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金有位好友因肝病在楊梅住院,每週上課時她一定會要求我要幫她的朋友,後來連課後還會打電話來談這件事。而我認為住院醫療是醫生的職責,我並非醫療專業人員,實在是愛莫能助。後來實在是受不了她一再的請求,同時也興起使用靈氣的念頭,於是我說靈氣有遠距離的療法,我願意每天晚上十一點(我下課回到家)到十二點,為她的朋友傳送靈氣,但她必須給我一張她朋友的相片,賽金很高興就答應了。   拿到相片的那個晚上,時間一到我就拿了一張椅子坐在陽台,開始遠距離靈氣的傳送。說來奇怪,大約一分鐘之後,我雙手的十根手指頭開始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速度越來越快、不久就像鋼琴演奏家彈出一連串的音符般的快速上下移動著,雖然雙手沒有接觸任何物品或自己的身體,但每一次手指向下的彈動,就好像在一塊硬木頭上,手指隨著能量的移動,慢慢發現像這塊木頭像是人的肝臟,而只有左上方一小塊是稍微軟軟的。

  第二天我向賽金說明此事,如果我的感覺是正確的,那麼你朋友的情況恐怕很不樂觀。她才說她的朋友已經是肝癌末期住院,醫生說來日已經無多。我回覆不管如何我還是依照承諾,完成連續一週的靈氣傳送。三天後賽金回報她的朋友走得很安詳,不像其他肝癌病友痛苦的掙扎,而我則繼續傳噵靈氣到第七天為止。後來她朋友的女兒也加入我們的團體共修,原本有輕微的僵直性脊椎炎的現象,有時候會痛得掉淚。在共修成員的支持照顧,以及她個人的學習成長之下,現在她的母親一定含笑看著她在山林間跑來跑去,每天快樂的在北縣山區的廣播電台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