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級班除了神秘的點化儀式令我好奇之外,其他都乏善可陳,畢竟和其他徒手療法大同小異,讓我對靈氣更加沒有興趣。後來我離開中心,再度成為個人工作者,有一天創見堂的瑪莉邀我去上靈氣二級,我因興趣不大而且經濟上也不允許就拒絕了,很巧的是一位多年不見的好友車莎,突然打電話給我(認識七、八年來第一次通電話),除了互相問候之外,也分享近年來的成長心得,談話中她數次提到希望能為我做些什麼?突然讓我和靈氣產生了聯結,說明了情況之後,她馬上就匯款給瑪莉,第二天我便參加了靈氣二級的訓練,而我後來也義務為她和她的學生們開了一期的「養生主靈性按摩」作為回報。

  第一天下課後回家,拉出既黑又惡臭的排泄物,我確定當天沒有吃壞肚子,飲食也和往常一樣,不應如此,拉完後身心比往常輕鬆與舒服。第二天問老師,她說是「一種靈性的清理」,我完全接受老師對這不尋常現象的說法。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就像世儒說的,靜坐的時候,我們常常走神而不自覺。對我來說,靜坐是很痛苦的,因為過程中我得不停的和我的頭腦交戰,三十分鐘下來,自我安慰至少「坐」到了。但是在跳神聖舞蹈的時候,我必須專心一至,否則馬上跳錯。這種修練,不但有趣,有美感,而且可以曝露一個人的個性。看到自己對於做錯的反應,對於自己做不好的時候的態度,都在在顯示了你當下的狀態和對生活事件的慣性反應。

    張德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