其自然」,給別人的按摩就更舒服更到位;還開始嘗試原來怕怕的「胸腹部」按摩。唉沒想到第二次按摩還會給我新的學習體驗呢。

課程期間有一位同學的分享深深打動了我,她說,當她發現搭檔很用心但也很用力地為她按摩而她感覺不太舒服的同時,也感受到了對方的用心;於是她發現這與生活中她和老公的互動模式是一樣的:與老公互動自己不舒服的時候,容易只看到自己不舒服,而忽略了對方的用心和愛,當她分享這一點時,我也發現對我的成長很有啟發,於是對別人給予我的按摩有了更多的「逆來順受」。

所以這次按摩,我開始學習更有效地使用自己的身體(順其自然),開始學會對別人不舒服的按摩有更多的接納和寬容。

三、2012年8月,第三次練習養生主按摩課程,這回又會有新的學習,比如那達不拉瑪靜心,有對呼吸的訓練,才發現原來更需要注意的是呼氣,儘量地排,而吸氣可以自然的深而長,這與我原來的呼吸方式不太一樣,原來太緊張的話,會把更多注意力放在吸,並且會人為地控制呼吸的頻率。

堅持練習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放在與對方身體接觸面上,從我的感受去體會對方的感受;但發現總是習慣性被對方帶走,不斷地被帶走,不斷地嘗試回來。

更重要的,聽到老師說:施與受要平衡,只有施沒有受,內在隱藏著驕傲;只有受沒有施,內在隱藏著自私,然後我知道,原來我是一個內在隱藏著驕傲的人,總是想幫別人,其實滋養的是小我,只有無私地施,坦然地受,才會讓真正的、真正的我好好地生活。

啊,多麼痛的感悟!施曾是我的全部,只是我回首來時路的每一步, 都走的好痛苦;啊,多麽深的領悟,愛曾是我的全部,只願我掙脫舊的枷鎖, 舊的束縛,走向幸福,別再為小我受苦。

四、2012年11月,第四次養生主按摩學習,這一次,老師加入了老子三寶的學習,老子三寶:慈、儉(同減)、不敢為天下先(同無為),有了靈性理念的深入學習,結合到按摩的體驗中,越來越把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自我的感覺更敏銳,用身體的感覺去體會對方,而不是只用眼睛(這意味著頭腦)。

有一個有趣的發現,當我為一個搭檔按摩頭部的時候,我感覺他頭皮皮膚的「反抗跳動」,當下的感覺是:他在反抗了,我是不是應該輕一點;但在下一刻,我的頭腦說,不會吧,一般人頭部按摩都是要重一點的,還是用重一點的力吧,於是我堅持用原來的力度來按;等到分享的時候,搭檔說,你把我的頭按得好重,好痛。呵呵呵,不好意思了,其實我身體已經接受到的訊號,但頭腦不信,不過下次不會了。

在生活中仍然不斷地練習按與被按,2012年12月在靈性層面有了重大突破(這是被按摩的時候突破的。詳情可見我空間2012年12月18日《按摩中的在,按摩中的奇跡》)靈性成長,這對於我這個從小受西方教育影響頗深,從西方心理學入門爬上來的,很有為、很努力的、很邏輯、很有執行力的、很少接觸國學等傳統靈性文化的人來說,是非常不容易的。

這次靈性的成長,讓我的感覺更敏銳,對於不同理念不同流派的東西更能融會貫通,特別是原來從來沒有接觸過的東方的道,也開始有理解和了悟。

當下有體會是:以後我用養生主按摩來開悟,一定是世界上最舒服的方式。

五、2013年11月,養生主學習,一直堅持在: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觀察對方的身體語言,如何做到借力使力無為等方面下工夫。

這之後的按摩,感覺有一個層面的提高,特別是手部放鬆後,給別人的感覺更好,有朋友說過我的手像毛毯一樣,軟軟的、厚厚的、溫暖的;對於別人身體的敏銳度,皮膚的反應,自然屬性、身體的呼吸頻率、身體舒服自然位置,特別是在面部按摩,對無為有真切的體會:我只是放心地把手指放在面部合適的位置,加上地心引力,它就會自己走向按摩的部位,真的非常神奇,原來這就是遊刃有餘的感覺。

雖然自己在被按摩的時候,有時候手部還會不自覺地配合,這是有緊張和控制在,這是我自己的功課,慢慢繼續成長。

我想我有點瞭解那個人為什麼要複訓養生主按摩十次了,因為我自己每次的學習,如果能一次比一次更多地放下自我,放下機械性,都會有新的體會和提高。而身體的學習,遠遠比頭腦來得真實得多,我願意以此為自己成長的基礎。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讓我訝異的是:我竟然可以在眾目睽睽之下,順利的完成了所有的動作,並且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不斷浮出的念頭,而我卻不再會跟著那些念頭跑,更讓我不敢相信的是,在過程中我還可以同時清楚地覺知到身體許多部位的移動。

    葉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