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的第二天早上,林世儒老師帶領我們做祈禱靜心,拜下去的時候頭有點暈,趴著休息時五味雜陳,翻了個身,感到委屈又有感恩,結束的時候想起對於林世儒老師和高金美老師好像自己總不能坐在林老師身邊,走去坐在他身邊,感到有害怕,接下來的按摩中,當我為夥伴服務完自己也進入深深的寧靜,坐到一邊,突然冒出個念頭,好想為父親這樣的按摩,眼淚就流下來了。

 

我愛著我的爸爸,在我小時候每每能撥動我心弦的就是父親,是我兒時僅有的情感記憶,這幾年的經歷,我走上了心靈成長的路,當我遇到生活的岔路口的時候,因為不能理解,得不到爸爸心理上的支持,我感到很委屈,那時自己走得這麼艱難多想得到爸爸的肯定。遇到林世儒老師第一個感覺是氣質和爸爸好像,以為自己知道這一點,沒當回事,昨天發現自己嚴重投射了父親,愛父親又怕他的不理解,因為愛,我不允許自己對爸爸的怨恨出來,一直壓抑著自己,又總想做給爸爸看我有多好,這個內在的自己這次終於可以被看到了。

在林老師高老師溫暖的場域,草兒開始冒出來了,隨著情感的流動,眼淚帶走了心中的壓抑,下課走去擁抱林老師,感受到濃濃的父愛,其實父母真的不容易,看著孩子在生活中遇到了狀況,看著孩子在做一件他們認為錯的事情,看著孩子過得艱難,他們心裡很著急,同時他們又知道要做到不干涉孩子的家庭生活,盡著自己的努力希望能做些什麼,其實當時父母比我更煎熬。

他們和我生活在不同的時代,無法理解是自然的事情,說說好像都知道的道理,有情緒擋著其實之前沒有真正看到這一點,現在開始接受他們是這樣的,也接受自己和爸爸不一樣,接受他們用他們的方式愛我,也接受自己有和他們不一樣的方式獲得幸福。愛其實一直都在。療愈的過程在養生主回歸內在的課堂上,在按摩的手指間悄悄的發生。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帶著老師的那份愛與老師對人體結構及能量所傳授的技術,我開始幫她治療了。做完後她的手可以抬起到頭部,也可放下了。她很開心,很感激,我很開心,我告訴她也很感激她對我的信任,更感恩世儒老師教我的方法與技術…愛就這麼傳達開了…

    徊霖 / 馬來西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