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經驗分享

  參加「寧靜的藝術工作坊」學員們最大的獲益是:1.情緒得到紓解,身心更放鬆、安穩、平和、敏銳;2.學到活在當下的方法及竅門;3.更重視自己、認識自己,照顧自己;4.更信任身體、更省力的使用身體;5.學習利用律動、舞動、走路及爬山靜心。

文化總會生命教育推行委員會

這是從林世儒身上不時體驗到的「靜心生活」——生活中的每一個當下,都是自我覺知的時刻。

 

在示範「養生主靈性按摩」起手式時,林世儒也以同樣富含內力的動作,溫柔啟動被按摩者的頭部、四肢與身體的能量流向,讓對方還未開始接受按摩,就已經進入全然放鬆的狀態。而其動作中的柔與定,也帶領在一旁的觀看者,經歷了一場溫馨的心靈洗滌。

 沉浸於身體的感覺

林世儒自幼就很害怕身體的接觸,性格保守內向的他,除了握手之外,絕不與人有其他的身體接觸,即使是朋友間的勾肩搭背,也會讓他全身起雞皮疙瘩。後來,在一個訓練課程裡的擁抱活動中,他發現自己如機器人般的擁抱,讓他難以與他人有更深的連結。於是,他鼓起勇氣參加按摩工作坊,希望可以跨越此心理障礙。

第一次接受按摩後,林世儒回家即倒頭大睡了二十四小時,身心從未有過如此的鬆弛與自在,讓他愛上了身體工作(Body Work)。隨後,他參加了以「專注休息」為主軸的感官復甦課程(Sensory of  Awareness),就在第二天午睡後,他突然感覺到自己像變成了八十歲的老頭子,舉動非常緩慢,而所有的覺知焦點都在一舉一動的細微變化上。慢慢地,他的內心也隨著這份專注,感受到從未有過的篤定與寧靜。

往後一年,林世儒都沉浸於專注身體的感覺,每天早上起床,腳一落地,他就會注意腳板碰觸地面的感覺;拿東西時,也會注意手的力度,並專注於拿起、放下的過程。吃飯、走路、洗碗,生活中的每個細節,都成了他自我專注的時刻。甚至在公司裡,他也非常有覺知地感受他與同事們交流的內在波動。心識不在時,他會一聲不響地離開同事,然而有時又會突然默不作聲地坐在一旁聆聽他們的交談。林世儒笑說,那段期間的行徑,讓他成為同事及朋友眼中彷如行屍走肉般的「怪人」。

直到後來,在一次「現代禪」的課堂上,老師輪流點名要學員講出三句話。輪到林世儒時,他簡單地說:「我每天走路、洗碗、吃飯。」老師聽後閉上眼睛思索片刻,然後回說:「這個很好,但是『每天』太緊張了。」

林世儒聽後放聲大哭,長期過於專注而導致身心的緊繃,剎那間解放了。老師至深的同理,讓他明白自己無須那麼刻意去注意身心的感覺。雖然不再刻意,但他依然藉著內心的觀察力去覺知日常生活中的事情。久而久之,他在重複的動作如洗碗和走路中,體會到另一番自由的意境。

「當你的內心可以輕鬆自在,身體可以使用極為小的力道來活動時,所發揮出來的效果將不可思議。」豐盛的心識鍛鍊,為林世儒開創養生主靈性按摩的自然泉源。


 寧靜的心靈交流

1990年,林世儒從〈莊子養生主篇〉與《箭術與禪心》(Zen in the Art of Archery)得到啟發,編創了養生主靈性按摩。對他而言,這套按摩法是一個可以有效地幫助別人,同時又能提升自己的自我鍛鍊工具,人們可以透過它來分享生命成長的體驗與心靈提升的喜悅。

在「養生主靈性按摩」中,每一個接觸,充滿了愛與關懷;每一個動作,充滿了寧靜優雅之美。優質的接觸,帶領著按摩者與被按摩者,進入無言的深層溝通,透過身體的記憶,喚醒彼此愛與被愛的能力。

「養生主靈性按摩」共分為手法、心法及功法三大篇。手法篇涵蓋了頭頸、背部、胸腹、手部、腿部,以及全身的接觸手法;心法篇則是學習〈莊子養生主篇〉中「庖丁解牛」的精神與「鬆、軟、輕、實、深」五大按摩要訣;功法篇則是一系列的靜心活動,為學員提升內在品質、增加雙手敏感度之通道。

有別於一般以強大內勁來紓解身體的傳統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主要是以凝聚的內力來深入化解被按摩者的身心症狀。「在按摩的過程中,按摩者不需要具備強大的氣力,一旦掌握按摩手法,如何提升自己的內在品質才是成效的關鍵。」

林世儒的教學旨在心靈鍛鍊,由靜心活動中的支穩身體、呼吸的配合,到覺察自己在按摩過程中的起心動念,都能協助按摩者提升其個人的品質,讓他們以內心醒覺之力量,自然流露出對被按摩者的愛與關懷。「如果沒有信任與關懷,那麼按摩將成為一種負擔、一種交換,其效果也將極為有限;反之,按摩的功效與結果則有無限之可能。」

林世儒形容,約九十分鐘的按摩流程,是按摩者與被按摩者的心靈交流。當按摩者以不卑不亢的心力觸摸對方,他將不僅能深入對方的肌膚、骨骼與內臟之中,更可穿透對方的心靈,與之產生共鳴。在被按摩者體會到愛的感動之餘,按摩者亦能像打完太極拳般,感受到內心篤定的寧靜。

「海寧格家族系統排列」創始人海寧格大師(Bert Hellinger)曾在接受林世儒的按摩後說:「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我的心和『存在』(Being)一起跳動。」林世儒表示,手法與技巧只不過是用來鍛鍊按摩者「在」的能力,只要按摩者「在」,那麼他就不需要做什麼,因為情感的交流已在「無為」中自然流動。

「這就是為什麼每次完成按摩後,按摩者都要帶著感恩向被按摩者鞠躬,然後緩緩地站起來的原因。因為透過對方敞開身體,按摩者才有機會鍛鍊自己內在的能力。」


 內心無疑即自然

林世儒原是一名害羞內向,卻理性睿智的人。他曾任職電腦研發工作,職途一帆風順,直到後來從事企管時,在一次職場訓練類似「老鷹捉小雞」的活動中,他首次感覺到真正的快樂,並開始懷疑:「為什麼我玩遊戲會如此開心?即使我在這活動中,一分錢都沒有得到,老闆也不會升職、加薪,到底是什麼令我如此開心?」

同時,在負責員工教育與訓練的過程中,他發現企業管理技巧或企管課程,對於管理員工這一層面並不奏效,「除非管理者本身做出改變,否則當管理者情緒失控時,任何管理技巧都使不出來。」他開始體悟,人只能被「領導」,並不能被「管理」,一旦管理者改變自己,下屬自然就會有所感應而做出改變。

當心裡升起尋找自己的聲音,林世儒遂決定辭去高薪高職,同事們都驚嘆他勇氣可嘉,他卻覺得那只不過是遵從自己的心意罷了,心裡並無太多的掙扎,「就好像一個小孩玩厭了一個玩具,而轉向另一個玩具一樣那麼自然。」後來,林世儒繼續修習奧修靜心、臼井靈氣、光的課程及葛吉夫神聖舞蹈,使其心識鍛鍊上有更深入的體悟,並於1990年開創「養生主靈性按摩」。多年來,他多次應邀至世界宗教博物館、台灣文化總會生命教育推行委員會、台北縣政府家庭教育中心、國際生命線台灣總會、救國團張老師訓練中心、台灣空軍總部等單位授課。在教學相長的過程中,他豁然明白,每一次的靜心、每一次的教學,都是為了「成為自己」。

「學習的過程,其實就是在發掘自己內在的安寧與智慧,讓自己在既輕鬆又清楚的狀態下,認清自我的本質,成為自己的主人。」

 林世儒教學十餘年,從不指點或要求學員一定要做到標準的動作,因為他相信每個人的內心都有自我覺醒的能力。「一旦內在深處完全沒有懷疑,呈現於外的便是自然與平和。無論旁人的見解如何,真正的心力都不會被動搖。」

他一直鼓勵學員對於他所說的、所教的均存懷疑,因為這種對未經驗過的存疑,才是產生真正的信心的泉源。「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每一個經驗也都是獨特的,因此唯有尊重、相信自己每一次獨特的經驗,即是對自己最大的接納,進而才有可能接納別人的獨特性、接納別人的不同,而對他人有所尊重。」

成為自己,讓林世儒深信,內心的力量正是「一切的根源」,愛會隨自由的心靈,與他人一起翱翔天涯。


林世儒自我覺照法:
1.專注於每個當下,覺察每個動作起心動念,培養內心的寧靜與篤定。

2.從靈性按摩中感受愛與關係,放鬆身心。

3.在靜心中認清自我的本質,成為自己。

◆ 在養生主靈性按摩中,每一個動作充滿愛與關懷,覺知的觸摸,是按摩者與被按摩者的心靈交流。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聯合供稿

目前有 173 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學員經驗分享

  •   世儒說的對,只有專注而放鬆,人才有可能清醒與覺知。當人清醒與覺知時,才有可能觀察自己的慣性、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觀察到了以後才能打破,才有可能擺脫機械性的反射行為與思想,不會一直「昏睡」,而改變就來了。

    小仙女