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養生主靈性按摩」這個詞是在2014年9月,臺灣林世儒和夫人高金美在青島辦的一次公開課。當時只是做為一個觀眾看為隨機選取的人做演示,現場要求極安靜,昏暗的燈光,靜心的音樂,按摩者輕柔地按壓、撫動、搖擺被按摩者,做的人專心當下保持柔緩而有力,被做的人完全放鬆心神,享受這種如嬰兒般的被呵護,結束時能進入夢境。林老師說這種按摩不在療癒,所有的治療效果只是副產品。它是靜心的一種法門,目的是:「工作自已、成為自已」。由於沒有親身感受所以不太明白其中深意。

 

2月25日青島的林老師課程組織者王麗麗在朋友圈發消息說要給熟人做一次免費體驗,於是我有幸成為第一個預約者。28日下午5點如期在南京路一炙療館裡見面,炙療館的主人叫張宛秋,也是靈性按摩的學員。王麗麗是個很樸實的人,粗黑的大眉毛,偏黑的皮膚,與她只有一面之緣,只不過由於都是同修並沒有生疏的感覺。其實我一直並不認為自已是個靈修者,只是喜歡跟這些人在一起,偶爾獲取些養份提升自已。

雖有排煙設備,炙療館裡仍有不少艾草味,好在我習慣這種味道。木盆裡有宛秋用中藥沖的泡腳熱水,泡到身上發熱。左側房間裡地上鋪著被褥,王麗麗打開電腦播放一種靜心音樂,後經詢問這是一個叫「媽媽寶寶的幸福時光」的CD裡的一首胎教音樂。去掉外衣及身上的硬物,俯身趴在褥子上,閉上眼睛,屋裡只剩時有時無的縹緲樂聲,和裡面斷續的吟唱。這時王麗麗輕輕的把被子鋪在我後背,聽不到她的呼吸聲,沒有被子的響動聲,在這種既安靜又不安靜的況狀裡,我能覺知到被子的厚度和溫度。

片刻一雙厚實的手輕輕按在我的後腰背處,雙手的溫度透過秋衣傳到皮膚,略有停留後緩慢地向下按壓,當我吸氣時又輕輕地提起,如此反復幾次。只有當一個人內心真正安靜,才能體會到身體放鬆下來後的那種鬆馳的舒適,它和傳統按摩的相互用力緊張有根本的區別。這是一種不通過語言、不要用頭腦、二個人合作的靜心,按摩者必須全神貫注,時刻當下的動作務必緩慢而扎實。被按摩者必須全力放鬆身心和頭腦,用心去感知按摩者的每一個動作,以達到無我的境地。

而我卻不在當下,我的頭腦沒有停止一刻地思索,我在試圖記住她的每個動作,我在想要在結束後寫一篇博文,怎樣才能有細節感人,能夠獲得他人的讚揚。

於是我沒有進入夢境,正身時她雙手輕輕捧起我的頭放在膝前,我偷睜開眼向上瞧去,她粗黑的眉毛下眼睛是睜開的,但目光卻在前方某處木然不動,神色凝重,那時恍惚有種菩薩相。其它有些按摩手法不必細說,我的身體也確實鬆馳了下來,疼痛的肩膀舒服了許多。

事後我說讓我來給你做下試試吧,王麗麗搖頭道「看似我做的簡單,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我這樣」。比如你雙膝跪地,要輕輕慢慢地向上坐起,脊柱保持中正,然後再慢慢坐下,要用心意覺知上下的過程,有的人經過多次訓練也達不到要求狀態。晚上請她吃點東西,她謝絕,而我執意表達感恩,她接受了。其間有個動作我印象深刻,她把碗放回原處時是輕輕拿過來慢慢放下,在我是不會這樣的。當初林老師講課時說平時洗碗的活都是他來做,他會用覺知去洗,會體會到碗的光潔潤滑,輕重。

她說按摩完成後都會有個雙手合十的環節,感謝被按摩者把身體給我們使用。尊重、被尊重,信任、被信任,好像不需要刻意為之, 有誠意付出就能得到回報。

2015、3、2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我學會了不要壓抑自己,用對的方法讓不好的釋放出來,才不致於最後傷害自己也傷害到別人。學會並非任何事情全往身上攬,自己辛苦,家人也跟著痛苦別人也不一定會快樂。

    簡淑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