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階段,珊珊先示範了呼吸技巧,世儒老師曾教導我們動態靜心秘密竅門,「…擠壓著橫隔膜,隨著骨盆擺動的頻率速度和幅度,產生不同的呼吸韻律,快速混亂又深沉的呼吸自然就產生了,而身體的肌肉卻是鬆弛的。」 我只是用力去做, 可能不太到位。

  第二階段,當動態靜心的「呼」覺得已達極限時,很奇怪,如果繼續做,仍然可以進行,但是那種疲倦感或無力感卻一再提醒自己停下來。我想,我們身體的能量只被利用到50%左右吧,另外一部分真得需要去激發。

  當「呼」結束後,我恰好是以站樁姿勢,雙手向下半托起,像在祈禱,像在等待一個擁抱…仍然感覺到能量在胸腹間的流動,只是無法到達頭部。

  與剛才憤怒物件做了能量鏈結…最後,感覺阻止的能量又開始流動了,臉上重新有了笑容。

  方才腦海裏出現一個畫面:發現他已經背對著我,要走遠了;我在呼喚,「我需要你,我的生命中不能沒有你」,我會在這裏等你,我的視線跟隨他的背影,他依然背對著我…

  此時已到第五階段,歡慶舞蹈,我說讓我為你跳一支生命的舞蹈吧,最後我邀請他一起跳,告訴他,讓我們忘記性別,忘記身份,回到本來的自己,與存在一起跳……

  動態靜心結束,濕透的衣衫,酡紅的面龐,好象煥發了新的能量,當我快步奔走在人行道沖向辦公室, 十分感謝謝帶領的珊珊,還有世儒老師,奧修師傅。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課程中我們在欣賞老師與助理的『三二歸一舞』後,頓然,我驚嚇到也驚訝,只是欣賞這麼簡單的幾個動作的舞蹈,我的魂都被勾走了。不曾有過類似的經驗,當我回過神後,一直在想怎會有如此的『神舞』。舞者的眼神專注而定神、舞者的肢體柔而不失莊重、至今仍一直縈迴我的心海。

    簡淑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