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上林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收穫非常大,讓我真切的理解了,讀萬卷書,還需行萬里路來證得書中的道理,有些時候之所以很多大道理我知道是對的卻無法做到知行合一,是因為這個道理僅僅是以知識的形式儲存在我的頭腦裡,還沒有真正進入這個整體的“我”的意識中,即使這個道理邏輯上沒有漏洞,但頭腦還需要很多例證來證明,這個道理確實是真的,然後才會把這個道理下載到我的意識裡,這時候我才能真正做到知行合一。

 

我的中醫老師,是一個非常高明的醫生,在他的指點和幫助下,我建立起了對治癒對疾病對生命對天地眾生非常完整的邏輯體系,透過這個體系看過去,古代聖賢說的話都能解釋的清清楚楚,但是我也僅僅是懂了而已,這些道理沒有真正進入我的意識中。像林老師講解“謙”這個卦象的時候,我的頭腦中的解釋就是謙是因為每個人都是神性的表達,每個人都是道法的顯化,每個人都是未來佛,也因此當真正瞭解和看到這一點的時候,當你看到自己身上的神性,也看到對方身上神性的另一種表達,你就會做到謙。但這種理解僅限於頭腦之中,我還是沒有真正的意識。

第二天當我的夥伴在給我做手部的按摩的時候,由於在那一刻她對我全然的關注,我突然感受到,心底最柔軟的地方仿佛被碰觸到了,隨之一股溫柔治癒的力量從做手法的地方陣陣漣漪的擴散到全身,我感到無比的治癒,也是在這一瞬間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神的愛與我同在,神就是注意力,注意力就是愛。而這一切不可能是她的手法帶來的,因為前一秒鐘,我的頭腦還在分析著她些許生疏的動作,我的身體還在低語著要再重一點力量、再滲透進去一點、我還不滿足,而當感受到這股力量的時候,我已經忘記了手法帶來的些許不滿足,完完全全的陶醉在了這種感覺和隨之而來的感動之中,這時候我明白了手法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心能否覺察和關注對方。我的夥伴通過她的覺察,喚醒了我內在的神性和療愈的力量,讓我在那一刻理解到了,釋迦摩尼所說的,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然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當放下一切的妄想執著,以全然的注意力活在當下,人就是佛。

當我領悟到這一點的時候,我在給另一位夥伴做腿部的按摩的時候,我在意識上是把對方當做神一樣來服侍的,而之後的過程,我用全然的覺察來感受對方和感受自己,在當下那一刻,不考慮其他的任何事,僅僅根據對方的反應來做我直覺最想做的力度和手法,而在那種狀態下,我能聽到對方腹中有冰雪消融的流水聲,這是中焦開始通暢,能量開始上下流動的反應,雖然我以前可以通過一些中醫的按摩手法做到類似的效果,但是卻做不到讓對方如此舒適和感動。之後的回饋讓我知道,她還隨之有很多能量開始在經絡內疏通和流動的感受,這個經驗讓我想明白了以前不理解的一些事情。

曾經有一位中醫高手說,醫的最高境界是神念一動,天地同工;或是神念不動,寂照山河。我能明白神念一動,天地同工的概念,就是醫者放下自我,接通天地,在一念之間,借用天地的能量治癒病人。事實上我也看到過,聽到過很多中醫高手手到病除的例子。但是我卻想不明白什麼是神念不動,寂照山河。更不明白為什麼這兩個概念是放在一起的。而通過給我的夥伴做手法的過程中,我明白了原來通過保持覺知和關照對方,令對方內在的神性在體內綻放,治癒的效果就會由內而外自然的發生。這不就是神念不動,寂照山河嗎!這中間同樣不摻雜任何"我"自己的想法在裡面,這時候我才真正明白,神念一動,天地同工和神念不動,寂照山河原來真的是同一個意思。

美國紐約東北部的撒拉納克湖畔,鐫刻著西方一位醫生特魯多的銘言:“有時,去治癒;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這段銘言越過時空,久久地流傳在人間,至今仍熠熠閃光。而林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心法正是這段名言的最佳表現。

當想通這些的時候,我非常興奮,自覺思維境界更上一層樓。不禁有了飄飄然之感。結果無意識之中將自己放到了比較高的位置。忘記了最重要的謙字。

結果第三天一開始做背部練習,我完全失去了覺察和觀照的狀態,開始憑過去的治療經驗來施展手法,而我的夥伴正好是一個非常敏感和不受力的人,我一開始過重的手法造成了她的咳嗽,從那一刻起就陷入了慌亂狀態,之後她由於趴著不舒服會自動的活動四肢,讓我以為我又弄疼她了,這更是讓我完全不知所措,不知道該使用多大力度,結果潰不成軍,大失水準,最後在慌亂之中做完了全程。事後回想起來由於那時候我將自己擺在了很高的位置,失去了謙卑的狀態,一方面我就會有“我很厲害,我怎麼可能會出錯的想法”,結果變得很難接受自己的失敗,另一方面也覺察不到對方的各種反應。完全忘記了林老師當初說的,要在這個過程中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也接受對方的各種反應。

雖然是一次失敗的經驗,我卻非常感激這次失敗,如果換了一個耐受能力比較強,只需要我用力的夥伴,我必然難以獲得之後的感悟,也許就會在錯誤的路上越行越遠,而事實證明,當我誤入歧途想錯了的時候,就總有一股力量蹦出來提醒我,你想錯了,真是非常感激這位夥伴帶給我的寶貴經驗。

而經過前一次的失敗,我痛定思痛,想明白了癥結所在,迅速反省自己,重新回歸到謙的狀態,在為下一位夥伴做全身按摩的時候,令夥伴舒適的睡著了。

而在夥伴為我做全身按摩的時候,由於我經常被按耐受能力比較強,會覺得力道稍微有些不夠,但我能感受到夥伴的用心和專注,於是非常放鬆與安心,在夥伴為我做頭部的起手式的時候就毫無預兆的睡著了,等我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夥伴正在按摩手部還覺得奇怪,咦?怎麼沒有按頭部和胸腹部的記憶?直接跳過去了?之後才回過味來原來自己睡著了。同時覺察到自己經歷了一場品質非常高的睡眠,覺得頭腦十分清明,感覺已經好久沒有以這個狀態睡醒過了。在最後進行能量調整的階段,當夥伴將雙手放到我的左腳和右胯的時候,我感受到了很強烈的能量流動感,小腹部開始發熱,同時心中產生了一種恐懼感,我剛開始覺得有些奇怪,接下來覺察到那是什麼感覺了,我從半年前開始心中產生了一個執念,這個執念強大到已經形成了一股實體的能量一直堵在我的心輪和喉輪處,讓我能夠清楚的感知到它,明明有朋友提過我陷入了誤區,有靜開師父提醒過我想歪了,再這樣下去就該入魔了,但我始終陷入那個思維誤區中想不透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執念。

而這回,我在能量的流動中發現那股執念感覺到了恐懼,它發現繼續這樣下去,自己會被發現,甚至被消滅。而隨著手法的逐步進行,我能感受到這股執念在四處躲藏,最後躲藏在我的右側上顎部靜止不動了。而我也在這個過程中安撫它,沒關係的,不管你是什麼,我都會接受你的。當夥伴的手點到我的太陽輪,我閉著眼睛眼前卻大放光明,當點到眉心輪,一股極其強烈的能量從頭到腳洗刷我的全身,甚至比較不容易感受到能量流動的膝蓋處都有了明顯的酥酥麻麻的感覺。我能感受到全身充滿了能量,而那股執念的能量變弱了。

按摩過後,夥伴分享說,能夠感受到我的胃部積累了太多情緒,似乎我思考了太多和自己無關的事情。我也承認了這一點,但還是想不通自己是在哪個問題上陷入了誤區。

三天的按摩課程結束後,我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和獲得新的收穫的滿足感踏上了回家的路,在上地鐵的那一刻,我突然福至心靈,從原本的狀態跳脫出來,看清了自己的思維誤區。我意識到前一刻的自己,明明既未見自己也未見眾生,卻自以為見了天地,甚至狂妄的想要追求開悟再回過頭來拯救眾生,我焦急的想要追求開悟,結果陷入了一種持續的焦慮狀態,而自己卻渾然不知。

在三天的課程中,我明白了,其實每個人內在神性的種子都自有其綻放的那一刻,所有苦痛只是為了神性的種子生根、發芽最終綻放的養料而已,一切看似不完美的生命歷程其實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也因此其實這世上根本就不需要拯救者,當我想成為拯救者的一刻,我就既看不到自己的神性也看不到眾生身上的神性了,這個誤區,在我學醫到一定階段的時候曾經有過,之後被我解決掉了,但是想不到這次它藏在開悟的背後,隱藏的更深能量更強。

想成為拯救者,其實只是因為我自覺渺小、無力、軟弱而已,寫下這段很痛苦,堂堂皇皇說了很多,其實我一直都沒有真正做到“謙”,但是我現在希望能夠撥開痛苦的外殼,感知到我內在的神性,在三天的課程上,我已經多次在自己和別人身上感受到過了,我相信隨著我不斷的練習和使用養生主靈性按摩的手法,來鍛煉自己的注意力和覺察力,我就會越來越清楚的感知到自己和他人內在的神性,更加的接受自己接受別人,更加快樂專注的活在當下這一刻。

這三天的課程給我帶來的收穫之大是我自己也沒有想到的,感激林老師和高老師對我的言傳身教,感激各位按摩夥伴給我帶來的感受,感激各位同學分享的感悟。林老師傳授的”謙“字,我必一生躬行!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這些年來「快樂讀書會」的的內涵和走向,已經由頭腦的知識累積轉向心靈的探索,並認知道只有將所學所知落實在生活上,才能真正有效地改變生命的品質。

    劉素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