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將盡,最是適合回顧與展望的時候。回想起16年前(1988),中文系畢業的我,當時剛自電腦業轉行進入金融業,在港商公司擔任外匯經紀人的工作。由於大學時期沒有修過任何商學院的課程,因此在1989年的元旦當天,許下了一個新年新願這一年要好好地研讀財務及經濟方面的書籍,吸收並充實自己在金融領域的專業知識。就這樣一面從事外匯交易的實務工作,一面自己多方勤讀財經書藉雜誌,每天必看路透社及美聯社的外電政治財經新聞;並且參加美籍顧問的研討課程。同時當年的八月份在 AIT(美國在台協會)考試通過,取得了美國 Series 3 的執照。該次考試只有三個人通過,而我是唯一的台灣人,另外兩位則是香港人。就這樣我度過了兩年半的外匯交易職業生涯。

  因為外匯是全球廿四小時都在進行的交易,大致可區分為亞洲、歐洲及美洲三大市場,而以美洲市場的交易最為活絡,因此都以紐約的時間為主,而我每天的工作時間則是從下午2點開始,直到凌晨3點(冬令時間)或4點(夏令時間)結束。由於長期日夜顛倒,以及分秒不得鬆懈的工作型態,造成經常性的緊張與壓力,頭痛就成為了同事們的共同症狀,當然我也不例外,而當時唯一的對策便是止痛藥。就這樣前後大約吃了兩年的止痛藥。到後來即使我換了工作,也不再吃止痛藥了,但身體卻出現了經常性類似感冒的症狀;每次就診,醫生都找不出任何病因,只能研判大概是止痛藥的後遺症。

  記得曾經在書中看過一個富翁的故事:有個男人在他年輕時立志賺大錢,即使後來結婚生子了,但他把全副心力都投注在事業上,犧牲了家庭生活,後來他果然成為一個大富翁。但這時他與妻子早已離異,而他的子女們也都因為疏遠而與他形同陌路。當他晚年時孤獨地躺在病床上,悔恨不已,但願以他全部的財富,去換取一日的天倫之樂,但卻已不可得。這個故事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警惕。尤其在外匯市場中,每天看到行情的漲跌起伏,相對應於現實人生財富的盈虧增減,到後來我對金錢的感覺,已經不是實際的貨幣價值,而只不過是數字的正負變化罷了;加上自己在金融業界,看到大起大落,心知即使賺到再多的金錢,但賠上了身體健康,又有何意義呢?

  自從1989年底開始接觸到奧修靜心之後,發現它對身體層面的幫助很大,於是我就從運動的角度切入,開始喜歡做靜心,並在1990年的元旦當天,我又許下了另一個新年新願 -- 這一年把健康列為第一要務。在那一年內我每週至少做一次靜心。現在靜心已然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了,多年來我不但沒有看過醫生,沒有打過針,也沒有吃過藥;甚至連真正的感冒都不曾有過,我想大概是因為身體的敏感度提高了,每次只要稍有不對勁,自己總能立刻察覺到,然後我就會做個靜心,讓身體動一動流流汗,或是泡個熱水澡,很快就恢復正常了。

  還記得從小到大你許過多少個新年新願嗎?或者是你從來也沒有這樣做過?那麼你可曾想過 -- 一個願望可能影響人的一生!2005 -- 你的新年新希望是什麼呢?想知道我的嗎?

 

來吧!邀請你~

Wa ke Up 2005~

讓我們在元旦的這一天,

一起來為 2005 許下一個新年新願 !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報名中

學員經驗分享

  •   每次練習感到挫折慌亂或精神渙散時,就會想起世儒說不論發生什麼狀況,就是記得回到自己,在慌亂中定下心來去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這不僅是在訓練我們時刻保持覺知、從容,並且讓我們在面對生命的混亂時,能找到心內真正的寧靜的力量。重點不在舞跳得多好,而在跳舞的當下,我是誰,我如何如實地面對當下的自己!

    古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