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做什麼樣的靜心,我的身體在動的方面是強項,所以做動態靜心時,第四個靜的環節是最難突破的。每次一靜下來,總是感覺頭暈,無法靜站良久,總想躺下來,一種原因說是缺乏平靜的能量;一種原因說是人的身體一下子從動態到靜態,無法適應。

  所以每次到了那個環節,總有一份擔心,一份焦慮,會不會頭暈?能不能保持一個姿勢?時間到了沒有?越是擔心越保持不了那個靜態的姿勢和心境。雖然也做了一些努力,比如調整呼吸什麼的,收效甚微。

  從道理上說,每個狀態我們都該接受,但要看看這個狀態的背後原因是什麼?也許是真的固化的身體模式無法適應從動到靜的要求,也可能真的是那份平靜和內觀是我所需要的。但不管怎樣,接納是改變的開始,越是接納不了自己過不去的狀態,也許這個狀態越沒有穿越的可能性,所以,我決定接受自己在這個環節上的無法堅持。是怎樣就怎樣吧,只是看到就好了。

  但有一天,我前面的三個環節都做得很到位(自我感覺良好),第四個環節就很順利地渡過了,我其實也沒有努力地做些什麼,改變些什麼,我只是把前面的每個環節盡力地做好了,第四個環節自然地就過去了。

  於是我更加相信,如果方向是對的,量變到質變,當你放下對結果的期待,結果自然而來;當你每一步的過程都走對了,結果自然是好的。因為成功就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啊。自我成長如此,親子關係如此,夫妻相處也是如此啊。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學員經驗分享

  •   六七年來幾乎參加了每一個來台灣的外國Leader所帶領的團體,也去了普那社區好幾次......一直到世儒看我做動態靜心,要我.....我照做之後,肩膀和脖子就不在酸痛了,真是的根本不是什麼能量卡住,只是用力用錯方向(世儒語),早知如此,就省了幾年的功夫,少走許多冤枉路。

    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