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晚上特別說明了放鬆、覺知、不批判--這三項所有OSHO靜心的總原則。並講解亢達里尼靜心的一些訣竅,同時也帶大家做了練習。結果反應十分熱烈,學員們提出了許多實修上的問題,其中以與動態靜心相關的最多。而時間已經快十一點了,第二天大家還須上班,當場決定第二天早上,加開一場動態靜心的分享,每想到居然來了四十人左右,馬來西亞的朋友們真是有心啊。

  上期雜誌中我提到了動態靜心的一些要領,我想再補充一些我的觀察,並提出一些問題,請讀者也能觀察與思考一下,要如何做才能更省力有效而不違反原則。而不是照單全收,因為這樣的學習方式的進展是比較有限的。

  學員金玉曾在他的博客BeingPeace中提到:當我在普那社區做靜心時,我常想起世儒所提醒關於呼吸、動作與身體的關連和細節,那都是印度奧修社區中的老師從未曾提及的。我也才深刻地了解到,經過世儒所提醒過的靜心,只要依照他指示的細節與重點去做,真的比較不費力。心想不知道其他的人,在不當的方法下做靜心是否會造成身體額外的負擔?

  其實如果你有機會看別人做Dynamic Meditation 動態靜心,第一階段大多數的人會用力的揮動雙臂,或是不斷的點頭,另外膝蓋則不斷的上下曲張,這幾個動作耗去了大部份的的能量。不知您是否質疑過,呼吸的作用是來自於胸部和橫隔膜,上述的作法卻沒有在這兩個部位下功夫,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只要你觀察自己的身體,你就會發現,在呼吸的時候,身體本身會有他自己的律動,我所謂的關鍵細節就是在這裡,找到身體自己的工作方式,順著他的律動,然後增加它的幅度與深度,必要時順勢加快速度,這樣一切都會進行的很自然,不需要刻意的用力,不需要緊繃著身體,胸部和橫隔膜甚至整個身體都保持在放鬆的狀態,就可以達到呼吸得深,快速且混亂的要求。

  另外在第三的階段,也是多數人害怕且做不完的階段。我看到許多人都是不斷曲膝上躍,雙手像在投籃一樣,不禁要問這樣撞擊得到到海底輪嗎?口中發出「護」的聲音到後來像是在哀嚎。緊張的聲帶和僵硬的身體,都快有氣無力了,心中想的往往是怎麼還沒結束,這如何能幫助能量往上走?

  放鬆的身體,能量沒有阻礙,流動自然順暢,要怎樣子跳躍,才會身體是輕鬆柔軟的?腳要如何落地,才能讓能量撞擊到海底輪,並沿著脊椎向上傳導到後腦,然後上到頭頂?花一些時間研究一下你的使用身體的方式吧!而不是人云亦云,我可以確定,如你能找到使用身體的一些關鍵細節,十分鐘的跳躍並大聲的「護」一點都不長,連後面十五分鐘的靜止,手都會停在空中,因為放下來人會很不舒服。

  有一回參加一個十天的工作坊,每天早上有幾位同學會一起做動態靜心,工作坊結束後,有個同學對我說還好有你們幾個男生,才那麼有能量,每天早上我們在五十公尺外的寢室都能聽到你們男生「護」的聲音。我笑著回答他說:這十天只有我一個男生和另兩位女生做動態靜心。

  曾經有幾位經驗老到的靜心者,經過我為他們在一些細節作了調整之後,果然可以更輕鬆省力的做靜心,而且效果顯著的進步。帶著懷疑問我說,為什麼在其他的地方抱括普那社區的靜心帶領者的訓練課程中,都沒有提到這些細節,而你是從哪裡學來的?

  這幾年來偶爾會有人主動跑來教我新的葛吉夫神聖舞蹈,然後要我為他修正一些細節。而依照新細節在跳時,舞者很快就發現行動中心到位了,當下帶來不同的感受,舞蹈的質量馬上不同了,然後都會很訝異地問一句: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讓我想起有一次在工作坊之後和海寧格大師(家族系統排列創始人)輕鬆的邊吃飯邊閒聊,Misherr幫某位想成為治療師的朋友問了一個問題,要怎樣才能成為治療師?他笑了笑,沒直接回答,反問道:「你認為老師和學生最主要的不同是甚麼?」

  他說:「學生聽,而老師看。一個人只是不斷的吸收新知識,聽老師講解新內容,不管他拿了多少博士學位,當了多少年的教授,指導了多少學生,本質上都只是學生。而一個人能夠觀察事物,看到到一些關鍵細節,並整理出一套自己的獨特觀點,人們想要知道就會移樽就教,不管他的學經歷如何,他自然成為老師。」

  只可惜想聽的人多,願意看的人少。其實我就是透過觀察與實驗而得知的,只要用心觀察,你就可以自己發現。而我的觀察力,大部分是來自葛吉夫神聖舞蹈的學習,以及我對自己的要求與自我訓練。

  葛吉夫神聖舞蹈十分結構化,舉手抬足都有一定的角度與速度,就像數學一樣,所以也被稱為動作的科學。因此提供我一種客觀的肢體與動作的驗證方式,讓我在自己身上做許多的實驗。我嘗試著用各種可能的方式,去找到用最小的力量,最少的移動,期能處在既鬆又清楚的狀態,去達到最好的效果。因為觀察多,實驗也多,所以累積了不少寶貴的經驗。

  很幸運的是在擔任台北靜心中心執行長時,因為要帶領學員靜心,而有機會長時間觀察每個人不同的使用身體方式,並且將我的研究心得與結論,交給學員加以實驗與驗證。我並未改變靜心的方法,我只是提出順應身體自然的方式來進行而已,這些細節並沒有改變靜心的結構,並且完全符合--放鬆、覺知、不批判--這三項所有OSHO靜心的總原則。

  OSHO說:靜心是一個訣竅,所以你必須去嘗試,慢慢地你會得到它。而靜心也是要讓人擁有反應的能力,擁有成為自己的勇氣與能力。多看,多觀察,然後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我相信每個人都能掌握一些關鍵的細節,而自成一家之言,這不就是每個人與眾不同之處嗎?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