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靜心

訣竅──掌握關鍵細節

  去年再度應馬來西亞Inner Peace Centre之邀到吉隆坡授課,當中有兩天的休息,中心的負責人知道我對於OSHO靜心有較多的觀察與心得,並曾指導了一些朋友練習,而且成效良好,連一聽動態靜心就逃之夭夭的人,在偶然的機會中聽我講解之後,又重新開始做了起來,還介紹朋友來找我,說我有改善做動態靜心時所遇到的困擾的訣竅。便特別情商問我說,能不能利用周三晚上,為他們幾位核心成員,作個靜心的分享。雖然這不是我此行的授課內容,但我很願意分享我的心得,我就答應了,並想說一年才難得去兩次,既然有這機會也開放給一般大眾參加。

 

同樣的奧修靜心,不同的體驗

  帶領奧修靜心活動將近十年,看到許多朋友一直都是以很積極很費力的方式在做靜心,想想奧修將他生前住的地方命名為[莊子屋],圓寂後放置骨灰的地方命名為[老子屋]。一個如此崇尚老莊無為的人,怎會要求門徒積極有為的去做靜心?

換個角度看世界__失之毫釐,差以千里

  雖然No-Mind團體已經結束一個星期了,而在團體中所引發的蛻變之能量仍在我們的身上持續工作著,影響著我們的身心靈,這段期間在我們的肉體上、情緒上、精神上不斷的進行變化。也陶o個過程會讓您感到擔心、害怕與不便,在此我再次恭禧您、更鼓勵您深入這個清理與蛻變的過程,為您的生命帶回清新的活力,為您的生活帶來歡笑,為您的週遭帶來愛的氣息。

學員經驗分享

  •   媽問我:「這個神聖舞蹈有什麼作用啊?大熱天還去跳?」我不知忽然從何處升起一份篤定感,仿彿一下明白了它的作用,立刻說:「您不是每天都念佛嗎,我們跳舞就跟您念佛一樣。不過也有不同。您念一小時的佛,可能有10分鐘甚至30分鐘都在和妄想打仗。但我們連續跳一小時,只要你在跳,就沒辦法也無須和妄想搏鬥,那份寧靜的覺醒品質自然一直貫穿下來了。」

    vannasi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