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這個冬天不想再上任何課程,好好在家裡貓冬養性。機緣巧合,在一月份去上了林世儒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在學的時候,心中便充滿感激的感謝老天讓我遇見了林老師和高老師。

在第一天做那達不拉瑪靜心時,我第一次體會到和以往不一樣的感受。我曾經是一個多麼害怕吝嗇給予的人啊。老師把給予的練習放在之前,我當時的大腦就一直有個念頭,為什麼要先付出再得到?我什麼都沒有,怎麼得到?帶著這個念頭,我在音樂中,開始了靜心練習。可是在做的過程中,我竟然由心往外生出美好的感覺。匍匐下身體,去給予,天那,原來“施”有這樣一種神聖偉大的感覺。這種感覺太美好了,胸口中充滿了一種說不出來的溫暖,我幾乎感動的落淚。原來我是如此豐盛富有,原來我在施的時候可以如此享受!宇宙的能量就在那裡,它經由我的身體去給予,當它流淌的時候,我竟然可以如此慷慨美好的去給予!

當結束施的練習時,開始了我原以為我最喜歡的受的練習。我開始很開心甚至近乎貪婪的想要去得到,可是當聽到老師的引導詞是“去接納全部”,聽完我就一驚,一個接一個念頭蹦出來,“不,接納全部,我做不到,我只要好的,我只要我想要的,我不要我不想要的,難道要我現在就去接納我現在無法接受的東西嗎?我的創傷怎麼辦?不行,如果我接受了,我的恨怎麼辦?”諸多的念頭蹦出來,反正就是我不要接納所有,我只要我想要的!伴隨著執念,我慢慢的去做受的靜心,當我頭腦中的執念遠去時,我去感受接納時,竟能感受到原來接納也是這麼神聖寬容。後來做完練習與老師交流這個部分,林老師只是微笑的跟我們講了僧璨大師的一句話:“至道無難,唯嫌揀擇。”林老師隨後說,修禪沒有什麼難的,其實就是消除虛妄分別,好的壞的,都是我們的分別心阿。林老師坐在那裡,微笑著,看著他就感覺溫暖如春,沒有任何評價和建議,就是這樣淡淡的,春風拂面,卻直抵人心阿!

在最後一天給夥伴按摩時,當自己的心靜下來,把注意力交給對方,我第一次深刻地體會到原來,施與受是如此的無法分清楚,當我在給夥伴按摩時,我覺得人的身體,手腳頭竟然是那麼美,我分不清楚自己是什麼角色,只是覺得自己身處在愛中,是那麼美好,那麼愉悅,原來給予是那麼美好,在給予的同時,我收穫到了滿滿的美好,我給予夥伴,夥伴也在給予我。當一套按摩結束,老師跟我說,我按了九十四分鐘,我都震驚了,我都不知道時間過的這麼快,原來在付出的時候,是一件這麼美好的事情,按摩完,我不僅沒有覺得累,反倒覺得自己的精神更加飽滿了。這就是人和人之間的聯接啊!

原來,聯接是如此美好的一種感受。當聯接發生時,不管是施還是受,自己都被善意濃濃的包圍著,施的人也在受,受的人也在施,善意就這樣被不斷的放大回饋,愛和美好就這麼發生了。原來在聯接時,不管是施還是受都可以擁有這麼多美好!它就在我身邊!原來我也可以享受到這麼多美好,如此的簡單,如此的富足!或許,在生活中,我真的可以去做更多的嘗試,真的可以去試著讓自己去體會更多的美好,靜下心來,把注意力給到對方,然後就讓自己去經驗吧。

回家以後,我仍沉浸在按摩課帶給我的美好和愛中,我突然看見了自己的一個執念,原來不是一定要去清理掉一部分自己認為不好的東西,才會擁有好的東西,所有的事情都在發生,好的和不好的,為何我要深陷在一個泥潭中,執著在一個坑中,而忽略了身邊的美好?原來我也可以擁有這麼美好的體驗。那麼我為何要為了一個坑而去拒絕看到美好呢?好好的活在當下,享受當下,一切都是無常,隨無常而動,讓一切自然流動。不美好的東西確實存在,可是那又能怎樣?兵來將擋阿,即使不美好,也沒有理由影響我去享受美好阿。所有的美好不美好都是我的心念,一旦用心去聯接,去施去受,處處皆是愛,而這個愛能真正療愈阿,療愈自己,療愈他人。

總之,我想我可以換一個方式去試著看世界,去看見身邊的人,我愛的人,我厭惡的人,都是在用她們自己的方式在愛在生活。是的,情緒自然會有,恨、憤怒、悲傷,沒關係,如果它來了,我不去掩蓋,我可以去處理。可是我仍然可以去體驗其中的愛和美好!

春來草自清!當我去真正聯接的時候,好與不好的二元對立也就自然消亡,因為妄想不再,我只是去經驗!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世儒在神聖舞蹈新增的「團體練習」,讓我發現所有人的問題、困擾都是一樣的,只是表象不同罷了,所以不需要責怪自己,只要去發現,在自己身上工作,把自己當研究的對象觀察,就可以了,我很享受每一次小發現。

    李佩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