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有人問我養生主靈性按摩是什麼?是什麼,世儒老師關於它的簡介裡已有對它精闢的介紹,世儒老師從《莊子•養生主》及《射藝中的禪》得到靈感創了這套獨特的按摩手法,其用意與道家的萬事萬物順其道而行是一致的。它不僅助人也鍛煉自己。

 

        但這些是林老師的體會和經驗,同樣的句子,在他那裡是不一樣的人生經驗。我們讀到,只是一些介紹文字而已,沒有真實的意義。就如我當初看到這些介紹文字一樣,似乎有點明白,“哦,是這樣的”。似乎有點好奇。直到我學完,並用它為人按摩後,我才真正明白它的內涵。

        它是按摩,但不僅僅是按摩,且與我們理解的普通的按摩完全不同。

        學完後我就徹底愛上了它,這種愛無法用語言或一個形容詞來描繪,我覺得我這一生註定要與它相遇,甚至一廂情願地認為,林老師創了這套手法是註定要教給我的,因為老天早已安排好準備好讓我與它相遇,因為我與它是如此的情投意合,它已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這樣說有點玄。我的一個好朋友經我幾次按摩後,他能懂我的意思。假如我語文水準好點,也許能找到別的更貼切的語言來形容我與它的關係。

       我不知道世儒老師對他的【養生主靈性按摩】是何種情懷。我與世儒老師交談得並不多,但總覺得心很近,也許出自相似的情懷。(也可能這也是我的一廂情願,不管怎樣我就是愛它。)       

       我很享受為別人按摩。對於我這個懶得運動的人來說,這是最好的鍛煉身體的運動。按摩的時候有點像做瑜伽,雖然動作緩慢,卻需要穩和實。

       我需要靜心,調勻呼吸,並與對方保持同一頻率。

       我需要保持呼吸均勻和緩,以使我能做緩慢勻速的動作,這樣可以讓他感到安全。

       我需要保持重心穩定,以使我施力時可以穩而深入。

       我需要清楚地知道我每一步移動的點,以使我處於最恰當的位置,可以舒服流暢地為他按摩。

       我盡可能減少不必要的移動,以免需影響他的休息。

       當我全神貫注於服務他時,我的每一個動作都不會拖泥帶水,我清楚地知道我的手應當放置的位置、角度、力度、用多大力,停留多少時間,何時進入,何時離開。 每一次的碰觸都不會驚擾到他,每一次離開都讓他感到安心。

       當我全神貫注於服務他時,我知道哪個動作他需要多一次,哪個動作需要減少時間。我能感覺到哪個動作他感到最放鬆最享受,哪個動作他不太享受或者會不安。此時,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我最愛結束前兩手分別停留在腹部與額頭的動作,此時,我感覺我的掌心越來越熱,似乎有能量源源不斷地從我的身體生出,並透過我的掌心傳遞到他體內,他很溫暖、踏實,看著他很放鬆並睡得很沉的樣子,我的內心有一種幸福感,喜悅而平靜。(當然,並不是每一次都有這樣的感覺。有時按摩物件不同,或他的狀態不同,給我的感覺也會不一樣。)

       完成按摩後,我自己也是神清氣爽、容光煥發,身體稍覺疲累卻溫暖而有力,內心出奇的平靜。

        

       我特別希望有人能常常為我做這樣的按摩,哪怕一次五分鐘,十分鐘,因為我知道,這會讓我徹底的放鬆、進入最深層的休息狀態(此時意識是清晰的,能聽到周圍的聲音、感覺到周圍的發生的事情)。這樣深層的休息,哪怕十分鐘,醒後特別的清醒和輕鬆。我為一個朋友連續按摩了三天,他已充分體會到這一點,一開始,他並沒有對它抱多大期望。三次後,他感覺到了這種按摩的神奇,並鼓勵太太學習,他相信這對他身體的狀態有很好的改善作用。

       即使有人能為我按摩的願望很少能實現,我依然熱愛並享受為他人做這樣的特別的按摩。它帶給我的驚喜和收穫,以及內心的平靜是我預想不到的。

       每個學過、用過的人,對【養生主靈性按摩】有不同的體驗和經驗,不同的被按摩者也有不同的體驗。而我在一次次的按摩過程中,體會到,我需要真正的把注意力放在對方身上,我才知道,他需要什麼,我才知道我要做什麼才能有助於他。

      這讓我想起露絲•貝本梅爾的《獲贈》

你取之於我,

是我得到的最好的禮物,

當你知道我因施與你

而快樂。

你明白,我的給予不是

讓你欠我的人情,

而是因為我想活出

對你的愛。

 

欣然的接受,

或許是最佳的賞賜。

我無法將二者分開。

 

當你施與我,

我給予你我的接納。

當你取之於我,

我感激你的賜予。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上世儒的課,讓我實實在在的看到自己的存在價值,珍惜生命並要時常保持清醒,以平常心又積極不作假的心態去面對生活的每一件事。

    郭儀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