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吉夫神聖舞蹈的第一個要求是:眼神不可聚焦、沒有表情。也就是二個眼睛的視點是不同的點,這實在有違一般生活上的眼睛活動,所以一開始大家眼睛都會很酸。

  「這是因為我們習慣眼睛太用力看了」、「眼神不聚焦你反而看的更清楚、更輕鬆」。的確,眼分二路之後,我看到的是整個教室的每個人,所以,當我們圍成半圓而坐時,誰的動作錯了、誰的肩膀僵硬無法上舉手臂,都看的一清二楚。
 
  它也不是一般認知的「舞蹈」,神聖舞蹈要求動作不要優美,只是跟著節拍做動作。身體在單純的動作中才容易發現,我們一直都用錯了力氣,耗損太多精力。

  你覺得很容易嗎?那麼請你試做一下這個動作:右手畫四方形,左手畫三角形,用四拍的音樂一起開始;另外加上頭、腳的動作。

  在不協調中取得平衡,在這當中你發現了什麼?你的心有什麼變化?
 
  過去這三個月我參加過一期的示如葛吉夫神聖舞蹈班,有些同學覺得自己音感、節拍感不夠,所以特別認真,但因為心投注在「我要做好」的壓力下,越是練習越是無法做好,然後是一連串對自己的批判、或是埋怨。

  而我,是相反的那種,我特別「混」。因為聽過前輩們說過:做錯沒關係,不要批判自己,只要去觀察自己的心。所以,我抱定了心態「錯了就錯了」。

  我以為這樣我就不會犯下他們說的那些「認真」「焦慮」「壓力」「批判」。然而我錯了,我的心清清楚楚看見:我的人在教室跳舞,心在外面。我的「心」清清楚楚看見「心」在逃避和亂跑,然後「心」又把「它」抓回來。

  我的身體在這裡看似認真的過著,而我的心在哪裡?特別是別人認為我做得很好的時候,我的心卻依然不在這裡。「特別是別人認為我做得很好的時候,我的心卻依然不在這裡!!」

  原來我就是這樣在過日子的,身體和身份在滿足周圍環境的人事物,而心不在這裡。發現自己是這樣的活著,那一次我哭倒在一個大姊的懷裡。
 
  這一次二級正念靈氣的課程,我終於明白為何老師要加入這些活動,因為要提升我們的覺知品質,記得正念,正念才是「招福的密法、萬病的靈藥」真正的意涵。

  老師以各種方式引導我們:
再做一次,這一次放輕力氣。
再做一次,這一次一拍到位,無論對或錯、手伸到哪裡都不移動。
再做一次,放入情感....
每一次感受都很不一樣。
 
  我終於有了心住在身體理的感覺,心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動作,不在乎眼前的每一個人做了什麼,甚至是老師的動作;我用心去體會老師說的「相信你自己,停止跟隨別人,跟隨別人永遠是辛苦、不安全的,也永遠找不到真理,真理就在你的內在自性」。

  我安穩的一拍到位,確定自己的步驟,不管做對或做錯,對了不高興、錯了不憂慮,只是清清楚楚知道。當下只感覺到音樂和肢體的存在,沒有節拍、沒有空間,只有我自己。我愛我自己,我完全的接受我自己,超越對錯。這是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真真實實的愛。
 
  後來的練習老師問我們:放入情感之後你察覺到什麼?

  我覺得深深的感動,突然體悟:我就是神,我就是佛,我就是一切的答案,我追尋已久的宇宙的源頭。內心震盪著,止不住的眼淚滿眶,滑下臉頰。

  加入八字咒語之後,我應證了自己的想法並非狂妄,我的眼淚又來了,是喜極而泣的喜悅之淚。心情進入感動、喜悅的平靜之中。
 
  不知多久前,當我讀到「佛使比丘」《菩提樹的心木》中說的一句:「它就是這樣。」~我大受感動,賴這句話面對事物生活至今。

  而今「我即是」更讓我看見了本質的自己。一切眾生即是神、一切眾生即是佛,一切平等,超越一切對錯和批判,包容萬物。這「我即是」就是喜悅之道。
 
  世儒老師叮嚀我:「記住我即是佛、一切眾生即是佛,才能一切平等,一切包容」。

  是的,我會記得。感恩世儒老師的教導!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四次活動以來,我發現丙顥有了以下的改善,包括:(1) . 平衡感大有進步。(2) . 情緒比較穩定。(3) . 思想變得比較達觀而正向。

    吳晴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