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生主靈性按摩

我值得被溫柔有愛的對待 明明如月/青島

是的,我值得被如此溫柔有愛的對待,很感恩有這樣的機緣來參加林世儒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當時下決心來上課,一方面對林老師的課嚮往已久,一方面我想我活得太緊張了,身體不太好,想好好放鬆下身體。
一開場老師講到這套按摩手法的靈感來自《莊子·養生主篇》,簡單生動地描述了庖丁解牛的故事,又用很風趣的故事解釋了《易經》裡的中孚卦,闡述了這套按摩手法裡蘊涵的道。天哪,我第一次聽到這麼簡單生動地講解,突然覺得我們傳統的經典居然如此好玩!

通過「養生主按摩」找到迷失的靈魂 苗淑芳/北京

在接觸養生主按摩之前,我從來沒有上過任何心靈成長的課程,當聽到認識不久的一個朋友說,要去上按摩課的時候,鬼使神差的就跟著一起去了,完全搞不懂自己是怎麼考慮的。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我突然遇到了顛覆前半生所有學習體驗的方式,林老師和高老師絲毫沒有評判,完全接納我們,又十分嚴格。「當你沒有帶著注意力,無覺知的甩上門時,沒關係,請你一定重新再來一次,帶著注意力輕輕的關上就好。」

找回曾經的溫柔 劉敏/山東

8月26號我第一次接觸養生主靈性按摩的課程,三天的學習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超人,像老鷹一樣用翅膀呵護著身邊的每一個人,總以為自己很堅強,可以承擔和面對所有的問題;可是在學習按摩的過程中,我的朋友對我精心的按摩,讓我的心「丟盔棄甲」----亞楠因為我的腿疼腿腫,她在起手式抬腳的過程中,為了讓我舒服而長時間的堅持抬高我的腳,我感受著那份被愛,那份關懷,那份溫暖,我的心徹底瓦解,淚水奔湧而下,已記不起曾幾何時有過這種被撫摸的感受,恍惚中是母親坐在我床前撫摸我,體會我的艱難,心疼我的身體,好久好久不曾有過這種感受。當林老師高老師用墊子把我的腿墊高的時候,我又淚奔,被關愛的感覺擊打我的心。

享受成長的養生主按摩 李婷婷/瀋陽

7月份看到迎春老師在朋友圈分享的文章《林世儒老師「養生主靈性按摩」》,介紹這套按摩對失眠、多夢、緊張、焦慮等問題有很好的解決。因為母親平時身體不是太好,總是這疼那疼和睡不好覺,去醫院也檢查不出來什麼原因。為了緩解不適就會帶母親去各種按摩室,採用傳統的按摩方法和刮痧、走罐等方式治療。這些傳統的方法是有一些效果,但是對於母親的焦慮以及睡眠問題確幫助不大,有種治標不治本的感覺。我猜想這個「病根」可能是心理的問題,於是就找老師報了名。天天數著時間,期盼著8月18日正式開始學習。

我會記住養生主按摩 燕文/瀋陽

三天的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剛剛結束,還沒有從課程中回過神來,因為這三天課真是上過的所有課程中感覺最舒服的,頭腦徹底放鬆下來,無論是給夥伴按還是被按,心裡都毫無壓力,就像小時候去高興參加一個盼望的有趣的活動一樣,不用報任何期待,只是去體驗就好了。

修煉自己的養生主按摩 迎春/瀋陽

一、靜動相對論

按摩整個過程自然是動的,輕鬆緩深實都是在講動作的要領,但這五點任何一點缺了靜功夫,都難以做到。 「靜」是什麼?是「不動」?老師強調按摩者儘量與被按摩者呼吸同頻,且讓力道順著呼吸發和收。如果從接觸部分看,是手覆蓋在身體上隨著呼吸在動,但事實上那就是「相對靜」,力道順著身體自然輸進身體,就好像在順風行走,省力,風起到的作用也大。所以,雖然是在動,但卻是相對的靜,雖然是相對靜的,但收效卻要比違逆身體這個「自然」的動作要有效更多倍。不止隨呼吸這一項,還有很多動作是順著經絡,順著被按摩者的心意,都是在用動來表達相對靜。 但要做到相對靜,沒有真功夫不行。但養生主按摩,就是個練靜功夫的絕佳方式。

安娜的養生主靈性按摩日記 安娜/瀋陽

2017.2.22

下午給珍珠奶奶(大約65歲)做了全套按摩。 奶奶說最近老頭暈,睡不好,前一天晚上沒睡。 按摩1.5小時,後背,腿,起手,頭胸腿腳,按摩時候老人睡了好幾覺。臨近結束說躺累了,想活動腰腿。

總結:

  1. 給老人家按摩要抓重點,時間不要太長,容易躺累。
  2. 老人起來的時候沒好意思扶她,怕她不喜歡被扶著。結果她踉蹌一下,我心裡也一哆嗦。以後注意順心而為,尊重自己理解他人。第二天珍珠奶奶反映晚上睡的好多了,脖子也舒服多了.

跨越---從「聖鬥士」到「溫婉女人」 黃真真/南寧

這位作者很特別,可以說是打很從年輕時起,她的一個重要任務,便是帶一個滿意的結婚物件回家,可惜天不遂人願,將近20年的「閱人無數」後,她已打定主意加入不婚一族。誰知認識了我們一群「損友」,參加了林世儒老師的一系列課程後,竟然如脫胎換骨般的,不僅找到了心儀的老公,火速結婚,甚至以前不敢獨自出門的她,竟然跑到離家千里之外地方開始了新的生活,這般勇氣,是她自己努力掙來的。且看她是如何形容自己。

I see you-安全感 裘鈞蘭/靜悅簡舍

這是我第五次參加林世儒老師的養生主按摩工作坊。作為課程的主辦方也是工作人員。這次的身體情況(下文有分享原因)不允許我與人搭檔練習按摩,而成為團體內的旁觀者。

第一天林世儒老師示範起式和頭臉部的按摩後,同學們紛紛倆倆組合起來,準備開始相互按摩,我也為自己找了一個寬敞的位置,當每個人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頓好,一切就緒,我靜靜地坐在那兒。 正是因為我什麼也做不了,這次卻有以往不同的內在經驗與感受在發生著,準備讓我去領受。

透過養生主按摩體悟愛的本質 風箏/南寧

林世儒老师设计的养生主按摩, 内涵远远不止是舒服、平静、放松、治愈, 更通透过按摩的互动,体悟爱的本质。 按摩搭档的双方,一方是按摩者,另一方是被按摩者(我们称为模特);按摩,透过身体知觉与反馈,这是接近于本质的连结,我们了解别人真实的需要,并调整自己的给予与接受。

所以按摩者非常象在爱的关系中爱的给予者或施予者,而模特也非常象在爱的关系中爱的接受者;所以按摩双方的互动非常象爱的关系中两人的互动。 关于按摩者 我们都知道这样一句话:要按对方的需要来给予;所以同样的,在按摩的课程里,林老师也有相对应的一句话——躺着的人(模特)是最大的。

靜水深流 潤物無聲 一鶴禪師/珠海

林世儒老師在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結束時說:願每個人都被最溫柔的對待。這也是我在課程中一直在心裡說的話。曾問高金美老師:如果身體滿足了,會發生什麼?她說:那就天下太平。

被抱持不止是嬰兒的特權,巨嬰是因為小時沒被愛夠。無條件無差別的接納,會助人更穩穩的前行,而這一切,其實不需要語言。
靜水深流,是這段手法的特點,如吟一首詩,如打一趟太極,韻味綿綿不絕,繞梁三日。

感動到心靈深處的養生主按摩 自在慧心/深圳

帶著滿滿的愛結束了三天的《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很多學員最初上這個課是想為家人服務,通過按摩向家人傳遞愛,但後來發現,這個課程的收穫遠遠超越最初的想像,大家不僅學到了一整套獨特精細的按摩手法,還學到了如何訓練注意力,並透過按摩過程滋養了我們每一位的心靈。

身體的PET(父母效能訓練) 謙媽/東莞

8月28日-30日在廣州跟閨蜜一起參加了林世儒老師和高金美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身體的PET(父母效能訓練),已經過去一個星期有餘了,剛參加完就想把一些感受記錄下來,但是拖著拖著就到現在,感受已然有些模糊。實在已經沒有多少寫文章的技巧剩下,還是用一二三四五來記錄吧:

「養生主按摩」成長之旅 李錚/南寧

初識養生主靈性按摩,是在上海學習神聖舞蹈的時候,當時主辦方辦了一個公益講座,介紹林老師的養生主按摩,然後林老師就幫一個同學做了起手式體驗,看上去很簡單的動作,前後不過15-18分鐘左右,那個同學做完,完全象變了一個人,說話、眼神、表情、身態都顯得特別的定和靜,讓我覺得非常神奇,於是在 2009年8月把林老師請過來到南寧開神聖舞蹈課程的同時,也開設了養生主按摩課程。

無奇中藏玄奧 平實中體大道——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感悟 沛沄/西安

按摩,生活中稀鬆平常之事,也許正是如此司空見慣才更讓三天"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的學習越來越驚喜不斷,激蕩生命……… 

7月南寧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學員分享

  • 養生主靈性按摩,一直是我很喜歡的課程。
    從開始只是注重手法與放鬆,到後面是順其自然的無為與定靜,更有意想不到的、神奇的心靈感應,讓我覺得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真的是一個大寶藏,每每以為到頭了,又峰迴路轉,帶我進入一個新的成長領域與空間。

    請看看如下同學們的分享哦;
    也可以到林老師的課程,親身體會養生主靈性按摩的神奇功效哦。

帶著注意力——愛將自然流淌 楊國靜/北京

林老師說,注意力就是愛,並且注意力是一種物質,可以給予和接受。在這次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上,我親身經歷了兩次這樣的其妙的體驗,我把它盡可能的描述出來跟大家分享。

靈魂層次的感動 鈞蘭/廈門

這一刻我非常的感動,胸腔熱起來,一股暖流流向全身。

廈門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第一天,第一次同學做相互按摩練習。感動不是因為我被按摩,而是我在施予按摩,是因為兩個人身體如此靠近,是因為我所做的每個動作都很慢很慢很慢,很靜很靜的盡可能不發出聲音的靜場,是林世儒老師常常說的「注意力」,以至於都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聽到自己體內液體流動的聲音,能量氣息的遊動。

每個人心中的神性都自有其綻放的時刻 李禕/北京

這次上林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收穫非常大,讓我真切的理解了,讀萬卷書,還需行萬里路來證得書中的道理,有些時候之所以很多大道理我知道是對的卻無法做到知行合一,是因為這個道理僅僅是以知識的形式儲存在我的頭腦裡,還沒有真正進入這個整體的“我”的意識中,即使這個道理邏輯上沒有漏洞,但頭腦還需要很多例證來證明,這個道理確實是真的,然後才會把這個道理下載到我的意識裡,這時候我才能真正做到知行合一。

把別人當成自己就是慈悲    王欣/青島

師父,我今天發現了,您創造的養生主靈性按摩能練習慈悲。每次給別人按完,自己都舒服的無法言說,這實在不同尋常。今天中午開車回家的路上突然明白了,把夥伴的呼吸當自己的呼吸、把夥伴的身體當自己的身體,能看見別人,把別人當成了自己,就是慈悲。

體驗「養生主靈性按摩 有道雲/青島

知道「養生主靈性按摩」這個詞是在2014年9月,臺灣林世儒和夫人高金美在青島辦的一次公開課。當時只是做為一個觀眾看為隨機選取的人做演示,現場要求極安靜,昏暗的燈光,靜心的音樂,按摩者輕柔地按壓、撫動、搖擺被按摩者,做的人專心當下保持柔緩而有力,被做的人完全放鬆心神,享受這種如嬰兒般的被呵護,結束時能進入夢境。林老師說這種按摩不在療癒,所有的治療效果只是副產品。它是靜心的一種法門,目的是:「工作自已、成為自已」。由於沒有親身感受所以不太明白其中深意。

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養生主按摩有感 張楠/北京

林世儒老師說:他的教學一直都遵循老子的三寶——慈、儉、不敢為天下先。今年1月在北京第二次參加世儒老師和高金美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我對此有了一些體悟。 

春來草自青——養生主靈性按摩體會 思佳 /北京

本來這個冬天不想再上任何課程,好好在家裡貓冬養性。機緣巧合,在一月份去上了林世儒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在學的時候,心中便充滿感激的感謝老天讓我遇見了林老師和高老師。

療愈在按摩的指尖發生 施崢/北京

在北京《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的第二天早上,林世儒老師帶領我們做祈禱靜心,拜下去的時候頭有點暈,趴著休息時五味雜陳,翻了個身,感到委屈又有感恩,結束的時候想起對於林世儒老師和高金美老師好像自己總不能坐在林老師身邊,走去坐在他身邊,感到有害怕,接下來的按摩中,當我為夥伴服務完自己也進入深深的寧靜,坐到一邊,突然冒出個念頭,好想為父親這樣的按摩,眼淚就流下來了。

我與養生主靈性按摩 黃戍 / 上海

最近常有人問我養生主靈性按摩是什麼?是什麼,世儒老師關於它的簡介裡已有對它精闢的介紹,世儒老師從《莊子•養生主》及《射藝中的禪》得到靈感創了這套獨特的按摩手法,其用意與道家的萬事萬物順其道而行是一致的。它不僅助人也鍛煉自己。

養生主按摩有什麼不同?  李錚 / 南寧

跟林世儒老師學習養生主按摩也有5年多了,總會有人問我:養生主按摩到底與平時我們接觸的按摩有什麼不同?問得多了,我也開始根據自己所經歷的傳統按摩,來對比與養生主按摩的不同,整理如下:

一、定位不同:傳統按摩定位——你有問題,你有病,我是來解決你的問題的,我是來給你治病的;養生主按摩定位——你雖然有問題,但我願意創造一個安全的環境,讓你按你的意願來呈現,按你喜歡的方式來調整。

養生主按摩不同之一:把你當一個正常人,給你人文的尊重和關懷。

快成個按摩的天才了 虞雁 / 上海

各位同學,我來分享最近兩次「養生主靈性按摩」的效果

1. 爸爸最近運動太猛了,說腳一點力氣都沒有,抬不起來。我給他做了退步按摩,他說剛剛一做完,腿就輕鬆了,睡了一覺後,完全恢復。

2. 媽媽患重症肌無力多年。一直手臂沒有力氣,經常抬不起手來。我昨天給她做了一次雙手的按摩,著重在手臂。剛做完,她說沒有感覺有什麼特殊的變化。我心想,估計要多做幾次才能有效果。 然後我去幼稚園接兒子。等我回來,居然看見老媽在家拖地,乾的濕的各拖了一遍!!!太震驚了。

養生主按摩與神舞共修小感悟  趙娟 / 廣州

以前的我是個「問題女王」,好多好多的問題等著在外面尋找答案。2011年遇到林世儒老師與高金美老師,在公開課上、在課堂上有合適機會我就提問;遇到南寧的李錚老師,抓住機會我就提問;遇到廣州曼陀羅的張小劍,逮著機會我就提問……總之,遇到在我心中比我懂得多的人,我就提問,以為這樣就可以找到答案,以為這樣就可以自我成長,以為這樣我就是很謙虛,以為著很多的以為……

從養生主靈性按摩中的「不敢為天下先」體會到的感悟 竇竇 / 南寧

一直以來我就對陌生人對我身體的接觸都比較在意,除了在醫院檢查時的接觸帶來的羞辱感,還有外出洗頭髮,浴足,或者正規大學專業人員做的全身按摩我都挑剔多多。有些長著長長的指甲,有些身體緊繃力,有些注意力在看手機、和同事聊天什麼的,還有那種讓我疼痛到懷疑自己是不是可能會被碾碎或是隔靴搔癢的不痛快……各種滋味翻騰在心裡,大部分的體驗裡我都覺得自己是不是在花錢買罪受。

「養生主按摩」成長之旅  李錚 / 南寧

初識養生主靈性按摩,是在上海學習神聖舞蹈的時候,當時主辦方辦了一個公益講座,介紹林老師的養生主按摩,然後林老師就幫一個同學做了起收式體驗,看上去很簡單的動作,前後不過15-18分鐘左右,那個同學做完,完全象變了一個人,說話、眼神、表情、身態都顯得特別的定和靜,讓我覺得非常神奇,於是在2009年8月把林老師請過來到南寧開神聖舞蹈課程的同時,也開設的養生主按摩課程。

《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記事之二  黃戍 / 上海

春節將要在元宵節結束時真正的結束。假期綜合症漸漸消失。回到家,打開電腦,又播放起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間的音樂。這些音樂真是有神奇的靜心的魔力,聽到這些音樂,心特別的安靜和清醒。課程間的一幕幕又回到腦海。

我與《養生主靈性按摩》的故事之一  黃戍 / 上海

高老師,林老師,你們好!

非常非常感謝你們帶來的養生主靈性按摩,她是農曆2013年我的完美禮物,也是2014年美麗的開端。我未曾想到養生主按摩給我帶來如此強烈的心靈滌蕩。課程結束至今將近兩周,經歷無數次的感動,課程期間,課程之後,一幕幕震盪我心靈的瞬間,我簡直無法一一用我貧乏的文字記下來,我的語言太無力了。我需要花時間慢慢寫。

以下是課程期間的故事。分享給老師。之後我會繼續寫下我與養生主靈性按摩的故事。陸續分享給老師。 

我與《養生主靈性按摩》的故事之一……與妹妹的故事 

春來草自青_記成長歷程 張生靈 / 南寧

走在心靈成長這條路上,已經走了一年多。上過治療課,也上過身體練習的成長課。宣洩過很多情緒,跳過很多支神聖舞蹈(和林老師學的以及共修學來的大約有20支)。一路上,領略了許多風景,如今,我來到了春天,我的身體以及我的靈魂,在復蘇在生長。我遇見了未知的自己,那樣真實而美好,如同春來草自青一樣自然。

我的腳  黃真伊 / 南寧

我的腳,跟隨了我37年,可是到最近這半年,我才開始注意它,洗完澡後擦乾塗抹精油、潤膚乳、按摩湧泉穴,反正是東按西按。走路的時候,腳後跟不再咚咚的撞地板,或者是把拖鞋打得山響——比如今天心情不好,鬱悶啊,不爽,就要這麼死命的打。

讓身體自己去工作  張學寧 / 南寧

一個月前,我有幸接觸到林世儒老師,學習了養生主靈性按摩,我萬萬沒有想到,只是在一個月之後,我就體會到了一些我之前根本無法想像的感覺。李錚老師建議我記錄下來,做個分享,我欣然同意了。

縱然片刻確實「在」  張生靈 / 南寧

12月18日,我做「養生主靈性按摩」的起式和收式,在抬腳的時候,我突然有了「她就是我的工具」的感覺,我終於理解了李老師說的話「他就是我的工具」。那一刻,只是覺得「她就是我的工具」,在沒有別的想法。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我的雙手握她的腳,用多大的力;起來和放下,我的大腿肌肉緊的感覺,我彎腰的感覺。我很清楚的知道,我的身體如何在動;我也很清楚的知道,我呼吸的頻率;我更清楚的知道,那一刻,我「在」,只是「在」,沒有想法。

養生主按摩中的「在」與「奇蹟」  李錚 / 南寧

  雖然學過「養生主靈性按摩」也近三年,但對於按摩「在」與「不在」一直沒有身體上的感受。(在,我認為就是活在當下的解釋。)

從理念上來說,「在」與「不在」之區別,就看你在按摩的時候,你把注意力放在哪裡?你自己的身體姿式怎樣,你身體的放鬆程度怎樣。理論是一回事,實際往往卻是另一回事。

愛的練習曲

愛是心靈成長領域說得最多的名詞,也是所有宗教教義中說得最多的名詞,有人說,愛是無條件的接納,全心的感受;有人說愛是雙人舞,需要雙方的配合;又有人說,愛是有區別的親子之愛無條件,夫妻之愛有條件;等等,不同的流派都對愛有自己的詮釋和說明。

按摩中的禪——春來草自青

公開課的時候,世儒老師特地用一句禪語來概括《養生主按摩》的精髓:「春來草自青」。這句話對我而言,遠比那句西方人的 「人在安全的環境之下,會自己朝著正向發展。」來得精妙。呵呵,我不是個喜歡西餐的人。而這簡單的五個字,卻完整貫穿了這次的按摩課程,讓我有了很深的觸動,卻是意料中的意外。

愛的交流

3月14日激動地看領導人的答中外記者問,訝異地聽到他說自己獨立的人格不為人們所理解的痛苦,彼時不禁回憶起林老師說過的,大意如下:人在人生的某些時刻會經驗一種無人理解、也無法溝通的痛苦。

紮根的聯結

林老師,您好:

好久沒聯繫了,可心裡覺得我們不曾分開過,因為內在聯結已經在心裡紮根,成長的途中總是有您的影子相伴。經驗過,才發覺那是您已傳遞過的。我們都在走的過程中,您在前行時把種子播下,我們則不斷去經驗開花。這種感覺真好!內在生出對您深深的感激!

如同極樂

我先說!剛開始應該還沒接觸,感覺能量就從腳步一直往上走,好像有微風拂過。有點溫和,又有些清爽。整個按摩過程裡面,我是極其受到尊重和愛護的。這種觸碰只有媽媽撫摸自己的孩子才有,甚至比這種母子間的撫摸還要柔和、安全。不知道什麼是緊張,什麼是焦慮,怎麼說這種感覺呢?神聖,又安詳,我可以把一切都交出來。

15分鐘奇蹟後的對答

 

昨晚帶共修活動,有3個新朋友來,所以要先做自我介紹。非常難得的是,其中有2個是男性,其中一個M自我介紹,他說過來的原因是,他一直接觸佛啊、禪啊、打坐啊、中醫什麼的,練了很多,但一直覺得自己定不來了,思緒萬千,從朋友那裡瞭解到「葛吉夫神聖舞蹈」可以修定,所以來試試。

「不是治療」的「治療」

 

我的職業是一位醫生,自小就不服輸,總想第一名。只會注意和想打敗比我厲害的人,討厭及鄙視比我弱的人。遇到挫折,只會認為自己不夠努力,甚至有份愧疚感,希望世界一切完全照我的意思運轉,沒有未知的東西,只有笨和不夠努力。

可是,可是啊!「代誌」不是像憨人想的那樣。尤其在醫學上,我就是吃足了苦頭,一件件難以治癒的疾病,打擊了我!像是得了強迫症似的找答案,想要滿足每一位病人,治癒每一種疾病,完全操控生命。從原先的西醫,而後到我的本業中醫,進而另類醫學,像是氣功、能量、靈性…。不知不覺中,家裡的空間堆的東西最多就是書。尤其近幾年,心靈類的書,是我的最愛。有時站在誠品裡,有一種成就感,整面牆要找到我沒看過的書已很少,老婆也說哪天我們家會被書壓垮。

相信自己:改變視角,重新看待

這是一個模糊的概念,就一般的理解是指對自己將進行的、在進行的、已經進行的事或想法是肯定的、不懷疑的,這裡必須要求有豐富的知識作為支撐才能完成。另外最重要的是大部分人都會忽略的,那就是對內在知識的認知,內在是所有智慧的源泉,人類到今天屈指可數的幾位「神」---基督耶穌、釋迦摩尼、穆罕默德、老子、等等。其智慧的來源都是內在,不管是通過哪一種形式都必須向內在學習,而且是自己的。

7月6日《養生主靈性按摩》體驗分享

 

無限感恩昨天晚上7:30-9:00曼荼羅舉辦的《養生主靈性按摩》共修!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35b7ff0100sw7i.html

非常感恩,我的體驗夥伴也許按摩結束後的一躬,還應該再誠懇些.她是這麼分享:「當你把頭托起來時,我感覺空了,好象頭不見了。」真是非常奇妙的共修之旅,按摩者與被按摩者的共同舞蹈心靈與能量的共震。

關於洗碗那點事兒

沒錯,我就是想談談關於洗碗那點事兒。很奇怪,這個題目給了我很多靈感,但是每每我要落筆的時候,卻又無從說起。直到最近,我真的喜歡上了洗碗。

多年來,我已經習慣把洗碗這樣「無用的浪費時間的」事情交給鐘點工。有時候,我寧可讓碗堆得高高的,或者攤得廚房裡到處都是,雖然看著很不舒服,我也懶得去洗,因為在我心裡那就是鐘點工的事。每看到一次,就難受一次,但我就是不洗,因為我堅信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有時候,老公看不下去了,我也看不下去了,我才會倉促洗碗;一邊洗,一邊覺得不滿。因為我覺得那是鐘點工的事,我把她的事情做了,我的時間豈不是被浪費了嗎?

遠超想像和預期的洗滌

我在去年組織了一期上海的「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這次活動帶給我的歷煉、洗滌和成長遠超過我當初的想像和預期。時至今日,我依然從中收益並得到滋養。雖然今年我無暇再舉辦這樣的工作坊,但是讓這樣的良師惠澤更多的有緣人是我的心願。北京上元人生六月會在上海舉辦一期林世儒老師的上海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時間是6.17-19,在此誠摯推薦。

觀摩養生主靈性按摩

 

由于對中醫感興趣,在觀摩昨晚的養生主靈性按摩時,結合了之前所學知識,有些感想與大家分享。

1、經絡

起勢先從手足進行調理,三陽經起于手,止于足,三陰經起于足,止于手。而這六經都是與五臟六腑相聯的,屬于后天,手足抬起,搖動放松,拉伸,順著關節活動的方向旋轉,加強氣血的上下流通,并匯聚于下腹部任脈的起點。同時在這個過程中將雙方身心的頻率逐漸統一,進入和諧共振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通過撫摸、觸碰等進行意識能量的引導和交流,操作的部位主要是任脈的要穴。任脈一方面是先天,生之本源,一方面又是陰脈之海,總任一身陰經氣血。所以容易讓人感覺到能量恢復,如同在母體中的極度放松、安全。從這個角度看,這套起勢應當對女性的作用尤為明顯。

成長最快的一年

 

林老師:

您好,今年是我感覺成長最快的一年。我的心漸漸沒有那麼浮燥和急迫了。平常經常會觀自已的呼吸,有意識的確定自己的站姿(沒有鏡子,不一定完全正確)。對於各種來臨的問題我也會當成上天的禮物重新看待。我知道自己的生命要自己完全負責。

在生活中修行,在關係中成長

  修行是為了成長,在生活中修行,在關係中成長。這是我個人認為,越是成長的人,接納品質越高。而且這種接納不是平常人那種無奈的「接受」,「接受」是費盡心思想要改變對方而屢屢碰壁後的自我解嘲。而接納是一種積極的、感恩的、欣賞的理解、認同,如果你的「接納」中沒有欣賞和感恩,我想還是離真正的接納還一定的距離。

臨在的喜悅

  踏入芳療領域也近一年半,剛開始,抱著將覺知的品質帶入按摩的理想,和滿滿的信心,試圖在工作中找尋按摩的樂趣。然而,才開始學習,就遇上困難。

  和我同梯的同事,很快就把手法學會,並且開始接療程。而我,卻卡在一個難關。老闆娘說,因為我和他人之間有一個距離,那讓我無法靠近被按摩者的身體。所以,我放慢腳步,依著我的步調學習,而就在我試著幫母親按摩的過程中,神奇的克服了這個難關

北京示如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順利結業

  在大家的期待聲中,又一期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在上元人生順利舉辦,參加的同學共有14位,課程中大家一邊學習,一邊互相做著聯繫,在這寒冷的冬日裡,我們相聚在上元人生,通過身體的基礎,學習觸碰心靈的按摩,室外是寒冷的,室內卻充滿著溫暖、友愛、包容。

生活就是修行---林老師課程有感

  接觸林老師有近三年的時間了,他在北京的課我全上過,朋友戲稱我是林老師的超級FANS。雖然和老師認識的時長比較長,但我們之間甚至沒說過很多話,我必須承認,林老師是我到今天為止對我內心影響最深遠的一位老師。我很堅定的追隨著林老師,其實我知道那不僅僅只是崇拜老師,更重要的原因是老師在課程中傳遞出來的內在品質深深吸引我,我的內心告訴我,那是我要找的方向。

全舒服

  上個週末在參加示如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這個週末要忙工作。只好昨天把陽陽接回來,跟我們在一起。臨睡前,我和陽陽在盼望著同一件事情--給陽陽按摩!哈哈!這就是養生主靈性按摩神奇的地方!施與受同樣是享受!這次工作坊我在內心層面有了很多的調整,同時又把所有的手法和動作學習了一遍。

學習養生主靈性按摩的N個理由

  陸續開始跟一些對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感興趣的人聊天,我覺得我似乎得回答這樣一些問題:那麼多的靈修課程,到底該選哪個? 為什麼是上這個,而不是上別的?哪個才是合適我的?我會不會後悔?會不會覺得不值得?老師真的會幫到我嗎?我會覺悟嗎?我會領悟嗎?我會踏上正途嗎?真的有那麼神奇嗎?可能嗎?

 

臨別叮嚀之愛---多照顧自己

  三天日夜與老師和同學們相處的課程結束了。林老師在我轉身離開時,語重心長的叮嚀:姿逸,記得,要記得!多關心自己......

  三天的相處與互動,同學們平時的性格與模式讓林老師一眼看穿。林老師的話,給了我一個深刻反省的空間......

是什麼在發出噪音?

  在上林世儒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時,他特別強調動作要輕,這樣才能保持自己的覺知。比如,就算是放下很輕很軟的墊子,都是輕輕的,而不是扔。

  有了這個提醒,我雖做不到所有的動作都很輕,但是聽覺的靈敏度卻大大提高了。這真不是好事,簡直是折磨。因為所有的噪音你都無法忽略,都盡收耳底。這才更加感同身受到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吵鬧了,而且沒有覺知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傾聽、放鬆、安頓心靈--成為養生主靈性按摩師

  「靈性按摩師要隨時保持歸於中心,保持內在的寧靜當中,這樣他才能連結到那更大的力量,也就是宇宙的能量,讓自己成為一個管道,讓宇宙的愛的能量透過他,流到被按摩者的身上,實際上養生主靈性按摩師並沒有用自己的力量在進行,他是連結被按摩者和宇宙的橋樑。」這一段話是擷取自世儒老師的網站上,我用這段話來定位我自己。

找到了令我感動的修行方法  

  三天二晚的「養生主靈性按摩」在每個學員的驚嘆中結束了。驚的是在這一系列簡單的手法中,究竟是誰在按摩?究竟按摩何處?是身、心、還是靈?而我嘆的是,簡單的按摩中,我的內心感到無比的平靜。

  我們的第一個課程不是學經絡、解剖學,而是「學貓爬」。學貓爬之前從來無法警覺到自己平常的身體行動所使力的部位是那個關節?當我學會了貓爬之後,我發現我走路的姿勢變的不一樣了,我開始用到了腰部的力氣,骨盆有了韻律,走路姿勢悠雅了,膝蓋負擔變小了,兩腳的落地的力道也在無形中變輕,走路變的輕鬆了。

經驗前所未有的放鬆

  自從學了「養生主靈性按摩」,就一直在給一些朋友做,前兩天在課程上有位同學說要帶她的一個朋友來見見我,我隨口答應了。沒想到課程結束的第二天她給我打電話問我明天是否有時間,不知道為什麼就馬上答應了。

 

那一場神聖的祈禱--養生主靈性按摩感悟

  「當你用你那一套特殊的方式為我按摩,其結果是一種非比尋常而奇妙的重新排列,不只是發生在我的身體內部,同時也在我的靈魂與其他人之間發生重組的效用。我可以很確信地說:這對於很多尋求解除身體與靈魂痛苦的人而言,將會是一大祝福。」--這是國際系統排列大師海寧格先生對於「養生主靈性按摩」的評價。

當下臨在的滋味__陽春白雪

  近幾年來做了很多關於身體的工作,也找了很多所謂「高人」調理,初次接觸林老師是因為對靈氣的興趣,無意中走到了世儒老師的網站,發現好像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感覺,一口氣把整個網站的內容都讀了一遍,然後跟隨世儒老師學習「正念靈氣」,在課程中老師給了我很多對自我覺察的意見和很好的方法,我說「林老師是『大隱隱於市』的大師」。

「養生主」戰勝「世界盃」

  「養生主靈性按摩」讓不少朋友都體驗過了,但被我按摩的大都是女性朋友,男性朋友很少做。前天好友問我能為她一男性朋友做個按摩否?這個好友我只給她做過一次按摩:起手式和頭部,卻覺得太舒服了,回家睡眠也很好。我說可以呀,來吧。因為之前給另一朋友的員警老公按摩的失敗經驗,所以先瞭解這位元先生的情況,他也是經常到按摩院按摩,自己也做體育鍛煉。哈哈~~~我的考驗來了,就不相信這次還會失敗。我躍躍欲試,磨刀霍霍……

 

形意相生養生主

  學習「養生主靈性按摩」回來已經有一個半月了,給不少的朋友也做了按摩,第一次做下來的回饋都是很舒服,整個人都放鬆了,身體裡有什麼東西被釋放出來。非常謝謝我的這些朋友,他們的信任也才有機會讓我得到鍛煉與進步,因為我能在每一次的按摩中覺察自己有哪些不足。剛回來時只是給老公和女兒做,因為那時手法記得還不是很清楚,做下來自己都是有些緊張。雖然知道手法並不是最重要的,但還是要熟悉啊!

寧靜,不喜不悲,不迎不拒

  從花園的樹下撿起一枚落花,還是輕聲問了句:還在不在?第一次,頭腦與情緒握手了:寧靜,不喜不悲,不迎不拒。

  走路的時候,有意識感覺下左右腳的平衡問題,老師在課程中發現並提到過。第一次找到用丹田走路的感覺,找到三個能量輪在一條直線走路的感覺,希望能保持住。

養生主靈性按摩中的力學與禪學

  在傳統的按摩中,按摩師非常辛苦,甚至會有很多職業性的損傷和職業病。「養生主靈性按摩」則全然不同,非常神奇。在上課的過程中,我發現這套按摩手法裡有很多力學的應用,設計非常巧妙;完全體現了「順勢而為」和「借力使力」。

觸摸靈魂的養生主按摩

學貓爬感覺很優雅

  第一天上「養生主靈性按摩」的課程就覺得很有意思,世儒老師讓我們每一個人都在眾人面前爬行,以前沒看過成人爬,這次見到真的很有意思,我差點笑出聲:幾乎每一個人在爬的時候都很笨拙,身子不扭動,只有四肢動、像個狗熊,嘻嘻。後來金美老師給我們做示範,哇,爬起來像個豹子一樣,腰塌下,頭昂起、每移動一步身上的每塊肌肉都得到運動,看起來真優雅。後來我們也試著像金美老師那樣爬行,身上感覺真輕鬆,原來像動物一樣行動,也可以這樣優雅、這樣舒服。放棄日常的面具、恢復原始的感覺有這麼多的收穫。

陽陽最愛養生主靈性按摩

  話說我學習了「養生主靈性按摩」回來,想著拿陽爸當試驗品。可惜的是,陽爸抗拒所有類型的按摩;對他而言,那不是享受,是折磨。

  我很鬱悶,找誰練呢?看來只有陽陽了。當然在陽陽這裡,我不可能做全套按摩,只能選擇局部做一做。然後就是這局部,讓陽陽也愛得不行。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2009年12月,我特意請了年假,專程趕往廣州「學習養生主靈性按摩」。

  上課第一天,老師問我們對工作坊有什麼期望。我毫不諱言,我的期待很大很大。 我期待找到一種能使自己身心舒適的方,由此消除我亞健康的痛苦;我期待在學會之後能加深與親人之間的連接。

與「養生主靈性按摩」結緣

  林老師的課程讓我受益匪淺,卻一言難盡,不知從何說起才好。無論是他的言行教導,還是他推薦的書籍,都引發了我內心的振動和改變。與「養生主靈性按摩」結緣,當時看來是我病急亂投醫,誤打誤撞。現在看來,這世間還真的沒什麼是偶然的。

定靜合一__養生主按摩工作坊課後記

  從「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回來好幾天了,因為能量釋放,下腹偶有疼痛,懶懶地不想動。直到這幾天,持續做了幾個課堂學來的靜心動作,我又漸漸恢復活力。心裡有很多的覺察,意念流動的速度遠遠快於我的動作速度,便自然任其消逝。這才又發現,我的身體比我所知道到的更為笨重。

我的新年特別禮物—養生主靈性按摩

  離開家幾個月了,父母有勞鄰居朋友照顧,人情欠下很多,春節回家,不想再象以往那樣買禮物回人情,想換個方式,呵呵,結果這個春節過的又省錢又開心。

  在廣州的幾個月,陸續上了一些課,不但性情變得柔軟安靜,還學會了養生主靈性按摩,這是個大大的收穫。回家這些天,陸續的把朋友約回家,明明白白告訴朋友:「今年過節不送禮,送禮就送養生主。」一張瑜伽墊,一張薄毯,一個軟墊,一張養生主音樂CD。看著朋友好奇的躺下,臉上寫滿了?號,我只是靜靜的笑:「完全的放鬆,剩下的事交給我來做,這是送給你心靈的禮物。」往往起手式還沒做完,朋友的臉就變得平和放鬆了,慢慢睡著了,而我心態不會受影響,依然隨著感覺做下去。此刻在我的腦海裡,沒有雜事的紛擾。音樂,面前躺著的朋友,我,似乎是一個整體。心神只在當下。整套按摩做完,我真心實意的給朋友鞠躬致謝,然後收手靜坐一旁,朋友依然睡著,而我心底一片柔軟清淨,我是該謝謝朋友的,看著是我在給朋友做按摩,其實是朋友在陪我一起在走一趟心靈之旅呀!

空無至美--養生主靈性按摩學習記

中譯:
  你看見我的五根手指頭,然而某些人卻能看見我手指頭間的間隙。通常你無法看見間隙,你將只看見五根手指頭。然而間隙是更為真實的;手指可能來來去去,而間隙將留下來。在音樂的聲音之中,存在著無聲的間隙。音樂的真正組成非來自聲音,而來自於無聲的間隙。聲音來來去去,而間隙留下。音樂能令你感受到其比任何事物還要更美的無聲;所以我必須說音樂乃跟隨無聲靜默而來。 

 奧修_____偉大的朝聖:從此處到此處

從生活到靜心

  2009年12月下旬因為機緣在廣州曼陀羅與林老師跟高老師相遇,并有緣成為他們的學生。時間過得飛快,但是當日所學依舊歷歷在目,所感也更日漸加深。

  26歲的自己第一次走入靈修的大門,剛開始時帶著一份戰戰兢兢,也有種迷惑怕這只是自己胡亂逃避生活的一種迷糊行徑。當時一心希望從朋友的過身的事件,生活的迷茫和對未來跟人生的各種思考中安靜下來。一路走來仿佛被一種巨大且溫暖的力量牽引著,心情從最開始的迫切希望得到寧靜與答案到慢慢瞭解自己,慢慢打開心扉,緩緩地找到了心靈皈依的道路。

天!怎麼有這樣一種按摩

  在這樣一個夜晚,靜靜的,我的淚卻慢慢流出來,在心裡呼喚著:世儒老師,金美老師,在臺灣你們現在好嗎?

  是什麼樣的機緣,讓我有幸認識你們,有緣和你們學習養生主靈性按摩 。多年來心裡裝滿了傷悲,漫天漫地,身體被包裹的無縫無隙,喘不過氣來。最喜歡自由舞蹈,只有舞時,才感受到自己的柔軟,而平時的身體是沉甸甸的。

身體的工作

  我對張菁說,我現下比較喜歡身體的工作,而不是頭腦的工作。她說︰你這是上道了。張菁是一位瑜伽教練,我們也一起考心理咨詢師。

  距離參加林世儒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已經有三個星期的時間了,期間幾乎沒有再做過任何練習,但那些動作都清晰地刻在了腦子裡,似乎隨時都可以拿出來用。金星逆行期間,我的確花了許多現下看來似乎不該花的錢,買了一些難看的衣服,但這一筆一點也不冤枉。所以,金星帶來的美感,似乎屬於規則層面,金星逆行,會讓人暫時從規則中逃離出來,小小的放縱一下。放縱,有時候是墮落,有時候卻是勇氣。占星學家們的警告固然可以讓人保有某種安全的位置,卻也讓人錯過了一次認識自己的機會。

空蕩之處的真實

  昨天,第一次領教陳亞老師(示如養生主靈性按摩廣州學員,專業的瑜珈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

  偌大一個房間,中央地板上鋪著軟墊和毛毯,枕頭扁扁的。陳老師放了一張輕柔的鐘鼓音樂,星星點點,若隱若現,點擊在心頭,柔腸百轉,清心靜念。

  我趴在毛毯上,頭隨意地轉向一邊。陳老師則跪坐在我身旁,低眉不語。我們在這音樂和空間中逐漸沉靜。

「在」

  2008年三月份跟隨林世儒和高金美老師學習養生主靈性按摩,記得第一次在網上瞭解世儒老師(一個只要成為自己並無意改變別人的人,1988年領悟到人只須成為自己,而停止外在的追尋。在學習與成長路上堅持:不修神通,不練氣功,只修心性的原則,相信:人在安全的環境之下,會自然地朝著正向發展....)的相關情況後我就確信,他是我要找的老師,我要走的就是這樣一條自然之路,在短短四天與世儒和金美老師的學習交往中有很多感動和啟發:他們50多歲了,修養很深,成就也很多,但待人做事依然那樣誠懇認真;無論課上課外,他們始終有那種歸於中心的定靜;他們非常自然樸實,都有了白髮,可是從來沒染過,金美老師幾年(好像是十幾年呵呵當時說完有點忘了)沒有買過新衣服了,這一切只因為內在的滿足和寧靜...

當我不再努力

  老師,與你分享我在養生主靈性按摩的小小體會。雖這只是按摩,可又讓我的內在被洗滌一番 … …

  按摩的開始,我很聽話的依照老師的教導,小心翼翼在受按者身上「動工」,以期使出渾身解數讓他感受到按摩過程的舒服、安祥和放松。可是每每我一很努力,我發現自己的內在出現許多聲音:這個步驟對不?這樣的按法好像不流暢!這好像不對了!!整個過程好像都在跟對錯拉鋸,一直要去證明自己要做「對」。

 

且让人心亲又近

  学习养生主灵性按摩的课程已有一段时间了,在开始的学习阶段,感到养生主灵性按摩不仅是一个很好的身体放松的方法,在按摩时会使身体某些扭伤拉伤的部位得到疗愈。可在上课的第二天下午,完全没有预料的事情发生了,颠覆了我对养生主灵性按摩的粗浅了解。

感謝存在所賜予的禮物

世儒:

  謝謝你的祝福!去參加【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已經是我最好的生日禮物了,尤其是在感覺與大地連結後,我覺得每一個人都好像與我產生了關聯。在從台北回家的路上,我感覺到走在路上的每一個人都是我,很奇妙的一種感覺。

難以置信的成果

  我的父親因車禍受傷已經十九年了,臥病在床有七年之久,它的身體總是捲曲著躺在床上。因為長期臥床,很少活動腳掌腫脹並呈現黑紫色,有好幾次都因末梢循環不良引起併發症而住院。所以怎樣能促進父親的循環一直是我們這群子女的功課。

感恩的心情

  記得四年前世儒老師到龍潭來帶領快樂讀書會,剛開始時我不斷地重複問他同樣的問題,因為我一直認為可以從老師那裡獲得答案,但是他從不曾給我任何答案或是建議,雖然失望但是還是會想去上課,因為在課堂上和老師的互動和學習是完全沒有壓力的,比較像是一群好友的聚會。

找回失落的溫柔

  十幾年前,曾經因為身體不適,在先生百般說服之下,嘗試過傳統「按摩」,由於施者力道過強 ,甚至在沒有心理準備之下,扭轉頸椎、腰椎,另人感到抗拒與害怕,最恐怖的是,回去之後酸痛好幾天。那樣的經驗,讓我極不舒服,所以按摩對我而言,一直是個可怕的夢饜。

愛的連結-為父親按摩

  放好音樂,像往常一樣,坐下來幫爸爸做按摩。做呀做的,發現再經過一次【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的洗禮後感覺很不一樣,雙手的接觸貼實多了,又不必用力,身體也會隨著按摩的手法進行而移動,沒有想要怎麼做,可是它自然地就做了。利用父親身穿的長褲布料與肌膚的空隙,減少摩擦力讓我的雙手可以自然的上下滑動,偶而還會聽到那關節喀瘩喀瘩地輕輕做響,在不知不覺中,祥和穩定的呼吸伴隨著父親睡著了。

神奇的接觸

  1999年世儒老師在光復節假期開了養生主靈性按摩,看到他分享按摩的心得,我深受吸引,於是參加了三天的課程。當時都是一些初次參加的夥伴,技巧都是現學現作,可是令人訝異的是:被按摩的人都呼呼大睡,尤其是我自己;當身體被按摩時,得到全然的釋放。非常感謝我的夥伴美玉,她完全接納我,全然地照顧我,給了我一份被完全包容和接納的愛。

學員經驗分享

  •   世儒常提醒「深呼吸」使我能專注於當下姿態的調整, 而這樣的訓練不知不覺中也在生活裡產生效應,我發現自己更能有彈性的處理日常中瑣碎的事情。

    蔡錦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